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一千三一一 我们失去了很多,但还有希望

    小红被女神们拉起来是大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天堂山已经成了整个费恩世界的狂暴之心。(m.sites3.com手机阅读)

    从混沌云海到第一层通往第二层的天顶,汹涌的力量奔流冲刷,已经有若干艘战舰在残破的圣光天阶下撞成了残骸,银月之心更是不受控制的上升,似乎要去堵住那个风眼。

    世界根源的力量法则正在转变,因为世界之墙这股内部最大阻力的消失,力量循环骤然加速。

    这既意味着胜利,又意味着灾难。

    银月之心的指挥所里,看着晶格炉节点炉阵列的输出功率、灵子加速器的分辨率等各项指数直线飙升,包括萨尼娜在内的官兵们瞠目结舌。

    云海之上,赤联战舰和战机还在像飞蛾投火般冲向圣光天阶的顶端,从舰队司令到各舰舰长跳脚大叫,也无法让主控虚灵控制住战舰,毕竟虚灵根本适应不了从功率到分辨率的全面提升,没有预先的控制律让它们参考。

    事实上凡人的状况比堡垒、战舰和战机还要糟糕,痛苦、圣堂、旗手之类特质的赤红超凡者还能抑制住因为力量提升而导致的灵魂躁动,其他特质的就各有状况了。

    生命系的最多姿多彩,他们变化出大大小小的飞禽走兽,在浮陆和天空轰隆隆冲撞角力。好些专精生命系的战机驾驶员乃至战舰舰员直接爆了战机和战机,化身巨兽在天空骑机扒舰,其中某头像是长臂猿的家伙还非常眼熟。

    破坏系的动静最大,他们疯狂吼叫着,轰出道道血色金光,在浮陆上炸出大大小小的坑洞。看这趋势,用不了多久天堂山第一层就要变成遍布环形山的宇宙天体。

    万萌系的让状况变得更加混乱,他们换上五彩缤纷的鲜艳服装,挥着小星星魔棒之类的道具,洒下漫天粉红光晕,还冲进人堆们施放群体兽耳术之类的娱乐神术,而受害者还以为是在庆祝胜利毫不防备。

    告死系的则忠实的充当着丰富背景的群众演员,他们在浮陆和天空中相互追逐,不停的切换着隐匿状态,拉出道道水晶涟漪,再撞在一起炸出团团晶莹剔透的礼花。

    蓝龙天团的歌手龙们还在雪上加霜,她们唱起了节奏极为明快的胜利战歌,让还保持着一丝冷静的人根本无力挽回局面。

    直到小红起身,虚影一直膨胀到顶天立地,周身还爆出连绵礼花,那是女神武装爆裂的迹象,实体也追着虚影急速膨胀,喔喔大叫“我快撑裂了”,女神们才注意到不对,自制的同时,也赶紧带着圣堂和旗手们平息这股汹涌的躁动。

    浮陆之上,股股黑气升腾而起,也让赤红超凡者们纷纷冷静下来。

    那是信仰特蕾希娅的超凡者们,基本都来自蓝约派来的盟军部队,也即救世军七十四军团。

    秩序女神海姆湮灭,特蕾希娅带着世界之墙沉沦到不朽之源,所代表的道路被世界排斥,成了堕落之神,依旧还信仰她的灵魂,自然也受到了沾染。

    某艘虎鲸的舰首破开一个大洞,舰长变成了巨型大猩猩抱着舰首挠胳肢窝乱叫,正好也将战舰朝浮陆下拉去,而不是冲向圣光天阶之上那个破口。

    “我们不是胜利了吗?为什么会是这样?”

    “特蕾希娅应该取代了海姆的意志,平息这场战争啊?”

    战舰里,大姐头纳杰伊塔和安卡蕾抱着头缩成一团,身上溢出缕缕黑气,痛苦的呻吟和叫喊着。

    变得强烈的力量循环让赤红超凡者躁狂,让堕落超凡者痛苦。

    纳杰伊塔两眼散焦,甚至怀疑起了这场战争的意义:“这是场骗局!我们被赤联骗了!”

    “他们的目标不是拯救特蕾希娅,而是毁灭!”

    “这不可容忍!”

    塔斯米手足无措,他当然不认同纳杰伊塔的看法,可他不知道怎么劝解,而且她和安卡蕾身上冒起的黑气就是明证。

    特蕾希娅没有湮灭,自然是夺回了自己的意志,但却成了堕神,塔斯米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不管是海姆的永恒秩序,还是特蕾希娅的理想国,都被费恩世界否定了……”

    “不,是被费恩世界的凡人们创造出的新生力量否定了。”

    “引导着费恩世界的力量循环开始向新的方向流动,那是更大也更有力的循环,正在推动费恩世界不断前进……”

    一幕影像忽然从塔斯米的随身助手里投射出来,那是卡玛克在转发红网中的通讯。

    影像中,浑身裹着黑气的特蕾希娅,牵引着亿万灵魂缓缓下沉,她留下的神谕也渐渐飘渺。

    费共前总枢机,天堂山之战的总指挥李奇-普雷尔,正在用沉痛的语调解说。

    “特蕾希娅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她自愿沉沦到不朽之渊,将抗拒这种变化,继续伤害费恩世界的灵魂和力量也带了下去。”

