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93,猪八戒欲反水,借妖怪之手除掉孙悟空,重回天庭

    陈玄奘、猪八戒、沙和尚被吊在空中,时间久了,浑身酸痛,陈玄奘最初还默念《多心经》,到后来连念经的气力都没有了。(看啦又看手机版m.sites3.com)

    此时暗中保护他的神祗,灵山佛系有五方揭谛、两位护教伽蓝,天庭道派有日值功曹、一丁神、一甲神。

    眼见陈玄奘奄奄一息,银头揭谛心急如焚,拉着金头揭谛小声嘀咕:“金蝉子眼看不行了,我们要不现身相见,救他脱离苦海吧。”

    金头揭谛却是摇摇头,说道:“不可,佛祖差我等暗中保护,绝不能现身。”

    银头揭谛说道:“难道我们眼睁睁看着金蝉子命丧于此吗?”

    金头揭谛说道:“我们在他身边护持,减少他的苦楚即可。”

    银头揭谛说道:“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暗中干掉这两个妖魔呢?”

    金头揭谛笑了,问道:“你可知道我们和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的任务有什么不同吗?”

    银头揭谛说道:“能有什么不同?不都是保护唐僧的吗?只不过,他们在明,我们在暗而已。”

    金头揭谛说道:“非也,非也。”

    银头揭谛说道:“对了,我们还要监督取经团队。”

    金头揭谛继续摇头,说道:“这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我们跟他们的主要不同在于,我们是真正保护金蝉子的,他们不是。”

    银头揭谛很是莫名其妙,问道:“他们不是保护唐僧的?”

    “不是。”金头揭谛沉着地说道。

    “那他们是干什么的?”银头揭谛问道。

    金头揭谛说道:“他们是降妖除魔的。”

    银头揭谛笑了,说道:“降妖除魔不就是保护唐僧?”

    金头揭谛说道:“当然不是。取经大业,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取。这一路上困难重重,孙悟空只有杀出一条血路来,才能抵达灵山。所谓取经,就是要扫除取经路上一切反对灵山的势力。”

    银头揭谛半信半疑,问道:“此话当真?”

    金头揭谛说道:“自然不能当真。这只是我揣测形势的一家之言罢了,哈哈哈。”

    银头揭谛终于还是信了,说道:“所以,我们不能解救唐僧,否则取经团队就没有围剿平顶山的借口了。”

    金头揭谛点头道:“看来你已经想通了。”

    然后,两人便带领其他神祗一起去保护陈玄奘,一位丁神站在陈玄奘下面,让陈玄奘能踩到他的头,这样陈玄奘就不会那么苦楚。一位甲神则在暗中给陈玄奘吹着风,免得他燥热难耐。

    陈玄奘终于缓了过来,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默念《多心经》起了作用,于是精神大振,轻声吟诵起《多心经》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猪八戒喊道:“沙师弟,你看师父竟然还有闲心念经。”

    沙和尚说道:“二师兄啊,我已经快骨断筋麻了,说话都吃力。师父真不愧是得道高僧啊。”

    猪八戒嘟哝道:“也不知道猴子去哪儿了,还会不会来救我们。”

    沙和尚说道:“对了,二师兄,你跟这两个妖怪是不是认识?以前是老相识吗?”

    猪八戒说道:“胡说八道,我怎么会认识这两个妖怪。”

    沙和尚说道:“他们竟然认得你是天蓬元帅。还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二师兄,你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事?”

    猪八戒说道:“沙师弟,我看你的道行也很高啊,被吊了这么久,竟然还有那么多话要说。”

    沙和尚便住嘴了,但是心中却埋下一个老大的疑窦。

    此时的猪八戒左右为难,他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当陈玄奘的二徒弟,想尽办法救出师父,然后一路西去。二是,向金角银角投诚,并协助他们干掉孙悟空。

    他下凡的主要目的本来就是诛杀孙悟空,加入取经团队之后,又经常受到孙悟空的嘲笑、挤兑,他早就把孙悟空恨得牙痒痒的了。白虎岭上,他略施小计,添油加醋,就唆使师父赶走了孙悟空。如今,他是否可以审时度势,趁机斩杀了孙悟空呢?

