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13章 果然,凭本事单的身

    安小兔听完他的解释,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过了好半晌。

    她才清了清嗓子说,“咳,你去做手术,不怕有什么不良后遗症,或者以后想要宝宝却不能恢复吗?”

    毕竟,她觉得男人最脆弱的就是那个地方了。

    弄不好以后就不能用了,囧。

    “这是一项很小的手术,只是把输精管阻断了,如果想再要宝宝的话,去医院做复通手术就可以了,成功率在95%以上。”他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然后又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惹得安小兔小脸涨红,瞪他一眼,并且握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突然,看到了什么人,安小兔拍了拍他的手臂,“聿城,那个不是温平笙温小姐吗?”

    “嗯,她会在这里,也没什么奇怪的。”唐聿城冷淡地扫了眼不远处的人影,便收回了目光。

    觉得看别人,还不如看她。

    “快看,她好像朝翊笙走去了。”安小兔又有些激动地说。

    为了配合她的小八卦,唐聿城只好在一起抬起眼眸,朝翊笙的方向望去……

    ……

    温平笙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男人,她暗暗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心情有些忐忑地走到翊笙跟前。

    双手将明信片和钢笔递到他面前,举止得体,礼貌客气地说,“安先生,你好!能给我签个名吗?”

    她认识安翊笙,是在两年前,唐墨三少被人算计,陷入私生子风波。

    当时她也吃了一下瓜,但并没有站队。

    后来唐家贴出真正的dna鉴定报告打脸宋湘茹,同时也贴出了做dna鉴定的人,正是安翊笙。

    恰巧那时她的第一本漫画正好完结,准备开新本,但是新本男主的人物形象一直没有头绪。

    不经意间看到这个男人的证件照,她瞬间觉得这个男人的气质清贵逼人、容貌绝尘无双,那淡薄如冰的眼神,简直就是不被尘事所扰的谪仙。

    温平笙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内心有多悸动 :窝草窝草!这是我新本的男主,他怎么从我的画里跑出来了。

    于是,男主的形象设定就一锤定音了。

    后来她还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男人的公开资料,他在网上的资料不多,但都是传说——鬼才医生。

    翊笙目光冷淡地看了她一眼,“不能。”

    “……”温平笙。

    “还有事吗?”翊笙又冷问。

    “没事了。”

    温平笙也脸色淡了下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

    “翊笙对她似乎不来电。”陪她看完了短短的一场戏,唐聿城评价道。

    安小兔不太愿意面对事实,自我安慰说,“不一定是不来电啊,除了我,翊笙对谁都那么冷淡,他只是比较慢热而已;我看那个女孩子,应该是喜欢翊笙的,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

    说着,她就从沙发站起来,“我去问问翊笙,刚刚那个女孩子跟他说什么了?是不是递清楚了。”

    “应该是想让翊笙帮写字之类的。”他看到了温平笙手里拿着一张纸和钢笔。

    见她真要去找翊笙,唐聿城立刻挽着她。

    可以说非常形影不离了。

    翊笙刚端起一杯香槟,见她走过来,问,“安安,怎么了?”

    说话间,大掌握上她的手腕,身体没有任何异常。

    “翊笙,刚刚那个女孩子跟你说什么了?”安小兔眨了眨眼睛,淡笑问道。

    “没什么。就是来问我能不能给她签个名,我说不能,又问她还有事吗?她说没事了,就走了。”翊笙一字不漏地将刚才地对话给她重述了一遍。

    安小兔,“……”

    终于知道,翊笙单身这么多年,不是没道理的。

    果然,凭本事单的身。

    “没想到你还有粉丝。”安小兔挑了下眉,笑着调侃。

    翊笙说道,“官方给我认证的微博,粉丝挺多的,大都是学医的。”

    他偶尔会在微博上发一些学术研究、或者临床研究结果,r国医学研究院也曾抛过几次橄榄枝给他,不过他拒绝了。

    安小兔自然是知道他微博的粉丝很多,有时她看他微博评论里粉丝们哭着求爆照,她征得翊笙的同意,然后就登录他的微博,偶尔发一张他的生活照,滋润一下他的颜粉们。

    每次一发他的照片,就会上一次热搜。

    两兄妹聊了一会儿,翊笙就被安母给叫走了。

    “聿城,你觉得翊笙跟温平笙有戏吗?”安小兔拿捏不准,便问他。

    她还挺喜欢那个女孩子的,看着很舒服。

    她父母对温平笙也挺满意、挺喜欢的。

    唐聿城向来对这种事不感兴趣,在这种事情上也没有什么先见。

    “说不准。”

    ******

    安家

    翊笙坐在用餐厅,帮安母择菜,安父则在客厅看报纸。

    “翊笙,你这周末有空吗?”安母温声问他。

    “……有空。”翊笙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大抵猜得到他母亲接下来想说什么。

    怕他不高兴,安母又小心翼翼问,“那你周末去见个女孩子,去么?”

    “嗯,周六还是周日,在哪儿见面?”他问。

    “你是不是不高兴?”因为之前说过不会插手儿子找不找对象的,如今又让他去相亲,安母有种自己说不作数的心虚感。

    “不会。”

    听他这么说,安母才将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址告诉他。

    完了,还夸了好一会儿说那个女孩子有多好之类的。

    看得出来他父母对这一次的相亲对象很满意。

    翊笙也没有什么异议,在他眼里,相亲就相当于在餐厅吃饭,然后餐厅位置不够,陌生人跑来跟他拼桌,或许会这位陌生人稍微有些奇葩,又或者比较聒噪之类的。

    这并不影响他的食欲。

    *

    转眼间,就到星期六了。

    约定是十二点,翊笙十一点四十五分走进两方约定的餐厅,然后问了下侍应生座位号。

    顺着侍应生指示的方向望去,看到一抹背影,心下有些惊讶对方竟然已经到了。

    温平笙单手托腮,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单手刷网页看新闻。

    眼角余光瞥见有人在对面坐下,她迅速放下手机,坐正身子。

    在看清相亲对象是谁之后——

    “怎么是你?”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