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89 一片苦心?

    “大父说了,一家人不说二家话,有什么事,直说好了。(www.k6uk.com)”郑鹏开口说道。

    不管怎样,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听听崔源想要什么。

    大笔的嫁妆,竟然还有二百名美女任自己挑选,更想不到的是,平日看自己不顺眼的崔源,笑脸相对,软言相加,连“好孙女婿”都叫出来,这对一个顽固不化的人来说,是多大的牺牲。

    牺牲这么大,所图肯定也不会小。

    崔源叹息一声:“老夫自问学识渊博,然而很多人生哲理到老才领悟,白头人送黑头人,子曰,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眼看花甲已过,离不逾距之日亦不远矣,可是身边却没有可信之人。”

    “民间老百姓说得说,金元宝,银元宝,不及儿孙满堂跑,老夫真的老了,离致仕不远矣,致仕后准备当一名先生,教导晚辈功课,算是为家族作一点贡献,飞腾,你要和绿姝多恩爱,生了儿子,送到博陵,交与老夫替他启蒙,也让老夫身边有个说话的人,可好?”

    说了这话多,原来是想抱外孙。

    郑鹏终于明白了崔源为什么刻意讨好自己,闻言有些同情崔源起来。

    这个顽固了一辈子的老小子,不仅败给了光阴,也输给了寂寞,就是有再多权势财富,可一个人又能享用多少,身边美女成群,也是有心无力,为了外孙,还真是拼了。

    当郑鹏感概时,崔源以为郑鹏不愿意,连忙劝说道:“也不仅是老夫想多一个伴,而是博陵崔氏学院,无论是先生还是氛围,都比元城好很多,这也是为了你跟姝儿的后代着想。”

    博陵崔氏是千年望族,对教育一向非常重视,除了大笔的投入,也有一套独特的教学方式,教育出大批的人才,而这些人才,造就了博陵崔氏这支传承过千年的名门望族。

    郑鹏犹豫了一会,很快说道:“大父的建议很好,这事我会跟绿姝商议的。”

    孩子的教育是个问题,郑鹏自问是一个懒散的人,要是崔源肯教花心思培养,自然不会拒绝。

    表面上,郑鹏跟崔源不对眼,但心里暗暗佩服这老小子,一个人能成功,除了运气还要实力,崔源取得现在的地位,并多年屹立不倒,在残酷的官场如鱼得水,还深得皇帝信任,说明他的能力、情商、手腕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种人才,就是有钱也请不到。

    “别打马虎眼”崔源一看郑鹏松口,马上紧咬着不放:“姝儿那妮子,什么都听你的,你说向东她绝不向西,只要飞腾答应,那这事肯定没问题。”

    “既然大父诚意拳拳,行,就依大父所说吧。”郑鹏痛快地说。

    孩子让崔源先调教,看看效果,要是路子走偏,随时把他接回来。

    听到郑鹏同意,崔源喜出望外,连忙说道:“口说无凭,来,签个字据,崔大,快,把字据拿来。”

    一旁的崔大听了,马上把一张纸铺在一旁的桌上,还把一早备好的笔墨奉上。

    整个过程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功夫,郑鹏都被他的速度惊吓到。

    “未来姑爷,看,这里,在这里签个名,画个押就行。”崔大把合约翻到最后英一页,指着纸下面的空处,催促郑鹏签名。

    郑鹏的眉头皱了皱:“不急,这字据写什么,让我先看看。”

    “不用看了,未来姑爷”崔大笑脸如花地说:“这是郎君亲自草拟的,不会有错,你还信不过郎君吗?”

    说真的,今晚太反常,郑鹏还真信不过,这老小子太不靠谱,反脸比翻书还快。

    想归想,郑鹏嘴上说:“不是信不过,而是我以前吃过亏,无论签什么,一定要看过才签,要不然,一切免谈。”

    “未来姑爷,这是郎君写的,都是一家人,你想想郎君对小姐多宠爱,还能骗你不成?”

    郑鹏不吃这套,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仓库外的夜空。

    可惜,这里看不到绣楼,也不知绿姝在干什么。

    此刻的绿姝,是不是也像自己一样,对明天充满期待、对未来充满希望呢?

    看到郑鹏根本不妥协,崔大有些无奈地看了看崔源,崔源眼里闪过一丝不快,不过最后还是轻轻点点头。

    得到主人允许后,崔大脸上挤出几分笑意:“未来姑爷既然想看,那就看吧,看清楚好一些。”

    郑鹏也不客气,马上拿起那份文书,直接翻到第一页,可当看到第一页四个大字时,脸色马上变了。

    上面白纸黑字地写着四个大字:过继文书。

    往下一看,郑鹏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上面写着是自己自愿放弃跟绿姝生的第一个儿子,过继到博陵崔氏三房,崔氏三房会倾尽全力培养,并把他立为第一继承人,还约定双方绝不反悔云云。

    就知道这老小子信不过。

    半夜约见,然后把事先准备好的嫁妆给自己看,还一下子准备了二百名美女供自己挑选,其实就为了这件事。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堂堂御史大夫、不良将兼千年名门望族的核心人物,竟然做出这么下作的事,崔源还真是拼了。

    郑鹏“啪”的一声把文书摔到台上,面无表情地说:“崔老,这过继是什么意思?不是说交给你启蒙吗,怎么变成过继了?”

    事情败露,本以为崔源会很尴尬,没想到这老小子面不改色地说:“没错,上面是写过继,不过是掩人耳目,飞腾啊,你要理解老夫的一片苦心。”

    “苦心?”郑鹏一脸质疑地问道。

    “没错”崔源振振有词地说:“将来老夫的外孙到这里学习,上的崔氏书院,你想想,一个外姓人读崔氏书院,怕他被人孤立、欺负,所谓过继,只是权宜之计,这是其一,再说了,老夫年过花甲,行将就木,百年之后这偌大的家财肯定是留给你们,要是没这张文书,只怕诸多阻挠,你和姝儿也不忍心看到祖祖辈辈积攒下家财拱手让人吧,现在你跟姝儿,都是老夫最亲近的人,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飞腾,签了吧。”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