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55章 好久不见

    ♂

    自从得知萧雅白怀的双胞胎是儿子之后,因为在医院时萧雅白闹情绪的那个小插曲,唐墨擎夜怕萧雅白会乱想,万一怀孕抑郁什么的就不好了。(www.k6uk.com)

    于是他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和心态,疼爱和很期待这两个孩子降世。

    后来想通了,觉得两个孩子都是儿子,也挺好的。

    唐家兄弟多,以后不至于被欺负之类的,或者说就算被欺负了,也有亲兄弟帮忙,就像他跟他二哥一样。

    圣诞节之后,再过一个多月就是新年了。

    唐墨擎夜突然想到去年过年的时候,陆隐跟赫莉来了北斯城,还想买他大哥别墅的事,虽说陆隐是为了工作而来北斯城的。

    但想到陆隐极可能和斯修有着某种很密切的关系和来往,又或者陆隐可能是双重人格的事,那么去年陆隐在过年期间来北斯城这事,就有几分特殊的意义了。

    他跟他二哥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由他给陆隐打了个电话,邀请陆隐来北斯城过年。

    陆隐接到他的电话,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把话题扯开了。

    唐墨擎夜想到之前他二哥的婚礼,邀请陆隐,也是过了半个月才有答复的。

    陆隐没有回应,那就是陆隐的选择了,他已经把邀请发出去了。

    等了一个月多,都没见陆隐吭声,唐墨擎夜就觉得陆隐应该是不来北斯城了。

    然后直到kr·c国际准备放年假的那天,唐墨擎夜突然接到陆隐的电话,说人已经在机场了,让他来接。

    对于陆隐的突袭,唐墨擎夜简直服气了,之前也没说要不要来,来了也不提前跟他说一声。

    虽然心里吐槽,但他还是交代了一些事,便从公司开车去接陆隐了。

    机场大厅里,看到陆隐孤身一人坐在那儿。

    唐墨擎夜就有些惊讶地问,“赫莉呢?没带她来吗?”

    “她辞职了,现已不是t·家的职员了。”陆隐语气淡漠地回答。

    唐墨擎夜:“……???”

    好像问了不该问的。

    不过既然问都问了,那就打破砂锅问到底吧,“她干嘛辞职了?你舍得放她走?还有她什么时候辞职的?我怎么没听说。”

    “……”陆隐抿着薄唇,一言不发,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喂,问你呢,哑巴了?”他用手臂轻撞了一下陆隐。

    陆隐语气特别无语地说,“你会不会看人脸色?没看到我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吗?就算她没辞职,还是t·家的职员,我也不会带她来北斯城。”

    “瞎了,没看到你是什么脸色。”唐墨擎夜厚着脸皮回道。

    想到之前陆隐去哪里都会带着赫莉,如今竟然说就算赫莉没有辞职,也不会再将她带在身边。

    他有些好奇,陆隐和赫莉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要知道,赫莉可不是t·家的普通职员、普通设计师;赫莉还在福利院的时候,陆隐就曾捐助过她,后来也是陆隐把她带进t·家,成为t·家首席设计师的。

    陆隐是赫莉的伯乐,如果没有陆隐,就算赫莉在设计领域上有天赋,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就成名了。

    毕竟在设计这个领域,不是你有天赋,就能成功的,还要有人脉、关系的推动。

    听他家雅白说,赫莉应该是喜欢陆隐的。

    离开喜欢的人……反正他是做不到的。

    陆隐并不知道顷刻间,唐墨擎夜想了那么多东西。

    对于唐墨擎夜的回答,他的反应是:“……”

    心骂:人厚脸皮,天下无敌。

    “赫莉是被人高价挖走了吗?”唐墨擎夜又问道。

    “不是。”陆隐否认。

    唐墨擎夜,“那她怎么辞职了?什么时候辞职的?”

    “你怎么比女人还八卦。”陆隐有些烦躁了。

    “……”唐墨擎夜。

    闭嘴了。

    陆隐随身携带的行李并不多,就一个包包,装的都是重要证件和笔记本。

    衣服之类的行李,办托运,直接送到唐家。

    “计划在北斯城待多少天?”唐墨擎夜边开着车,又换了个话题。

    “一个星期吧。”陆隐这会儿语气平淡地回道。

    一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唐家庄园

    萧雅白怀孕有六个来月了,因怀的是双胞胎,加上养胎养得很好,孩子们很健康,肚子要比怀一胎的人要大很多。

    六个月,看起来像八个月似的,翊笙还特地给她研制了一款预防妊娠纹的药膏,效果非常好,没有任何副作用。

    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唐墨擎夜对她愈发的小心翼翼,走到哪儿都跟到哪儿,有时连公司都不去了,直接在家里办公。

    吃过午饭,萧雅白就到府邸前花园去晒太阳了,没过多久,看到自家老公回来。

    还带着一个人,是陆隐。

    “哦哟,陆先生好久不见。”萧雅白语气轻快地跟他打招呼。

    没有看到赫莉跟来,她也没多问。

    “好久不见。”陆隐淡淡回了句,看了眼唐墨擎夜,又说,“听说怀的是男孩儿,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5月底。”萧雅白浅笑着回答。

    陆隐,“嗯,很漂亮的季节。”

    那时的气候很宜人,春末夏初,也是大自然最生机勃勃的时刻。

    唐墨擎夜没管陆隐了,走到萧雅白面前,“你还要继续晒太阳吗?”

    “难得天气这么好,我再待会儿。”萧雅白说道。

    前些日子天气有些阴沉,一副要下雪又不下的样子,她的心情也跟着有些低落,没想到今天突然放晴了。

    早上有些冷,中午气温上升了,她吃过午饭才出来的。

    唐墨擎夜转头对陆隐说,“我们唐家你也挺熟了,你自己进去吧,我要陪我老婆晒太阳。”

    然后吩咐佣人,给他搬张椅子出来。

    “……”陆隐。

    一脚踹翻这碗冰冷、无情的狗粮。

    “陆隐是客人,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萧雅白推了下身旁的男人,“去,你起码把陆隐带进了屋子,吩咐佣人招待好客人了。”

    她现在大着肚子,有难得晒太阳,躺下了就懒得动了。

    “来之前也不打声招呼,现在也不用跟他客气了。”唐墨擎夜之前就觉得陆隐在他们唐家,住得挺怡然自得的,完全没把自己当客人。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