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99 区别对待

    饭菜都准备好,客人却不辞而别,郑鹏只是失落一会,很快又重振了精神:“黄三,去,让人把东西都端上来,吩咐厨房再多炒几个菜。(wwW.sites3.com)”

    “少爷,你现在还有心情吃?未来老丈人都气跑了,不想想怎么补救,就不怕他反悔?”黄三有些焦急地说。

    黄三也算是郑鹏身边的老人了,知道郑鹏上战场为了什么,更知郑鹏跟家人和好、修宅子为什么,崔源突然一脸气愤地走,就怕功亏一篑。

    无论怎么样,出了事,就得补救一下,那怕骑上快马,追上去解释一下也好啊。

    郑鹏倒好,看到人走了,还要炒几个菜,这算庆祝吗。

    “不用担心”郑鹏一脸镇定地说:“该是我的,就是我的,跑不了,抢不走,黄三,把我大父、耶娘请过来,对了,家里人有一个算一个,到这里开饭,就当是饯行宴吧。”

    要对付一个人,首先要了解对方,郑鹏太了解崔源了,以他的性子,要是真生气,绝不会只是不辞而别那么简单,而他的脾性还有能力,不闹个鸡飞狗绝不妥妥贴贴地走。

    狠话也没留下一句就跑了,十有**是脸皮薄和不知怎么收场,干脆一走了之。

    一句话,就是崔源那颗骄傲的心作怪。

    老大不小了,脾气还那么倔。

    “饯行?少爷,我们要离开元城吗?”黄三眼前一亮,连忙问道。

    郑鹏有些洋洋自得地说:“筑完巢,得引凤啊,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崔源那老小子回长安,不回长安找谁提亲去?我大哥说了,张孝嵩班师回朝,皇上肯定大加封赏,本少爷可是立了几次大功的人,说不定还能捞不少好处呢。”

    搞砸了崔王联婚,郑鹏成了绿姝“唯一”的追求者,崔源当时给自己立了三个条件:修复族人的关系,不能引人诟病;恢复绿姝的清誉,不能给博陵崔氏抹黑;最后一个是修一所让绿姝居住的新宅子,这三个条件郑鹏都很好地完成。

    崔源这次主动上门,就是来“检查”的,没从他嘴里听出不满,郑鹏自然要打铁趁热,免得节外生枝。

    回长安的理由简单,就说假期到了就行,家里没人有意见,不过走之前,怎么也要交待一下。

    “明天就走,要是你喜欢留在这里,我让郑福给你安排一个差事。”

    “别,别,别,少爷去哪,小的就跟着伺候到哪。”黄三嬉皮笑脸地说。

    繁华的长安比这座偏远的小城好多了,要是能选,黄三肯定是想回长安。

    要不是郑鹏在这里,黄三早就不想在这里呆了。

    “行了,还不去叫人?”

    黄三应了一声,刚走几步,又转回头:“少爷,要不要请程小郎君呢?”

    一提起郑程,郑鹏来了兴致:“添堵是不?就让他在阁楼里好好读书,除了去应试和祭祀,别让他下阁楼,对了,现在他怎么样?”

    最近忙着修宅子的事,家里的事全交给郑福处理,也不知郑程在阁楼里过得怎么样?

    “扑哧”的一声,黄三忍不住笑了:“少爷,你可没听到,程小郎君被关在阁楼里,听他读书,每次都是死气沉沉的,没一点精气神,伙食好,天天吃饱也没地方消食,整个人胖了一大圈,石家那个跟他订了亲胖丫头天天盯着他,嘿嘿,听说他们下个月就要成亲了。”

    “成亲?这么快?郑程不是推到明年开春再成亲吗?”

    “石家怕夜长梦多,软硬兼施让郑元业同意让那位石小姐跟程小郎君培养感情,听说有一天晚上石小姐在茶里做了手脚,程小郎君当晚就犯了错,在人家的肚子里下了种,这下可好,想拒都拒不了,老郎君大发雷霆,狠狠打了程小郎君一顿,同意了婚期提前。”黄三眉飞色舞地说。

    恶人自有恶人磨,听到些郑程过得不好,郑鹏也就安心了。

    “行了,去叫人吧,郑程就算了,一会给那位石小姐送一份吃的,就说她陪郑程读书辛苦,让她加倍努力,更好督促郑程进步。”

    “明白了,少爷。”黄三捂着嘴应下。

    那个郑程,以前对少爷那么差,现在知道钝刀割肉的厉害了吧。

    郑鹏是家里的顶梁柱,说话的份量很重,很快,除了关在阁楼的郑程、出外经商的郑元兴,听到郑鹏请吃饭,能来的人都来了。

    “大哥好。”郑万和郑里穿着一身新的衣裳,很有礼貌地给郑鹏行礼。

    跟郑鹏刚回时相比,这两个堂弟的气质变得了很多,身上散发着书卷气,这与郑鹏大力发展族学、请名师教导有关。

    近朱者红、近墨者黑,两个小家伙也算是读书人了。

    “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好好读,出了成绩,到时大哥想办法给你们在国子监谋个籍位。”郑鹏笑着说。

    这个堂弟还是挺懂事听话的,小时候攒的压岁钱,听到郑鹏缺钱花,偷偷给郑鹏塞钱,郑鹏对他们的印象不错。

    “还是飞腾有本事,小万,小里,还不快谢谢大哥。”三婶郑孙氏大喜,连忙叫儿子感谢。

    要是能进国子监读书,那比在族学强多了,前途也一片光明,郑孙氏能不开心吗?

