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03章 麻烦

    星璇要塞所有拥有指挥权的高层都被舒绿带走了,所有战斗梯队都由曾阳直接命令指挥。(看啦又看)

    此时的启明要塞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一艘艘战斗飞船朝着彭萨要塞前进,在空中铺展如蝗虫过境。

    在舒绿等人回航的时候,就接到了要塞被袭击的通知。

    显然即便岳首长没等到与星璇要塞的人汇合,依然在约定时间内对彭萨要塞发动了攻击。

    说句公平的话,如果舒绿是岳首长也会不会放弃这样的时机。

    彭萨要塞的机甲部队全部被派出去占领补给点了,部分战斗梯队在要塞外清剿虫族,要塞正是防守空虚的时候。

    这种时候发动攻击,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大的利益。

    正在加固要塞顶部的工作人员远远看到飞船靠近,心中疑惑了片刻,便意识到事情不好,他们的飞船都是朝南方派的,要回航也是从南朝北飞,这些从北朝南飞的,一看就来者不善。

    “快跑!”

    不知谁喊了一声,工程队的人先后顺着通道朝要塞内部跑。

    轰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晃动出现,要塞顶部一阵血肉横飞,就连已经进入了要塞的部分工作人员也受到了波及,脚步不稳,顺着施工梯滚了下去,顿时一阵哀嚎。

    他们都知道这一回惨了,要塞的医疗队被虫族祸害殆尽,他们受了伤得不到救治,很快就会疼死。

    就在他们绝望的时候,顾副官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往他们嘴里塞了一颗糖豆一样的东西,他们下意识吞下之后,腹部旋即升起一股暖流。

    身体里的疼痛神奇的消失了,就连身体上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谢谢顾副官!”

    顾月诚根本没空理会向他致谢的人,现场还有伤势更严重的工程队员,一些人断手断脚,血流如注,如果不马上救治,很快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

    凤清和舒绿几乎将全副身家交给了他,当然除了不能交的除外,他身上带的丹药可谓相当丰富。

    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几颗断续丹,塞进断了手脚的人嘴里,然后围观群众就看到,这些人的断肢处如雨后新芽一般缓慢向前延伸,最后长出了一截新的手脚。

    只有一个工程队员伤得太严重,一颗丹药的药力,只让他的手长到手腕处就停了下来。

    顾月诚又给他塞了一颗断续丹后,那诡异停止生长的部位才继续往前延伸,长成了一只完整的手。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只要不被炸成碎片,就有得救吧。

    果然选择跟随舒绿是正确的,在这样的人的领导下生命安全可以得到最大保证。

    “都别愣着了,赶紧将伤员扶走,手脚刚长出来的人,这几天不能做剧烈运动,不能提重物。”

    又是一阵剧烈摇晃。

    所有要塞都有统一的缺点,那就是顶部,启明要塞现在死命攻击顶部,整个要塞顶部都有裂开的迹象。

    “工程队损失多少?”

    总工程师站在顾月诚身边恭敬汇报:“我们发现敌方飞船发现得比较早,撤离得也快,受伤的……已经被您治好了,直接被炸死的一共十三人。只是穹顶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一旦穹顶被打破,我们就是待宰的羔羊。”

    顾月诚看着穹顶心中也隐隐有着担忧。

    如果舒绿在这里她会做些什么弥补漏洞?

    凤清紧急用手里的阵盘加固了要塞围墙,只是阵法等级不够高,加上范围拉得太大,加固的效果到底如何,他也不敢肯定。

    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他正准备过去支援顾月诚那边,却看见顾月诚迎面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麻袋。

    “你干什么?”

    凤清在面对舒绿时,还能收敛他的冰山性格,毕竟是小师妹嘛,要温柔对待,可顾月诚就没有那样的优待了。

    “这是是阿绿离开之前交给我的,说是阵石,你看看用不用得上。”

    这些阵石都是舒绿练习炼制时,根本停不下来,而炼多出的……一大堆。

    顾月诚手里的麻袋就是装谷子的那种普通麻袋,根本没有阻挡神识的作用。

    凤清神识一扫就发现里面都是一模一样的铃铛造型的石头,只是石头上内蕴着一股能量,让他都觉得有些心惊。

    里面除了石头还有几幅阵图,阵图画得浅显易懂,该放置阵石的地方都用文字说明了,其他的连线上都标注着方位和距离。

    布置这样的阵法,对于金丹期修士来说根本不成问题。

    阵图不止一张,纸上也标注清楚了,有防御阵,有攻击阵,防御阵有三种,攻击阵有五种之多。

    “你组织工程队撤离穹顶,我来布阵。”

    顾月诚拉住凤清,凤清眉头微蹙,正想开口让顾月诚留下来,就听到……

    “我也不说帮忙的话了,那种战斗我也帮不上忙,但你好歹带上青鸟吧,他也能吐吐火啥的。”

    凤清刚张开嘴,想说他指使不动青鸟,却听见顾月诚又开了口。

    顾月诚大喊出声,“大傻鸟你要是不出来帮忙,等你家主人回来了,我一定会好好告你一状。”

    话音刚落,青鸟就翻着死鸟眼,悠悠地飞了出来。

    原来他一直都没有飞远,就待在顾月诚他们周围看热闹,顾月诚用那种音量叫他,他听不见才是装疯迷窍。

    “你竟敢威胁天下第一美鸟,你给我等着。”

    “啊,我等着,可我要是发现我的衣服、鞋子什么的被烧没了,一定会让你家主人出钱买。”

    青鸟死鸟眼一番,差点气成了真死鸟。

    他不想再跟顾月诚说一句话,直接伸爪抓着凤清的后衣领,朝着穹顶飞去。

    凤清背着手,遥遥向顾月诚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果然恶鸟得有恶人磨啊。

    已经有留守要塞的战士冲向了穹顶,去守那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危险的一道防线,他们紧了紧手中的手提式聚能炮,准备穹顶一破,就给天空中的飞船来一发,只要打落一艘飞船,他们就赚了。

    “凤副官。”

    所有人看到凤清都惊了一下,他们没想到凤清会在如此危险的时刻与他们站到一起。

    下一刻他们就更惊了。

    “所有人都退到下面一层去。”

    啊?

    啊!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