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76 洪水的考验

    这边的木制防水墙刚倒下不久,好像呼应一样,对面那桥墩的防水墙“哗啦”的一声,只见木块在水里滚了二下,也被冲垮。(m.sites3.com手机阅读)

    崔玉芳脸上的喜色更浓,一旁绿姝的脸色更加苍白。

    快倒,快倒,快点倒;

    挺住,挺住,一定要挺住啊。

    两人都盯着在河中被洪水肆虐的桥墩,心里截然不同的声音。

    “好妹妹,今年天公不作美,雨季比往前早到,眼看就要倒了,是不是郑将军在西域杀戮过重,引发天公愤怒?”崔玉芳突然开口说道。

    绿姝心里暗恨,不过她很快说道:“郑公子到西域,那是陛下的命令,不是去杀戮,而是拯救那些被敌人入侵陷于水火的大唐子民,这是大功德,哪会引来天公的愤怒,姐姐你多虑了,天公就是要降罪,也是降给那些居心不良、黑心肠的人,对吧。”

    崔玉芳只是笑了一下便算应付,心里冷哼一声。

    两人虽说是姐妹,可相互看不惯对方,面和心不和,刚才那番针锋相对的话,让两人本来就脆弱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就差最后一层纸没有捅穿而己。

    简单的对话后,两人都不理会对方,而是把目光放在那两座桥墩上,都等着下一步的变化。

    洪水越来越大,不断冲击、拍打着河中的两个桥墩,在洪流中,那两个略得瘦高的桥墩显得那么孤立无助,绿姝都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这些都是少爷的心血啊,要是冲垮,不仅少爷不高兴,就是自己跟少爷的婚事也.....

    绿姝都不敢往下想了。

    不知为什么,看着一脸紧张的绿姝,又看看咆哮奔腾的洪水,崔玉芳的心情越来好,要不是顾着最后一丝脸面,都想高唱一曲了。

    听说桥墩是用水泥建的,水泥也不是泥吗,花样还真多,用胶泥做的防水墙都倒了呢,水泥肯定也抗不了多久,泥崔玉芳知道,水一泡就散,一冲就倒,在崔玉芳眼中,桥墩被冲倒,只是时间时问题。

    不过,在桥墩被冲倒之前,得先好好调戏一下这个牙尖嘴利的小浪蹄子。

    崔玉芳的眼珠转了转,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郑公子的运气真是不好,把什么都算好,却算漏雨季提前到来,唉,怕是一番心血要付诸东流了。”

    “不是还在吗,姐你担哪门子的心。”绿姝心情不好,马上不客气地反驳道。

    就要这样,一激就怒,崔玉芳继续说:“虽说做姐姐的,也不想让未来妹夫白费力气,不过,这桥怕是真抗不住了。”

    “我相信一定能挺住。”绿姝一脸紧信地说。

    晚上聊天的时候,绿姝也提出过这方面的担忧,可郑鹏在话筒里很轻松地说绝对不会有问题,虽说绿姝看到桥墩有些急险,随时都可能被冲走,可她还是选择相信郑鹏。

    “是吗?我们光是嘴说,有点无趣,这样吧,不如我们姐妹打个赌怎么样?”

    “赌就赌,你说赌什么?”绿姝也被她气得火从心起,当场就同意。

    崔玉芳早就想好了,开口说道:“就赌半个时辰内,桥墩倒还是不倒。”

    “行,赌注是什么?”

    “天下大雨,道路泥泞,马车拉起来很吃力,不如这样吧,输的把马车的马送给对方,让赢的带走,输的不能再坐马车,要走着回府,好妹妹,敢还是不敢?”

    有了那四辆嫁妆,崔玉芳也不是对钱看得太重,有心让绿姝出丑,就提出这个方案。

    下这么大雨,路也这么泥泞,从这里走回来,一脚泥一脚水,到时肯定很狼狈,正好让姐妹们看看绿姝的倒霉的样子,肯定很解气。

    这些天,听别人说郑鹏怎么优秀、绿姝怎么好眼光,崔玉芳都听得想吐了。

    “好,赌就赌。”绿姝毫不犹豫地答应。

    早就想教训这个内心恶毒的崔玉芳,出于郑鹏的信任,绿姝考虑都不考虑,马上答应。

    再次达成赌约,崔玉芳相当满意,用胜利者的眼光看了绿姝一眼,很快把注意力放在被洪水肆虐的两座桥墩上。

    真怕还没达成赌约桥墩就倒了,幸好来得及,说真的,崔玉芳更想要这片属于的绿姝的嫁妆田,只是上次赌四车嫁妆的事,家里虽说没有出手制止,但也表示出不满,特别大房掌管祠堂的老祖宗,听到后很不高兴,还想教训崔玉芳,幸好让家人劝住,这才免了一顿责罚。

    要是再图绿姝这片嫁妆田,长辈肯定不再放任,想来想去,最后还退而求次,让绿姝出个丑算了。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绿姝一脚深、一脚浅走路回家,最好一身都是泥的狼狈样,崔玉芳就忍不住想笑。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桥墩倒下的那一刻。

    时间不停地流逝,慢慢地,崔玉芳的脸色就得越来越凝重,而绿姝的表情越来越轻松,脸上甚至有了淡淡的笑意。

    桥墩还没有倒。

    这时雨停了,洪水也开始漫过堤坝,隐隐看到工棚有人出来查看水情,现在应是洪水最大、水流最急的时候,咆哮的洪水一刻不停冲刷着、拍打着桥墩,眼看桥墩随时会倒,可二刻钟过去了,依然坚强地屹立着。

    就是倒不了。

    崔玉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那泥做的桥墩,怎么就是倒不了。

    怎么办?

    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排泄,就是肉眼也可以看出有洪水的势头在减却中。

    看似危险的两个桥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挺过最危险的时刻,要知道,这场大雨放在博陵来说,已经算很大的雨。

    也就是说,郑鹏建造的桥墩,经受了考验。

    崔玉芳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很不甘心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只见她眼珠子转了转,不着痕迹给跟着的春梅打了一个眼色。

    春梅是崔玉芳的贴身侍婢,从小就跟在崔玉芳身边,只是一个眼神,她就明白自家小姐要干什么。

    “啊超...”崔玉芳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小姐”春梅马上说:“下雨有点冷,别着凉了,婢子去给你拿个披肩。”

    崔玉芳挥挥手说:“去吧。”

    春梅应了一声,转身出了赏月亭,只见她走近马车,跟车夫言语几句,然后拿起一件披肩返身回邀月亭,就在春梅返回时,车夫披着一件蓑衣,转身消失在大雨中......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