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44 这妞变精明了

    兰朵有些得意地笑了笑,然后神秘地说:“这事得感谢你啊。(wWw.sites3.com)”

    “谢我?这钱跟我有什么关系?”郑鹏一头雾水地说。

    一整天光忙着接待客人,自己可是什么也没干啊。

    兰朵嘿嘿一笑,从衣袖里拿出一个骰子朝郑鹏一丢。

    郑鹏接过一看,是鱼虾蟹的骰子,心里打了一个激灵,马上去问道:“郡主,你,你今天是去赌钱了?这些钱都是赌钱赢来的?”

    “对啊”兰朵眉开眼笑地说:“你的那个概率理论,本郡主也不是很明白,不过你说赢多输少,就拿了这副骰子和工具,去长安马市找族里的马贩子,你不知道,长安的马市有七八个突骑施马贩子,他们贩马卖马医马,一个个富得流油,有了他们的加入,又有其它的马贩子加入,不到一个时辰,除去成本赚了八千多贯,赚了钱又和小冰到东市逛了一圈才回来。”

    说到这里,兰朵大方地说:“放心,给你和林姐都买了礼物,就当是感谢你们。”

    昨晚输了六千多贯,今日赚了八千多贯,算起来不仅全部回本,还有二千多贯盈余,兰朵的心情一片大好。

    郑鹏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得意的兰朵,很快寒着脸说:“郡主,你去耍钱,那是你的自由,怎么把小冰也拉上,你不是教坏我妹妹吗?”

    赌钱是一种陋习,郑鹏不喜欢赌,所以也不让下人赌,昨晚是破例,随口把所谓的概率传给兰朵,没想到这小妮子今天去找同伙赌,还真让她赢了。

    可是,去归去,把郑冰带上算什么回事,把郑冰事坏了怎么办?

    兰朵没想到郑鹏说翻脸就翻脸,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应道:“小冰没参与,她就是在客厅内喝茶、吃点心,我让护卫跟着保护她的安全,保证没有半点危险。”

    “小冰又帮不上忙,那你带她去干什么?”

    兰朵诡秘地笑了笑,很快解释:“你说的概率是赢多输少,可你也说了不能保证稳赢,再说本郡主也不知你是不是骗我,没办法,只好拉上小冰壮胆。”

    “你狠!”郑鹏重重地深呼吸几下,然后有些无奈地说。

    心里闪过很多念头,可怎么也不能把她怎么办,只能作罢。

    很明显,兰朵没有必胜的把握,怕自己陷进去拨不出来,带上郑冰就是给自己加一层保险,到时真是输了没钱给,有郑冰在,郑鹏就是不想帮也要帮。

    想得还真周到。

    兰朵不仅精明,幸好运气也不算差,要不然也不赢这么多钱回来。

    自己输了钱,马上找自己人赢回来,应了那句话:老乡老乡,背后一枪。

    那些马贩子大过年被兰朵宰了一刀,估计这年也过不好了。

    “彼此彼此”兰朵有些愤愤不平地说:“你坑了本郡主六千多贯怎么说?”

    明明是自己赌红了眼,连自己都押上,现在倒好,埋怨起郑鹏。

    林薰儿看到二人要吵架,马上拉着郡主说:“都过去,算了,郡主,你刚才不是说给奴家买了礼物,在哪里,听到都心痒痒的。”

    “这里,这盒胭脂是产自大食国,据说是用以前波斯皇室秘方所制,很漂亮的,试过你就知道了。”

    “真的吗?在哪?”

    “这里,林姐,走,试试新脂胭去。”

    转移话题后,三个女子兴致勃勃说起胭脂,有说有笑回房间测试去,兰朵临走时没忘让他的护卫把钱抬回她的房间。

    好吧,这对问题男女,一个是官迷,一个是财迷,郑鹏都不知说什么了。

    三女走后,李白主动问道:“公子,一会还有谁来?好像卤内不多,要多切一些。”

    还好说,都把卤肉当成零嘴,有空就往嘴里塞,一天至少嚼二三斤,郑鹏都有点羡慕他,就李白那种吃法,居然一点也没长胖的迹象,不知是体质问题还是他每天练剑消耗掉了。

    “怎么,不怕一会又来一个泼你冷水的?”郑鹏打趣地说。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岂能一点挫折就倒下”李白有些骄傲地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拭目以待吧,太白功成名就时,让他给我脱靴。”

    这货,还真杠上了。

    郑鹏很想对他说,要是历史的轮子没发生重大的偏移,小伙子你会愿望成真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人生的精彩,就是未来的无限的可能性。

