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16 真面目

    郑鹏有些幸灾乐祸地说:“过份吗?”

    “有点”红雀小声地说:“让婢子在他身上放上香莲的香帕、在他衣领上弄上唇印,这已经过分了,还让人那个香莲赎走,然后又让我拿了石金梅价值一千五贯的嫁妆,嘿嘿,现在不是喝花酒那么简单,而是你兄弟金屋藏桥的问题,以石金梅那霸道的性子,这件事肯定没完没了,不承认,会让石金梅认为他是死不悔改;承认,也是不改,无论认还是不认,都要吃苦头,这样一来,只怕程小郎君以后的日子就难熬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随着香连离开百花楼,不知所踪的时候,这件事就成了谜团,郑程一天解不开,也就一天要受苦。

    郑鹏还没答话,红雀突然语音一转,一脸愉快地说:“不过,奴家喜欢。”

    郑程父子不断地找绿姝占便宜,红雀早就看不过了,可绿姝却一再叮嘱让红雀不要轻举妄动,于是听到郑鹏要修理二人,绿姝当场就连连点头,表示愿意配合。

    红雀都服郑鹏了,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把郑程整得鸡毛鸭血,最绝的是,郑鹏让自己在大拇指和食指画了一个唇印,帮郑程整理衣服时在哪里轻轻一捏,唇印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留在衣服上,估计郑程做梦都想不出,唇印是怎么来的。

    这个郑鹏,真是一肚子坏水。

    郑鹏把耳朵放在墙边,听得有滋有味,一脸感叹地说:“真是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虱,郑程就是口才再好,碰上蛮不讲理的石金梅,只能算他倒霉。”

    石金梅的信条是:不服?先揍一顿再说,一顿不行揍二顿,揍到服为止。

    红雀饶有兴趣地说:“姑爷,你替那处香莲赎身,难不成,这个香莲以前跟姑爷很熟?”

    “没有的事,就是发一下善心”郑鹏摆摆手说:“算了,还有一出大戏要上演,我们走吧。”

    红雀有些不相信,不过看到郑鹏走了,只能跟在后面。

    郑元业是让心腹下人从外面追回来的,原因是少夫人在狂揍小郎君,下人们怕出事,把他找回,让他说几话。

    这石家越来越嚣张,在郑家也敢这么殴打自己儿子,郑元业一听就火了,准备教训一下石金梅,让她知道这里是郑家,不是石家。

    刚刚回到二房住的院子,正想去儿子的厢房时,二个颇有姿色的女子迎上来,一左一右地拉住他:“夫君,你可算回来了,累不累,妾身给你按几下?”

    “是啊,外面冷,今天厨房做了不少糕点,回房暧和,奴家回房陪郎君一起品尝,可好?”

    迎上来这两个女的,一个叫小燕,一个叫小蝶,是石家送给郑元兴作填房的,郑元兴一看到这两个漂亮的妾侍就想起石家的好,怒气消了不少,改口道:“听说程儿和媳妇又闹了,太不像话,老夫去看一下。”

    本来是打算去教训石金梅,让她知道什么叫出嫁从夫,看到年轻貌美的小燕和小蝶后,改口为去看一看。

    小蝶低声地说:“夫君你不知道吧,小郎君偷偷去百花楼,让少夫人发现了。”

    “男子汉大丈夫,喝个花酒有什么,至于大动干戈吗,听听,程儿的求饶声,整个宅子都听见了,不行,我要去看看,闹得太不像话了。”郑元业一脸不高兴地说。

    小燕拉住郑元业说:“夫君,你知道吗,小郎君不仅仅是去百花楼喝花酒,还偷了少夫人的一千多贯嫁妆去百花楼赎人,想学别人金屋藏娇,让少夫人发现了,所以才闹得太大了一点。”

    “什么?偷钱?”郑元业不敢相信地问道。

    “真的,夫君,这种事奴家敢开玩笑吗?”

    郑元业一下子踌躇了,要知道偷钱的罪名不小,郑程那小子还是偷石金梅的嫁妆,这事就是说到天边也没理。

    丢人啊。

    算了,就当听不到,这种事让他们闹去,走过去凑热闹自己也嫌丢脸。

    钱,根源就是在钱这个字,郑元业心想:要不是为了钱,儿子就不会娶石金梅这个母老虎,要是有钱,自己喜欢什么美女就买什么美女,而不是接受石家送的小燕和小蝶放在自己身边。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会对石金梅百般忍让。

    郑元业再一次对钱起了执念。

    就在郑元业郁闷地时候,一个婢女走进来:“郎君,崔二管家在门外求见,说把把钱带来了。”

    这么快?