    “不朽女神特蕾希娅,让我们跟她道别,我们将永远纪念她,但不希望再次见到她。”

    “当她再度降世时,意味着费恩世界已经停止了前进,还衰落到了深重的苦难中。”

    “那意味着我们的失败,意味着我们辜负了她的期盼,她的牺牲将毫无意义。”

    “对在这场战争中牺牲的无数凡人们来说,那更意味着我们的背叛。”

    “同志们,战友们……”

    “所有在这场战争中为未来而战的凡人们……”

    “让我们把悲伤放下,放眼未来吧!”

    末了李奇用激昂的语调说:“我们失去的很多,但我们得到的更多。”

    “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拥有了希望!”

    卡玛克可不是呆头呆脑的虚灵,而是被“点化”过的高级虚灵,在塔斯米眼里还是一位“世外高人”,当然塔斯米经历了这么多,早就“明白”,卡玛克其实就是那位牺牲在瓦伦丁北方田野里的赤红超凡者留下的残魂,那也是个很美丽的少女啊。

    所以卡玛克跟着李奇这句话投影出来的影像,被塔斯米当作了卡玛克的提示。

    那是个跟特蕾希娅很像,但更青春更明丽的少女。

    “没错!”

    塔斯米恍然:“希望女神蕾娅陛下就是特蕾希娅陛下啊!”

    “沉沦的特蕾希娅陛下只是过去,蕾娅陛下继承了她的意志,会带领我们继续前进!”

    “大姐头!安卡蕾!不要伤心了!”

    “相信蕾娅陛下吧,把她当作特蕾希娅陛下一样信仰吧!”

    纳杰伊塔和安卡蕾呆呆的看着卡玛克投影出来的蕾娅影像,眼中的痛苦和迷茫渐渐消散。

    当她们不再从身上弥散出黑气时,痛苦到极致以至扭曲的面容终于缓和下来。

    “蕾娅陛下吗……”

    “她带来的希望,到底是什么呢?”

    纳杰伊塔和安卡蕾呢喃着,觉得灵魂又有了归处。现在虽然还没能触摸到那条道路,可她们的灵魂已经从沉沦之中挣脱出来。

    她们信仰的是作为凡人的特蕾希娅本身,而不是特蕾希娅的理想国,这让她们能够很快的挣脱出来。

    其他特蕾希娅信徒虽然没有被提醒,但灵魂的沉沦也只是短暂时间,他们很快被特蕾希娅的牺牲所感动,从而让自己的信仰更加坚定。

    特蕾希娅的意志已经沉沦,无法再回应他们了。他们的信仰之力无所依凭,只能落在虚空中,这让他们失去了力量。

    不过费恩世界没有重启,凡人们都好好活着,特蕾希娅信徒们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未来他们应该会找到各自的道路。在超凡力量循环加速的此刻,这样的未来并不遥远。

    主位面的唐古斯神殿山,已经有特蕾希娅信徒完成了这样的转变,而且还是位特蕾希娅圣女。

    身上冒着黑气,面容狰狞,正在承受巨大痛苦的另一位圣女,看着溢出淡淡白金光辉的特蕾希娅圣女尤莎,难以置信的问:“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把对特蕾希娅陛下的信仰,转换到对蕾娅陛下的信仰上呢?你是可以直接聆听到神意的圣女啊!”

    “公主殿下啊,不要那么死脑筋嘛。”

    前圣女尤莎说:“特蕾希娅陛下不是传下了神谕,让我们拥抱希望吗?”

    “我记得特蕾希娅陛下的女儿蕾娅已经是希望女神了,这就是说让我们改信蕾娅陛下。”

    “这也是遵照神谕办事啊。”

    依旧还是特蕾希娅圣女的波迪娜公主无法理解;“信仰怎么可能被一个简单的命令改变呢?这样的信仰还叫信仰吗?”

    “而且蕾娅陛下我们根本不熟悉,不知道她的希望神职是什么,你怎么就这么容易改过去了呢?”

    尤莎也是一脸不理解的摊手:“我们山里人秋天猎物多就多打点用盐腌干,冬天打不到猎物就吃干肉,信仰跟这样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同啊,需要变的时候就变呗,只要让生活更好日子更幸福。”

    她摸着嘴唇,眼里升起憧憬:“蕾娅陛下我的确了解得不多,不过至少我知道她很喜欢吃。信仰她的话,祷语恐怕也是陛下啊今天我吃得不够美味,我要更努力,这样的信仰我完全接受啊,我会是非常虔诚的信徒!”

