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387 新式物料

    郑鹏打开一看,很快明白是怎么一回事。(www.k6uk.com)

    说是设计,其实就是一个简略图,简单画出一个轮廓,例如哪里是内宅,哪里是外堂,亭台在哪里,假山在哪里,湖又设在哪里,隐隐可以看出哪个风格,仔细的设计还没有出来。

    虽说看起来有些简单,但可以看出,三个设计有明显不同的风格,一种是江南园林式风种,一种是徽派建筑,最后一种是晋式建筑。

    一夜之间画出三种不同风格的设计,还是手绘,但走廊、亭台楼阁、假山池塘清晰地表现在纸上,这已经很了不起。

    郑锦伦的性格应是让客人提要求,然后挑选自己喜欢的大致风格,剩下就是他自由创作。

    “这张不错”郑鹏犹豫了一下,很快选定江南园林风格的画卷。

    徽派建筑有气势,晋派建筑显厚重,江南园林风格温馨自然,郑鹏注重舒适,首选就是园林风格。

    听郑永阳透露,眼前这位郑锦伦最擅长就是园林式风格。

    “好,就它。”郑锦伦倒也干脆,连为什么都不问就同意,一边答应还一边动手收画卷。

    在他心中,这个项目和郑鹏有互动到此为止,到时郑鹏只需要及时提供费用就行。

    郑鹏突然开口道:“郑叔,你的设计不错,不过我要提几点小小的要求。”

    “哦,你有什么要求?”郑锦伦开口问道。

    作为雇主,郑鹏自然有提要求的权利。

    郑鹏拿过画卷,指着中央的地方说:“郑叔,我希望把湖边的亭建在湖中央。”

    “可以”

    现在一切还没开建,郑鹏是雇主,有要求很正常。

    “花园希望以四季为主题,这样四季都可以看到盛开的鲜花。”

    “这个容易。”

    “我要在西北角,也就是临街靠湖的位置,修一座邀月楼,站在楼顶要看到整座元城。”

    登高望远,每个人都喜欢,家里有一座可以眺望县城的阁楼,这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

    郑锦伦眼中一喜,对他来说郑鹏越多要求,他就有机会做出满意的作品。

    “没问题,不过修筑一座三到五层、约八丈的楼阁,造价可不便宜。”郑锦伦提醒道。

    在绘图前,郑锦伦仔细看过面布局和环境,元城只是一座小城,房子多是二层高,但是很多人家都种有树木,要想眺望整个县城,这座邀月楼的高度可不低。

    古代没有钢筋水泥,像修筑多层的高楼,绝大部分选用木材结构,因为砖石的粘合度不适合高层建筑,而木材的榫卯结构可以承受足够大的压力,但这些工作需要很高技巧的工匠才能胜任,除了需要大量优质的木材,成本和难度也很高。

    对勤劳聪明的华夏人民来说,就是没有钢筋水泥,修筑高楼并不困难,远在北魏时期,孝明帝熙平元年,也就是公元516年,北魏王朝开始在洛阳城大举修建一个规模宏大且为洛阳千寺之冠的佛塔,该塔高九层,有四十九丈之多,塔身大约高1671米,如果再加上塔刹,足有147米之高,可惜存世16年因雷击起火倒下;武则天在位期间,修筑高达294尺的明堂,约合88米高。

    现在只是修筑一座八丈的楼阁,只要钱到位,技术不是问题。

    郑鹏点点头:“钱不是问题,对了,为了保持水质清澈,我想池塘用活水。”

    “这里离河近,可以修一条暗渠把河水引入,不难解决。”

    郑鹏提的条件越多,郑锦伦的态度越软,跟一开始强硬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作为一个喜欢修宅子的郑锦伦来说,他不是听不进意见,而是不喜欢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在后面指手画脚,或蛮横打破设计的完整的和谐,听到郑鹏提出的条件很专业,他的态度也开始认真起来。

    “我希望工期越短越好,最好在一年内完成,没问题吧?”郑鹏一脸期待地看着郑锦伦。

    “怎么可能”郑锦伦吃惊地说:“寻常的宅子也要一年半载,飞腾,你的宅子虽说只有三进三出,可要求可不小,宅子要起,水渠要修,阁楼要筑,这些不仅耗费巨大,还很耗费时日,就以阁楼为例,就算你有门路,及时购入大量合适的木材,但是万丈高楼也需要平地起,那些榫卯结构,不能差上一丝一毫,从打造到校对,需要化费大量的时间,像一些石雕、石板之类,需要因地制宜现场打造,这些需要很多时间,以我估计,三年能修成,已属不易。”

    一套好的宅子,不仅要认真,还要用心,不是有钱就能快,郑鹏说一年就想完成,简直就是一个难题。

    “不能加快一点吗”郑鹏皱着眉说:“钱方面不用担心,物料方面,贵乡郭氏和旭升兄说过,会全力帮忙,应该不是问题,各式工匠超过三百人,帮工要多少有多少,这样会不会快一些?”

