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73章 被灭口了

    ♂

    “查到对方的身份了,不过对方处于什么目的伤害平笙的,还不知道。(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翊笙如实告诉他。

    昨晚在平笙受伤的第一时间,他就立刻打电话给凌霜报警了。

    只是对方是蓄谋已久、有备而来的,凌霜跟他说对方很狡猾,具备很强反侦察能力,没有那么容易能捉住对方。

    温戚君冷静而霸道地说,“把你查到的资料发一份给我,我派些人一起调查。”

    人多一些,能快些查清楚。

    “嗯。”翊笙点了一下头,“你们打算在北斯城呆多久?”

    “明天就要回京都了,不过就算我回了京都,也不影响我追查伤害小笙的凶手。”温戚君语气冰冷而凌厉。

    ……

    中午,

    温家一家子在温平笙这儿吃午饭。

    温母本来打算喂女儿的,但被温平笙严肃、坚决地拒绝了。

    饭吃到一半,门铃声响起。

    翊笙起身去开门,透过猫眼发现门外之人是温逸舟。

    门一打开,温逸舟就问,“我爸妈和我哥他们在么?”

    “嗯。”翊笙颔首。

    温逸舟一听,就怒气冲冲地朝客厅走去,然后看到其他人在用餐厅吃饭,他走过去,特别生气地说,“爸、妈,你们连夜跑来北斯城看小笙,为什么不叫上我一起?我还是不是你们亲生的?”

    今天早上,他起床下楼吃早餐,然后发现用餐厅只有他跟黛西,问了管家得知他四哥从部队赶回家后,他父母和四个哥哥连夜包飞机来北斯城了。

    “你那时候已经睡觉了,你白天赶通告那么辛苦,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本打算今天再打电话告诉你的,但是你手机关机了。”温母淡定地解释。

    “你们……我现在严重怀疑我是捡来的!”温逸舟气愤道。

    太过分了!

    来北斯城看小笙也不叫上他。

    以后,他有什么最新消息,都绝对不告诉他们了!

    温父问小儿子,“吃午饭了吗?”

    “没有!刚下飞机就赶来了,哪来的午饭吃?”温逸舟生气,说话的语气也冲,对翊笙说,“给我盛碗饭。”

    翊笙目光冷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进厨房去拿碗筷了。

    温逸舟面对自家妹妹,立刻端出慈祥老父亲的态度,“小笙,手伤怎样?疼不疼?还有,我决定搬回来保护你。”

    “不欢迎。”从厨房拿碗筷出来的翊笙毫不犹豫、冷酷无情地拒绝道。

    “这房子是我家小笙的,我想来我家小笙这儿住就来,你管不着。”温逸舟还在生气家人丢下他,跑来北斯城的事,因此,对翊笙说话也不客气。

    “行吧。”翊笙朝他扬起一抹温柔而灿烂的笑容。

    可温逸舟却看得毛骨悚然的,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过随即他想:为了保护他家小笙,就算牺牲他自己也是值得的。

    翊笙问他,“你来北斯城,那黛西怎么办?”

    温逸舟自认为很机智地说,“让我妈帮看着她,她不是我妈的对手。”

    他有句mmp想讲,翊笙这混蛋把黛西这个大一个麻烦甩给他,他每天都被黛西折腾得够呛的。

    尼玛,要不是为了他家小笙,他早就甩手不伺候了。

    “我拒绝,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我这把老骨头可禁不起那臭丫头的折腾。”温母冷冷地拒绝了小儿子的请求。

    “你信不信我把黛西也带来北斯城?”温逸舟威胁道。

    “你信不信我打死你!”温云行简单粗暴地说。

    温逸舟怂怂地哼了一声,不跟他们说话了,专心吃饭。

    这时。

    短信提示声响起,翊笙拿出手机一看,是凌霜发来的短信。

    凌霜在短信里跟他说,昨晚袭击温平笙的凶手已经找到了,不过凶手已经死了,极有可能是被幕后主使者灭口的;还有一点就是,凶手曾是图图诱之的爱慕者,疯狂追求过图图诱之一段时间,但被拒绝了。

    看到这样的消息,翊笙清冷的脸色闪过一抹阴沉,稍瞬即逝。

    “安安发来的短信,问平笙的伤势怎样。”翊笙向大家解释了句,然后动动手指回复短信。

    其他人没有察觉翊笙的异样,但温戚君却将他的细微反应看在眼里,只是并未追问些什么。

    吃过午饭。

    温戚君借用温平笙的书房,把翊笙叫了去。

    没等他开口问,翊笙就主动说了,“凌霜发来的短信,说刺伤平笙的凶手已经找到了,但死了,估计是被人灭口的,凶手曾是图图诱之的爱慕者。”

    “会是图图那个女人买凶想杀小笙的吗?”温戚君神色冰冷,语气凌厉地问。

    “不知道,图图一家昨天才跳出来碰瓷平笙,并且很快被接触了;如果平笙这时出什么事,我们都会第一个想到的是她,我想那个女人还没有那么愚蠢,但也不排除狗急跳墙。”翊笙说道。

    只是如果幕后主使者是图图,那她灭口了那个凶手,还这么快就被警方发现了。

    这样的做法,实在透着令人猜不透。

    温戚君,“我让人查一下图图那个女人在哪里。”

    如果真的是图图诱之想杀他家小笙的话,他要那个女人不得好死。

    “嗯,凌霜跟我说的就这些,如果再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唐家跟凌霜有特殊的交情,凌霜是看在唐家的面子上,才会将所查到的东西,第一时间告诉他。

    脑海中闪过一个猜测,随即温戚君问,“对了,昨天晚上的直播,记者说图图半个月前,是跟两个外国男人离开的,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听他提到这个,翊笙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实际5月23号那天,小区的监控被毁了,是那个小区的一个目击证人微博私信告诉我的,对方表示说是平笙的书粉;昨天图图父母的新闻闹上热搜后,对方就跑来跟我说,那天晚上,那人加班回到家,然后深夜出来遛狗,看到图图跟两个外国男人离开的。”

    “为了保护那人的,以免遭到报复,我就让记者诈图图的父母,说是拿到小区的监控录像。”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