    郑元业眼前一亮,马上说:“让他进来,不,某亲自去接。”

    出到门外,只见崔二带着两个下人在外面候着,两个下人还抬着一个沉重的箱子。

    简单的寒暄后,郑元业热情地说:“崔管家真是稀客,里面请,我这有今年的雨前茶,正好请崔管家品一下。”

    崔二摆摆手说:“二郎君真是太客气了,下次吧,交割这一千两黄金后,小的还要回去给小姐复命。”

    一千两,黄金?

    郑元业的小心脏砰砰地狂跳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说:“这里,一千两黄金?”

    崔二拍拍手,那两个健仆打开箱子,从里面出一托托金元宝,在郑元业面前一字排开。

    “二郎君请验一下,这里有五十两重的金元宝十锭,十两重的金元宝五十锭,合共一千两。”

    几十锭黄澄澄的金元宝,把郑元业都晃花了眼,忍不住拿起一锭,用手掂了掂,又用指甲在上面轻划了一下,很快就眉开眼笑地说:“侄媳妇真是爽快,这么快就送到。”

    这些黄金是上好的赤金,质量上乘,数量也没有问题,崔二对此非常满意。

    唯一有点不高兴的,崔二不等进屋,在门口就把这些金元宝摆出来,幸好这里是二房的地盘,没有外人看到。

    “二郎君,数目对了吧。”

    “对了,没错。”

    “劳驾二郎君写个收据,小的好回去跟小姐交差。”

    郑元业眼珠子转了转,很快说道:“这个自然。”

    很快,郑元业写了一张“黄金已收到”的字条给崔二,写的时候故意没写明数量,好在崔二也没深究,看到有郑元业的签名,收好转身就走。

    简直就是天助我也。

    等崔二走后,郑元业连忙把钱放好,不仅没找下人帮忙,还把下人全支走,招呼小燕、小蝶把黄金抬进去。

    “夫君,干嘛呢,放着下人不使唤,让妾身跟妹妹做这种粗重的活。”

    “就是,看看,这手都抬起了茧。”

    面对两个爱妾的埋怨,郑元业嘿嘿一笑,让二女把双手伸出来,在每只手上放着一只十两重的金元宝:“这样可以补尝了吧。”

    “郎君,这,这样合适吗?”

    “是啊,钱不是新宅给过来,翻新祠堂用的吗,我们拿了,会不会被发觉?”

    郑元业一脸得意地说:“怕什么,郑鹏那个傻媳妇还让我不要声张,收她一万贯,我跟老家伙说她捐三千贯,不声张正好,反正他们也不会对帐,嘿嘿,无凭无据,就是真对了,我也不承认。”

    小蝶有些担心地说:“夫君,老爷子那么精明,要是让他发现怎么办?”

    “精明?”郑元业不以为然地说:“一个糟老头,老了还不认,老是要逞强,捧他几句就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我有办法对付他,几句话就能把他哄得团团转,不怕。”

    “嘻,夫君真是厉害,妹妹,快,我们要好伺候夫君才对。”

    厢房里响起娇笑声和打闹声,听起一片乐也融融,然而,厢房旁边杂物房里些偷听的人,面色各异:郑鹏、绿姝还有阿军一脸淡然,因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只有一个人气得七孔冒烟。

    是郑长铎。

    郑长铎快气疯了,自己一直很相信老二郑元业,认为他做事细心、又听自己话,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好儿子,把自己当成傻瓜。

    太气人了,郑长铎一甩衣袖,二话不说就要往外走,郑鹏连忙拉住他,压低声音说:“大父,你要干嘛?”

    “教训这个该死的畜生去。”郑长铎咬牙切齿地说。

    一口一个老家伙,利用自己对他的信任大肆捞好处,还恬不知耻地欺骗侄媳妇,胃口够大啊,哄别人人捐一万贯,自己拿起其中的七千贯,剩下的才落到实处,这胆子够肥。

    郑长铎本来在家里睡觉,没想到郑鹏突然神神秘秘地跑过来,说要带自己看一出好戏,前提是不能发出声音,一切要听郑鹏的安排,虽说有些奇怪,不过郑长铎还是答应了郑鹏,跟郑鹏悄悄来到二房住的一间杂房,亲眼目睹郑元业丑陋的一幕。

    万万没想到,是自己最信任的儿子,竟然骗自己,而信誓旦旦说要学好的郑程,也那样不争气,喝花酒也就算了,还偷自家媳妇的嫁妆去给一个青楼小姐赎身。

    简直就是无药可救。

    “大父,现在冲出去,二叔肯定不会认,反正我们都看到是一千两黄金,到时等他交钱时,看看他交多少,这样才能让他口服心服,要不然,二叔又不知能蹦出多少理由。”

    郑长铎闻言想了想,最终有些沉重地点点头。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