    “候着吧,也不知哪个来。”郑鹏随口说道。

    足足忙了一天,郑鹏不知喝了多少酒、吃了多少饭,累得不轻,晚上一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郑鹏以听佛经的理由,举家去慈恩寺听一位名叫云恩的大师讲经,还以捐香油的方式租得一间禅室,躲传座去了。

    幸好是出去了,黄三传来的消息,前来传座的人络绎不绝,快要把门槛都踩破,要是在家,不知要忙到什么时候。

    主要是因为高力士高调出现,那些官员知道高力士出现后,纷纷上门拜访希望能跟高力士搭上线,不仅官员借着传座想拉关系,那些文人雅士也想上门切蹉讨教,郑家门前简直就是车如马龙,

    一直等到大年初五,郑鹏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唐朝过年放假七天,前三后四,到了初五就要回到各自岗位,看似过年喜庆的气氛在减退,事实上,长安的百姓都知道,现在是为即将举行的上元节做准备。

    盛大的节日,自然少不了衙门机构的组织和参与,这天郑鹏在院子里桂花树下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听到黄三应了几句,然后声音就沉了下去。

    “少爷,武候铺的人来了。”黄三走到郑鹏面前禀报。

    “他们来有什么事?”

    “来登记的,看看我们需不需要官府配花灯,小的已经把他们拒了。”

    郑鹏坐起来,有些好奇地说:“配灯,配什么灯?”

    “少爷,你忘了,还有十天就是上元节,按规定,上元节期间,家家户户门前都要挂上花灯,还要保证花灯彻夜不熄,要不然就得受罚,衙门体谅那些手头不阔绰或懒得做灯笼的人,可以到所属的武候铺领取免费的花灯,不过那些不花钱的花灯很一般,小的擅自作主,说不用配发。”黄三恭恭敬敬地说。

    在唐朝,上元节比过年还要隆重、热闹,各式花灯是上元节的主角,花灯也就成了各门各户的脸面,家家户户都会想办法,在门口挂上几只精致的花灯。

    上元节狂欢其间,入夜后,人们会成群结队到处寻找好看的花灯,谁看到好看的花灯会相互转告,这样一来,只要看到谁家门前人多,就知谁家的花灯漂亮。

    家门口的人越多,主人就越高兴,他们确信这样能给他们带来好运,心情一好,有时还拿出食物和茶水请赏花灯的人享用;

    要是谁家的花灯没人看,主人就会心情低落,成为邻里取笑的对象。

    郑鹏是将军,又是公认的才子,这宅子就是租的,也不能丢了颜面。

    “做得好,不就是花灯吗,我们自己做。”郑鹏饶有兴趣地说。

    正想吩咐黄三准备时,兰朵、小冰和林薰儿三人携手并肩地回来了,看到郑鹏在院子里,林薰儿高兴地说:“少爷,你这里太好,正准备找你呢。”

    “有事?”

    “商量一下做花灯的事”林薰儿高兴地说:“少爷还记得吗,你答应过薰儿,要做又大又漂亮的花灯。”

    “记得,不是还有十天吗,不急。”

    兰朵马上反驳道:“还不急,刚刚左教坊运了好几车制花灯的材料回去,我们回来时,看到周尚书在府第门前,搭了一座十多丈的模子,准备做花车呢,就你什么也没准备,怎么,你又大又漂亮的花灯,不会花一百几十文随便买几盏吧?”

    三女一起去东市逛,路上看到各家各户都忙着准备庆贺上元节的花灯,回来看到郑鹏还是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心直口快的兰朵忍不住发问。

    要不是刚才衙门派人来登记,郑鹏还真没想起这件事,闻言马上说:“刚刚在想做什么样的花灯,不仅要气派,还要漂亮,我要让全长安城的人都看到,一百几十文的花灯算什么,挂在茅房都嫌它不够派。”

    “还想让全长安的人都看到,你这是痴人做梦”兰朵有些轻视地说:“没让邻里笑话就不错了。”

    一年一度的上元节,是节日的重中之重,别看很多人现在才开始制作,实则他们早早就作了准备,像图式、材料和扎花灯的能工巧匠都已备好,别人忙得热火朝天,郑鹏还在懒洋洋,一点准备也没有,还敢扬言要全长安城的人都看到,简直就是吹牛。

    “不信?要不要打赌?”郑鹏看着兰朵,笑咪咪地说。

    一听到赌,兰朵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犹豫一下,很快摇摇头:“不赌,免得坏了看花灯的兴致。”

    不知为什么,每次跟郑鹏打赌都讨不到好处,过年时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幸好郑鹏还算有分寸,兰朵想好了,跟谁赌也不跟郑鹏赌。

    行啊,兰朵这小妞吃过几次亏后,变得精明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