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18 又被掂记上了

    郑长铎派郑元兴送回一千两黄金外加三千贯,说是把钱还给绿姝,还对郑元业父子的所作所为表示愤慨。(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侄媳妇,郑家上下对他们父子的行为非常生气,元城郑氏经过商议,为了严整门风,已把他们全部逐出家门,老爷子让我问一下侄媳妇,有什么要求?或者说有什么要求。”郑元兴微笑地说。

    这话气,一点也不像长辈跟晚辈谈话,完全是商量的语气。

    没办法,元城郑氏好不容易才引来一只金凤凰,自然要认真对待,郑长铎把郑元业一支逐出家门后,很快把郑元兴过来安抚绿姝的情绪。

    绿姝有些惊愕,没想到自己被郑程父子骗了,内心有些不高兴,不过很快得体地说:“家务事,侄媳妇是晚辈也不好多说,全听长辈的安排,至于这些钱,即然拿出来,就不会再收回来,有劳三叔带回去,一万贯捐作修耸扩建祠堂所用,三千贯就当是孝敬家中长辈,全由大父安排。”

    “这,这不妥吧?”郑元兴有点不知所措地说。

    郑鹏开口道:“三叔,带回去吧,这是绿姝的一片心思,要不然,她会觉得你是在嫌少。”

    “不少,不少,那我带回去?”郑元兴有些不确定地说。

    绿姝一脸肯定地说:“三叔,带。”

    郑元兴看到绿姝发话,犹豫一下便同意,然后小声问道:“飞腾,听大哥说,你准备回长安?”

    “是啊,离职够久了,再不回去,说不定这官都要被撸下来,再说绿姝嫁到这里,按习俗也要回门,老丈人回京了,回长安当是回门,正好一举两得。”

    “应该,应该,飞腾”

    看到郑元兴欲言又止的样子,郑鹏知道绿姝在这里,他有些不好说,于是扭头对绿姝说:“绿姝,你拿点博陵的特产给三叔尝尝。”

    “嗯,好的。”绿姝明悟,很快退了出去。

    看到绿姝走后,郑元兴明显松了一口气,从身上拿出一个小袋子,轻轻放在桌面上:“飞腾,你这又是娶媳妇又是起宅子,做叔叔的帮不了什么,这里有一百两黄金,小小心意,千万不要嫌少。”

    郑元兴掌管家里的买卖,这么些年下来,还是有不少积蓄的。

    郑鹏皱着眉头说:“三叔,这样就见外了,快收回去,不拿回去,这门以后你不要进了。”

    “飞腾,这,,,这是三叔的一点点心意,真没什么意思,那话怎么说的,对,长者赐,不敢辞。”郑元兴有些不知所措地说。

    郑鹏脑中一个激灵,马上解释道:“三叔,把钱收回去,小万和小里是我的兄弟,他们的事,我已经托人在办,你放心,这次回到长安,我一定再催催,再客气,两位堂弟的事我就真不管了。”

    答应四叔给郑冰找一个好夫婿,也答应三叔替他两个儿子郑万、郑里在国子监谋学位,一年过去了,郑冰佳期在望,只有国子监的事还没消息,估计这是郑元兴主动送上巨金的原因。

    最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郑鹏还真没去活动,也不好说没放在心上,只好先应付着。

    回到长安,得抓紧把这件事办了。

    “收,三叔收回。”郑元兴有些感激地说:“飞腾,你放心,你不在元城,三叔一定会照顾好大哥和大嫂。”

    “有劳三叔。”

    “不敢,这本来就是我应做的。”

    郑鹏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在十月二十六正式踏上回长安的道路,除了急着看看长安新宅子修得怎么样,也算是带绿姝回门探亲。

    按习俗,初嫁女有三朝回门的习俗,元城离博陵太远,而崔源身负要职,早早回了长安,郑鹏把绿姝带到长安,算是一个折衷的方案,郑长铎等人也没话可说。

    “老公,从元城到长安,要多久?”车厢内,绿姝偎依在郑鹏怀里,柔声地问道。

    有人的时候叫夫君,没人的时候,绿姝会按郑鹏的要求叫“老公”,这个称呼是夫妻之间的秘密。

    “元城到长安大约一千里出头,快则五六天,慢则一个月,放心,在过年前,肯定能回到长安,到时我们可以一起欣赏长安的上元节,真的,长安的上完节又热闹又好看。”郑鹏有些感概地说。

    过元上完节才出长安,以这样的速度赶路,赶到长安肯定快过年,忙完过年又快到上元节,好像一个轮回,真是感到光箭似箭,好像一眨眼,又快过年了。

    “有点远啊,不过,跟老公在一起,走多久也没关系。”绿姝一脸满足地说。

    回想一下,这一年时间起码有四分之一的时候是在赶路,郑鹏心时暗自感叹:要是像后世一样,有飞机火车汔车,朝发夕至,那该多好,可惜现在是大唐,科技水平太低,这些高端科技一时开发不了。

    突然间,郑鹏脑中灵光一现:好像有个方法可行。

    “老公,什么事这么高兴,是不是想到回去可以看到薰儿姐,高兴得笑出来?”绿姝看到郑鹏突然一个人发笑,忍不住调侃道。

    “没有,有你在身边,暂时不想”郑鹏嘿嘿一笑:“我在想着发财大计。”

    “发财大计?”

