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68章 最后的晚餐

    司空琉依那意味深长的阴恻恻笑容,让安小兔毛骨悚然,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冷颤,一股寒气和恐惧自脚底升起。(www.k6uk.com)

    她用力抿着唇瓣,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心脏跳得飞快。

    前后一共有七八个高大的男人,尤其又是在海面上,她根本逃不掉。

    很快,她跟着司空琉依回到货船的甲板上。

    只是甲板上已经变了一副景象,原本甲板上只停着一辆直升机,如今甲板上铺了一张大大的高级地毯,上面还摆放了一张加大的欧式风格床铺;旁边是一张餐桌,餐桌上摆的精美花**,插着鲜艳的玫瑰花,还有两份看着精致的西餐,点心、水果沙拉、一**开好的红酒……浅金色的烛台上点着雕刻有繁复图案的蜡烛。

    这样的画面让人觉得十分诡异、恐怖。

    “……”安小兔呼吸有些颤抖。

    越加猜不透司空琉依到底想干嘛。

    “坐,最后的晚餐。”司空琉依妖娆的笑容中带着冷酷残忍,在其中一个椅子前坐下。

    见安小兔站在那儿不动,她抬眸看了眼自己的手下。

    跟着安小兔被两个男人强行按着肩膀,在司空琉依面前坐下。

    “用餐。”司空琉依拿在手里的餐刀倏地用力插在餐桌上,把安小兔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跳起来,跟着又说,“别影响我食欲。还是要我喂你?前提是先把你的双手剁了。”

    说完,她略用力将插在餐桌上的餐刀拔出来,动作从容地切着还能看到血丝的牛排,品尝着刚刚醒好的红酒。

    安小兔脸色发白,用力咽了咽唾液,极力克制着因恐惧而颤抖的双手,缓慢地拿起摆在桌上的刀叉,像个傀儡般,动作僵硬地切着牛排,然后放进嘴里,最后味如嚼蜡地咽下。

    “餐具不要发出碰撞的声音,这是最基本的用餐礼仪!”

    司空琉依拿着刀叉的双手啪地用力往餐桌上一拍,那张美艳的脸庞阴云密布,仿佛要把安小兔给生吞了般。

    安小兔怕死了这变态的司空琉依,被她突然喜怒无常的行为吓得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嗓音带着些儿哭腔战战兢兢说道,“对、对不起!”

    她要是有骨气点儿,想死的话,绝对不会任由司空琉依把她当傀儡一样操控摆布。

    可是她并不想死,只能顺着司空琉依的心意,尽量拖延时间。

    “喝酒。”司空琉依又语气冰冷命令,笑容阴冷说道,“这酒将近有上百年年份了,可是我花了一千多万拍卖到的。”

    “是。”安小兔听话地轻抿了一小口红酒。

    因为心里极度紧张和害怕,根本无心品尝这一千多万的红酒到底是什么味儿。

    望了眼司空琉依握住刀叉的双手,手背青筋突起。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安小兔恨怕她会突然发狂,将那刀叉狠狠地无情地插到自己身上。

    之后,安小兔一直都很小心谨慎,秉着能拖多久是多久的念头,以非常缓慢的速度用餐。

    不知过了多久。

    眼前的餐盘突然被人端走,安小兔惊吓地猛抬起头,有些恐慌和不知所措。

    “用餐时间结束。”

    司空琉依阴森地勾了下唇,让手下快速地将餐桌上的食物撤走。

    “可……可是我还没吃饱。”安小兔试图挣扎说道。

    不知道司空琉依下一刻想要做什么,但她直觉自己绝对不会想知道她要做什么。

    “那你想吃到什么时候?”司空琉依那凌厉而敏锐的目光,透着刺骨的冰冷落在安小兔身上,仿佛像x光般将她全身上下,由内到外扫描个透彻。

    沉默了几秒,她冷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试图拖延时间。虽然城哥哥已经从北斯城赶到c市……”

    捕捉到安小兔眼里掠过一丝慌乱和闪亮光彩,司空琉依脸上闪过一抹狠戾。

    “但那又怎样?c市那么大,他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查到我已经带你出海了的;就算他查到了,等他赶到的时候,你已经葬身大海了。”

    听着司空琉依充满杀气的话,一瞬间,安小兔感觉整个人如坠入了万丈冰窟般,全身冰寒刺骨,苍白的小脸透着绝望。

    “你杀了我的话,聿城他会恨你的……”她惊退了两步,第一次向司空琉依说出求饶的话,颤抖着谈判道,“不如你放了我,我离他远远的,此生再也不见他,真的。”

    她有很多舍不下的人,尤其是还未满三个月的儿子……她只是一个凡人,宁愿苟且偷生,也舍不得死。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此生不再和他见面,只是权宜之计。

    “放了你……此生不再相见……”司空琉依细嚼着她的话,像是在思索此计是否可行。

    过了几秒,她红唇露出一抹欣喜又得意的笑容。

    “确实可以……想不到你这只兔子还挺聪明的。”她像是逗弄宠物般,捏了捏安小兔的双颊。

    安小兔听她这样说,顿时暗松了一口气。

    但是,司空琉依接下来的话让她恨不得抽死自作聪明的自己——

    “我有一个更两全其美、永绝后患的方法。就是先把你给杀了,丢到海里喂鲨鱼,然后我再告诉城哥哥说你贪生怕死,为了活命,而跟我达成协议,以此生不再与他相见作为条件,换你一条命,为了守约而一辈子远走他乡。”司空琉依咬着牙冷笑,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

    “……”

    安小兔冒了一身冷汗,喉咙像是被人狠狠地掐住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望着司空琉依缓缓朝自己走来,她想逃,身体如被施了定身术,动弹不得。

    “你……你别过来……”她喉咙无比干涩,惊恐不已。

    “好戏才即将开始,安小兔。”司空琉依的手掌伸到她颈后,用力掐着她的后颈,一把将她拉近自己。

    安小兔吓得啊地尖叫了一声,脸上血色褪尽,她用力挣扎着,无奈司空琉依那两名手下孔武有力,将她的双臂牢牢地抓着,而且对方毫不怜香惜玉,她越是挣扎,对方就越用力,仿佛要将她的手臂给折断般,疼得她冷汗淋漓。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