    古代女子,十二岁就可能嫁人,再过三年绿姝都成“老姑娘”了,就怕绿姝能等,崔源那老小子中途反悔。

    “飞腾,慢工出细活,难”郑锦伦一脸为难地说:“不满你说,建成不难,但建好不易,特别是那么高的阁楼,质量一定要修好,一不小心就会出事故,某的声誉可以放在一边,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后悔莫及。”

    郑鹏想了想,开口问道:“郑叔,你的意思是,由于人手和材料的问题,对吧。”

    “对!”

    “我觉得,这些问题其实可以解决。”郑鹏突然语出惊人地说。

    “说说”

    郑鹏开口道:“简单,假设这宅子是一个工程,我们可以把这个工程分割成多个工程,例如开凿水渠是一个工程,挖湖造泊是一个工程,起宅子是一个工程,造园林又是一个工程,多个工程同时开工,这样可以节约大量时间。”

    “的确可以这样,但是物料呢”郑锦伦有些不太乐意地说:“修筑宅子不是砍柴烧火,很多物料在用之前,需要作防腐防蛀,这些需要大量的时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牵一发动全身,有可能一处小地方做不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如果我用一种新的物料,这种特料软时如泥,硬时似铁,可以塑造很多造形,不怕风吹日晒,不怕雨淋虫蛀,修筑起来后,坚固度比木材、砖石强度还要高,最得要的是,可以大大缩短工程的时间,郑叔,你觉得可行吗?”郑鹏突然一脸神秘地说。

    郑锦伦闻言楞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不过他很快有些疑惑地说:“新的物料?有这种神奇的物料吗?”

    软如泥,硬如铁,可以随意造形,还怕天气和虫蛀,天下还有这种物料?

    “我说有,就肯定有,郑叔,你忘了脚踏车吗,我用一堆别人认为没用的木头,跑赢了突骑施的千里马,相信这件事郑叔也听说吧。”郑鹏笑嘻嘻地说。

    “听过”郑锦伦点点头说。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郑叔,不如我们联手,一起打造一段佳话,不仅宅子修得好,还要修得快,你看怎么样?”

    “反正你是东家,好,就依你。”郑锦伦只是犹豫一下,很快就答应下来。

    说到底,郑鹏是自己人,对荥阳郑氏出了大力气,再说这次是郑鹏自己的钱,郑锦伦也就是配合一下,对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来说,不断挑战自我才是进步的动力。

    成功了,名声大增,输了,也是郑鹏背锅,无论怎么样,都能增加很多经验。

    不知为什么,郑锦伦心中有几分莫名的激动,想看看自己跟郑鹏合作,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太好了,郑叔,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郑锦伦摆摆手说:“不用,我这个人是劳碌命,越忙越高兴,飞腾,你所说的那个物料,到底是什么,是泥瓷吗。”

    软如泥,硬如铁,可以随便塑形,郑锦伦想来想去,只有用泥烧出来的瓷有这个可能。

    泥很泥,可放在窑里烧的话,只要配方合适,会变得非常坚硬,可问题是瓷很脆,郑锦伦曾尝试过用瓷这种材料应于修筑,发现除了装饰外,并不适合用作修筑。

    不夸张地说,有时打桩用力一点,也会震碎、震裂。

    想像力还真是丰富,郑鹏也不隐瞒,径直开口说:“泥是泥,不过不是泥瓷,而是一种叫水泥的物料。”

    水泥的出现,对建筑行来说是一种划时代的发明,让人类的建筑显得更加多样性。

    郑鹏读书的时候,曾经加入一个科技兴趣小组,参加很多有趣的科学实验,像热气球、玻璃、水泥这些都去尝试,那是一个资讯发达的时代,还有老师指导,所以绝大部分都成功。

    特种水泥有难道,但普通水泥不难,主要原料是石灰石和粘土,都是很容易获得的材料,经破碎、配料、磨细制成生料,然后喂入水泥窑中煅烧成熟料,再将熟料加适量石膏就成成形,生产并不困难。

    有了水泥,不仅修阁楼变得简单,像引水、铺路这些也变得容易,这样可以短时间保质保量修筑起一座漂亮的宅子,算是“筑巢引凤”。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