    郑鹏点点头说:“没错,要做的事多,可身上的不够,自然得多赚点钱。”

    迎姝桥一落成,水泥名声大振,还在元城时,就有很多人托关系询问建桥的可能性,肯定能大赚一波,跟李白讨论酒也有了不少眉目,虽说现在手头有点紧,等这二个赚钱的项目一展开,马上就是财源滚滚。

    绿姝突然说道:“老公,男儿志在四方,没必要为了钱做商贾,绿姝的钱也是你的钱,以后不要为了钱做不喜欢的事,真的。”

    丰厚的嫁妆,给绿姝足够的底气,别的不说,光是那八个陪嫁的田庄就足以让一家人衣食无忧,绿姝不想看到郑鹏为钱发愁。

    郑鹏有些感动,不过很快一脸认真地说:“绿姝,赚钱的时候,你看过我不开心吗?”

    绿姝认真想了想,最后摇摇头说:“好像没有。”

    最困难就是贵乡的时候,二人去给人读信、写信、起名,后来还做了小贩,可无论做什么,郑鹏每天都是高高兴兴的,作为一个读书人做小贩大声叫卖,也没看到郑鹏有什么不好意思。

    “那就是了”郑鹏眨眨眼说:“还记得为夫说过什么吗?”

    “记得,因为自己的存在,让世界有一点点不同。”绿姝有些向往地说。

    郑鹏磨拳擦掌地说:“别的暂时不好说,光是水泥,不仅仅是让世界有很大的不同,也能让为夫狠狠地大赚一笔,到时数钱都数到手软,等着吧,到时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绿姝一脸幸福地不停地点头:“嗯,全听老公的。”

    就在小夫妻憧憬美好生活时,万万没想到,千里之外有人正在一手抹杀这个美好的愿望。

    御书房内,李隆基一脸惊喜地看着地上一块小型的水泥柱头,此刻,一名御前待卫正用横刀狠狠地劈着。

    “砰”“砰”“砰”

    精炼的横刀劈在水泥柱头上,混凝土飞溅的同时,不时溅着火花,一连砍了三十多刀,也没把大约半尺厚的水泥柱头砍断。

    “噔”的一声脆响,那把精炼的横刀应声断为两截。

    御前待卫吓了一跳,连忙跪下请罪:“微臣有负圣命,请陛下恕罪。”

    李隆基挥挥手说:“此事与你无关,断刀留下,退下。”

    “遵旨。”

    御前侍卫退下后,崔源从地上捡起那把断刀,放在眼前看了一下,高兴地说:“陛下,你看,精炼的横刀的刀刃都卷了。”

    李隆基有些不敢相信地说:“真的在河里泡了一个月?”

    “不敢欺瞒皇上,郑鹏刚建桥墩时,老臣就让人用同样的材料砌了这个柱头,凝固后,放在陵河里冲刷了一个月之久,运回时,还把它放在水箱里,一直运到京城,准确来说,足足泡了二个月之久。”

    “好,好”李隆基一脸兴奋地说:“泡了二个月,还能坚硬如斯,软如泥,坚如石,不怕烧烧水浸,最重要是成本低廉、材料又随地可见。”

    崔源兴奋地接过话头:“老臣派人在郑鹏新宅蹲守了一年之久,发现一切正常,现在又有迎姝桥的成功先例,陛下,水泥可当大用已经没有异议,把它应用在边防,那大唐可以轻而易举修筑许多坚城,就是再造一条万里长城也不是难事,有此神兵利器,边患,除矣。”

    李隆基站起来,背后手在御书房内踱来踱去,脸上难掩着兴奋说:“再造一条万里长城?哈哈哈,好,如此甚好,崔爱卿,那些工匠都保护起来了吗?”

    “回陛下的话,不良人水泥刚出现时,就已经把他们暗中保护起来。”

    李隆基满意地点点头:“崔爱卿办事,朕放心,等郑鹏回到长安,让他把水泥献上来吧,对了,现在他在哪里了?”

    “据不良人发回的密报,郑鹏一行已起程回长安,少侧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就回到。”

    “说起来,郑鹏还是崔爱卿的孙女婿呢,崔爱卿放心,朕一定不会亏待他。”李隆基笑容满面地说。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