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514 郑程的桃花运

    “不好意思,奴婢要伺侍小姐,帮不了姑爷的忙。(Www.sites3.com)”红雀一口婉拒。

    有点伤面子啊,连什么忙都没问,直接一口拒绝。

    红雀说完,也不理郑鹏的反应,转身径直离开。

    窝了一肚子火,要不是看在绿姝的份上,早就出手教训郑鹏,要知道,红雀的身份不是普通的婢女,而是贴身保护绿姝安全的护卫。

    也不用郑鹏养活,干嘛看他脸色?

    看到红雀转身离去,郑鹏也不生气,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有点合不来啊,要不,让姝儿找他大父换一个?对了,这里那个铲粪的老陈头挺可怜,四十多岁媳妇也没一个,给他做个媒人?”

    红雀寒着脸,那脚举到半空,最后还是收回脚,转过身说,面沉如水地说:“不知姑爷有什么吩咐?”

    要是别人威胁,红雀可以置之不理,但郑鹏不行,自家小姐什么都听他的,为了郑鹏,小姐敢跟他大父作对,甚至以绝食相威胁,红雀完全相信,就是小姐再舍不得,也会听郑鹏的话。

    日子刚刚安稳下来,红雀还不愿意再回到以前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再说被绿姝遣回去,崔源会不会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要是没了信任,那就惨了。

    嫁给那个又老又丑又臭的老陈头?红雀宁愿在自己脖子上抹一刀。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红雀忍了。

    郑鹏没有直接吩咐,而是好奇地问道:“红雀姑娘,你的速度很快,怎么练的?”

    “从小就跑得快,后来经过一系列的训练,速度也就出来了。”红雀轻描淡写地说。

    郑鹏也不追问红雀的历程,而是饶有兴趣地说:“听绿姝说,红雀姑娘擅长妙手空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秘密是甜蜜的,有些秘密是苦涩的,成为博陵崔氏有数的护卫和亲信,当中肯定经历了很多事,郑鹏也不想深究。

    一将功成万骨枯,崔源能做到不良将,还深得皇帝的信任,肯定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红雀肯定也很有故事可以挖。

    有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妙手空空就是小偷的手段,用“妙手”让别人“空空”,郑鹏无意中听绿姝说过,红雀除了武艺好、速度快,还学了一手妙手空空的本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把别人东西偷走。

    红雀也懒得跟郑鹏再费话,径直说道:“姑爷看中什么,奴婢想办法给你弄来,当然,只是尽力,能不能成功,看运气。”

    “啪”的一声,郑鹏打了一个响指,高兴地说:“爽快,不过红雀姑娘小看我了,我想什么东西,会凭自己手段拿到,不会用到这个偷字,就是想红雀姑娘帮我送点东西给别人,当然,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

    这是要插赃嫁祸给别人?

    “什么东西?”

    郑鹏从衣袖里拿出一条香帕扔给红雀。

    红雀接过一来,顿时轻皱起了眉头:这是一条粉色的香帕,上面绣着一对鸳鸯,还有一股廉价胭脂的味道,不用说,这是一条女子用的香帕。

    很有可能,这个女子不太正经。

    拿到香帕,红雀心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条香帕不是小姐的。

    姑爷还有收藏那些风尘女子香帕习惯?

    刚想问这香帕是谁的,红雀无意中发现香帕上还有字,打开一看,眉头更皱了,上面绣了四句诗: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最后还有绣有香莲两个字。

    还是一条定情的香帕。

    “姑爷,这,这是怎么回事?”红雀忍不住问道。

    郑鹏嘿嘿一笑,压低声音在红雀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很快,前面些嫌弃的红雀,脸上的寒霜先是慢慢解冻,最后还有了笑容。

    等郑鹏说完后,红雀出人意料地笑着说:“姑爷,早点说啊,奴婢也看他不顺眼,放心,这件事包在奴婢身上,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嘿嘿,那就好。”

    两人说完,相互一笑,竟然有种惺惺相惜的味道,让一旁的阿军也看呆了。

    笑是人类表达情感的一个重要方式,郑鹏和红雀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第一次相互笑了,而郑程这二天一直在笑,因为心情很好。

    先是从大嫂处拿到一身行头,特别是有一块漂亮的玉佩,可以说赚大了,昨天又弄了一棵上好老山参,以好换次,完了给大母弄了一根几十贯的普通老山参,郑程一转手就赚了六百多贯,两边都能交上差。

    至于那根老山参昨晚就熬了汤,没了证据,到时就是有怀疑,也拿自己没办法。

    送一根人参,总不能几两几钱来对帐吧?

    捞到好处,特别是从郑鹏哪时捞到好处,郑程心情大好,把钱上交家里的“母老虎”时,郑程少报了一百贯,并用这笔钱去元城最好的百花楼美美喝了一次花酒。

    天天对着石金梅这只“母夜叉”,都快要吐了,再不去享受一下,郑程都觉得枉为男人。

    钱啊,真是好东西,郑程心里得意地想:这个法子好,等哪天郑鹏那个家伙不在家,再去找那个好骗的大嫂,就说大母喝了那根老山参熬的汤后,身体好了很多,想多喝一次,不对,是想多喝几次,多弄几根好的老山参,到时就发达了。

    一想到这里,郑程心里就是美滋滋的。

    在郑程眼中,绿姝就是一块巨大肥肉,吃不上,就是挨近也能沾到少油水。

    博陵崔氏、三百车嫁妆、一百健仆、一百美婢,郑程一想到就流口水,郑鹏那个杀千刀的,运气还真好。

    郑鹏那个杀千刀的,运气还真好,郑程忍不住再次在心里暗骂道。

    刚刚骂是妒忌郑鹏娶了一个富得流油又有大背景的媳妇,第二次骂,那是他看到了一个千骄百媚的美女,不对,是美婢才对。

    眼前有个美婢款款而来,面容绝美、身材火爆,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一潭望不到底的深潭;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说不出的可爱;白里透红的皮肤,嫩得好像一掐就能掐了水来;脸蛋、身材、气质都是一等一的好,比百花楼最红的红牌美上十倍不止,简直就是绝色尤物。

    让郑程愤愤不平的是,这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美婢,是大嫂绿姝的贴身婢女红雀。

    贴身婢女,说穿了就是通房丫头,是绿姝给郑鹏准备的美女,以便身体不适时有人顶上,免得郑胸不高兴跑到外面沾花惹草。

    这么漂色的美女,就是郑鹏热在锅里、随时享用的“菜”,郑程心里就很不爽。

    凭什么?

    就在郑程愤愤不平时,迎面走来的红雀,看到郑程盯着自己,有些娇羞地低下头,然而,在低下头之前,有意无意给郑程抛了一个媚眼。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