    就是一旁的郑长铎也高兴一边点头,一边轻抚着下巴的长须。

    没什么比看到家族一天比一天兴旺、一天比一天有奔头更幸福了。

    “谢谢大哥。”两兄弟异口同声地说。

    郑元业有些妨忌地说:“飞腾,你这么有本事,阿耶说得对,一笔写不出二个郑字,给你二弟也在国子监谋一个,打虎亲兄弟,多一个人在长安帮你跑腿也好啊。”

    “二叔,这事早就托过人了”郑鹏面不改色地说:“国子监不是想进就进,不仅要关系,对学识、年龄也有限制,有时名声也很重要。”

    郑元业张张嘴,想再说几句,可看到郑鹏似笑还笑的脸,张张嘴,最后什么也说不出。

    自己的事自己知道,以前对郑鹏那么差,郑鹏现在成功上位,没把自己赶出家门已是万幸,哪里还敢跟他谈条件,还是低调一点算了。

    不知为什么,看到郑鹏笑的样子,郑元业就有一种内心发毛的感觉。

    好像在不经意间,郑鹏已有一种让人敬畏的上位者气息。

    郑鹏也懒得理会郑元业,看到郑冰跟着父母一起,站得有些远,调皮中又有些胆怯地看着自己。

    也不知是不是伙食好了,心情美了,几个月间,小妮子不仅长高了,身段和气质也高了一个档次,犹如一朵出水的芙蓉,越发招人喜欢了。

    “四叔,四婶,怎么不坐下?”郑鹏一边走过去,一边笑着说。

    郑元旺有些尴尬地说:“没事,没事,站一会就好,飞腾你和阿耶还没坐下呢。”

    “对,对,对,飞腾,我们站着就行。”四婶郑李氏也附和道。

    郑冰有些调皮地看着郑鹏,小声地说:“大哥,不年不节,怎么请我们吃大餐呢?”

    “如果我说,明天就回长安呢?”郑鹏眨着眼睛说。

    “大哥,你要回长安了?”郑冰吃惊地说。

    郑元旺也吃了一惊,有些犹豫地说:“这么快就回长安,飞腾,你回了长安,那”

    “四叔,你是想说小冰的事?”郑鹏压低声音说。

    “对,对,对,这事还得飞腾费心。”郑元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当日郑鹏霸气挡了郑冰的婚事,还扬言给郑冰找一个更好的人家,这事郑元旺一直记在心里,眼看女儿一天天长大,郑元旺早就想崔郑鹏,只是这几个月郑鹏一直忙着修宅子的事,经常一起床就不见人影,然后大半夜才回,洗个澡就上床躺着,也不好在这种情况催。

    听到郑鹏要回长安,郑元旺生怕郑鹏忘了这件事,忍不住提醒。

    没什么比儿女的幸福更重要,以元城郑氏现在名声,找个好人家不难,但怎么找,肯定没郑鹏找得好,因为平时接触的人都不同。

    “耶,你说什么呢,女儿不理你了。”郑冰俏脸一红,跺了跺脚,红着脸跑远了。

    阿耶也真是的,当着自己的脸说这种事,也不给自己留点面子。

    “这妮子,越大越不听话,大哥也不是外人,有什么害羞的,没点规矩。”郑孙氏在一旁笑骂道。

    郑鹏笑着说:“四叔,四婶,这事正想跟你们商量,元城这小地方太小了,好人家不多,我想把小冰带到长安,你们也知道,长安青年才俊多”

    “那太好了,让小冰去长安见识一下也好。”郑元旺一口答应。

    “四婶的意思呢?”

    郑孙氏吓了一跳,没想到郑鹏还会问自己的意见,闻言有些受宠若惊地说:“大大事听当家的。”

    “那好”郑鹏斩钉截铁地说:“四婶给小冰收拾二身换洗的衣裳,不用带什么东西,要什么到长安再置。”

    郑元旺一边答应一边连连感谢。

    这时饭菜准备好了,管家郑福邀众人坐下,女人和孩子坐一桌,郑鹏和家中成年男丁坐一桌。

    菜香酒醇,在郑鹏的招呼下,众人开心地享用起大餐,郑鹏一边吃,一边对坐在身边的郑长铎和父亲郑元家说:“大父,阿耶,我想跟你们说点事。”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