    “再说了,不是传言蕾娅就是特蕾希娅陛下的转世吗?这位特蕾希娅这么说,显然是认可了这种传言,那么改信蕾娅,迎接新的世界,应该顺理成章啊。”

    波迪娜直愣愣的看着她,身上的黑气一点点变淡,直至消散。

    当然她并没有像尤莎那样马上就改信了,而且并不轻信蕾娅就是特蕾希娅的这种传闻。

    但她觉得,如果尤莎只是这么想的就轻易的获得了新的神力,她还固执于之前的信仰,似乎太愚蠢了。

    她完全可以换一条道路,继续坚持对特蕾希娅的信仰,虽然那还不是一条信仰之路,没有神国,更没有女神坐在神座上。可只要自己坚持这样的信仰,哪怕是沉沦下去的特蕾希娅,也会分离出新的意志,供她们这些信徒膜拜。

    瓦伦丁,原有的帝都已经沦为泽国,海湾涌入陆地,将圣阶城跟更北面的陆地分开。

    跨越数十公里宽的海湾,与南面圣阶城遥遥相对的陆地,被浓密的雾气遮住。

    雾气实际是一道无比宏伟的结界,隐约能看到紧邻海湾的地方,雄伟高墙乃至堡垒正在搭建。

    曙光帝国仍在,但已只拥有北方三国。

    瓦伦丁仍在,也只剩下昔日北部郊区。

    但只要名义仍在,实质就在,就像皇后怀着的曙光血脉一样,曙光帝国与特蕾希娅同在。

    被定为临时帝都的狮王城行宫里,布林托与王座上的皇后奥弗琳对视着,两人身上都散逸出浓稠黑气。

    “不管是海姆,还是特蕾希娅,都不是真正的秩序女神。”

    “真正的秩序女神,是那个摆脱了凯拉斯卓和凯姆遏制,同时也没被海姆取代,由特蕾希娅纯粹神性主导的崇高意志。”

    “不可能失败,现在这个向凡人屈服,自甘沉沦的特蕾希娅意志,不过是凡人特蕾希娅意志的复制品,并不是真正的。”

    布林托说:“秩序女神只是暂时沉睡了,现在仅仅只是暂时的挫折,世界最终会重回正轨。”

    奥弗琳叹气:“但我们不知道这会持续多长时间,我们所做的准备,是否能熬过这段时间。”

    布林托的语气异常坚定:“北方三国还有两千万凡人,大多数人信仰秩序女神特蕾希娅,他们的灵魂已经与这个结界同在。”

    “只要结界激活,凡人的信仰之力就会跟现有的沉沦神力割裂,转换到秩序女神上。”

    “结界之内的世界会一如往常,在这里还有有纯净和强大的秩序神力。”

    “这不意味着我们就此不能离开结界了,只要将圣魂像放在战舰里,就是一座移动的圣魂殿,可以庇护我们自由的在主位面行动,甚至在各个位面行动。”

    “圣魂与结界一体,也与结界中的每个灵魂一体。敌人想要摧毁这样的结界,就意味着消灭结界内所有灵魂,这跟他们鼓吹的保卫凡人的口号是不符的。”

    “只要我们不主动出击,我相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会来干涉我们。”

    奥弗琳眉梢跳动,显然也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布置。

    她还有些不明白:“那些圣魂是怎么来的呢?”

    布林托淡淡的笑道:“当然是那些在秩序女神特蕾希娅时代,为吾主献身的虔诚灵魂,在为海姆准备灵魂的时候,我们特意留了下来。”

    “数目的确不算太多,但只要这些圣魂能够运转,新的圣魂也能源源不断的产生,我们可以暂时蛰伏在世界边缘,坐看那些悖逆凡人们的失败。”

    感应着堕落神力浸染灵魂的痛苦,奥弗琳深深叹息:“好吧,大主教,启动结界吧。”

    布林托浅浅鞠躬,发出了信号。

    等待了不知多久,窗户外的天空渐渐明亮,日光中弥散着淡淡的亮金光尘,也让奥弗琳和布林托身上的黑气急速变淡。

    “成功了……”

    奥弗琳却没什么喜色:“布林托,这是当初忠诚神廷也用过的手段吧?”

    布林托先点头,再摇头:“这样的……技术是有的,但并没有发展到这样的程度。”

    “那时候神廷可以通过凯拉斯卓激发凯姆的力量,现在是用圣魂模拟,所以只能依附在结界里。”

    奥弗琳深沉的道:“很好,我们就安静的等待吧,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会被精灵海军击败。”

    布林托附和道:“是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将会重建世界,重塑力量循环。”

    大厅之下,地底深处,秩序之手们搬运着沉重的棺墩,把它们一座座的竖立在奇异的淡淡金焰中。

    就在不久前,这些金焰还是浓稠的黑气。

    战团长埃米丽拍着一座安置好的棺墩,脸上浮动着混杂了虔诚和激动的神采。

    “谢谢你,姐妹,希望在你的灵魂燃烧完之前,我也能跟你一样,为守卫吾主的残影,等待吾主的降临献出一切。”

    这些棺墩像一根根立柱,在金焰中蒸盈出更浓稠的金光,顺着导线延伸到建筑的地上部分,在顶端变作无形的力量冲击,直没天顶,跟上空的结界融为一体。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