    正这么想着,突然听到洞外传来一声吆喝。

    “开门!开门!”

    门里的小妖们把门开了,问道:“巴山虎、倚海龙来了?”

    巴山虎说道:“来了。”

    小妖问道:“你们请的奶奶呢?”

    倚海龙用手指着轿子,说道:“那轿内的不是?”

    小妖说道:“你们先等等,等我进去禀报。”然后匆匆忙忙跑到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面前,报道:“大王,奶奶来啦。”

    两个魔头闻说,立即命令众小妖排下香案迎接。只见干娘娇娇啻啻扭扭捏捏,走进洞,然后大小群妖都来跪接,鼓乐箫韶,一派响喨。

    干娘款步莲莲走到正厅中,南面坐下,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立即双膝跪倒,朝上叩头,叫道:“母亲,孩儿拜揖。”

    干娘高兴地笑道:“我儿起来。”说着话,弯下腰去扶两个魔头。

    然后,猪八戒就笑了。

    沙和尚问道:“二师兄,你笑什么?”

    猪八戒说道:“沙师弟啊,我们只怕是奶奶来了,就要蒸着我们吃了,原来不是奶奶。”

    沙和尚问道:“那是谁?”

    猪八戒笑道:“弼马温来了。”

    沙和尚难以置信地看看猪八戒,道:“你怎么认得是他?”

    猪八戒说道:“他刚才弯倒腰叫我儿起来,那后面就掬起猴尾巴了。我比你吊得高,所以看得清楚。”

    沙和尚喜道:“我们有救了。”

    却见孙悟空变成的老太太踱到正厅中间,大咧咧坐了下来,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始终恭恭敬敬地伺候着。

    孙悟空问道:“我儿,请我来有什么事啊?”

    金角大王说道:“母亲啊,连日来少礼,不曾孝顺。今早,我们愚兄弟二人拿得东土唐僧,不敢擅吃,请母亲来献献生,好蒸与母亲吃了延寿。”

    孙悟空自第一次进洞起就见到陈玄奘三人被吊在空中,其中当然也包括猪八戒,他心中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妖怪抓到猪八戒之后竟然没有立即杀了,而非要绑起来。此时,见妖怪说起吃唐僧肉,孙悟空便问道:“这三个人哪个是唐僧啊?”

    银角大王说道:“中间哪个白胖子。”

    孙悟空问道:“左右两人又是谁?”

    金角大王说道:“是他两个徒弟,一个猪八戒,一个是沙和尚。”

    孙悟空又问道:“为什么绑在一起,没有先蒸着吃一个”

    银角大王说道:“他还有一个徒弟,叫作孙悟空。我们想把孙悟空也抓了,凑一起蒸着吃,还省柴火。”

    孙悟空说道:“我现在已经饿了。”

    金角大王说道:“小的们,把中间那个白胖和尚解下来,洗剥干净了,上灶清蒸。”

    孙悟空说道:“不好,不好。”

    金角大王问道:“母亲,这是为何?”

    孙悟空说道:“昨天晚上我就梦到自己在吃一道凉拌猪耳,柔韧脆爽,味道鲜香不腻。今天早晨醒来之后,齿间仿佛还留有余香。却没想到,两个乖儿竟然就抓了一头大肥猪。”

    银角大王说道:“我们先抓到的就是这头猪,按说早该宰来吃了,也是一直在等母亲呢。”

    金角大王说道:“小的们,把猪八戒宰了先。”

    七八个小妖便围拢过去,准备动手,猪八戒急了,大吼道:“喂,你真的不念旧情吗?”

    金角大王以为天蓬元帅在说他们,便喝道:“闭嘴闭嘴,死到临头就不要聒噪了。”

    孙悟空却只是嘿然不语,眼睁睁看着小妖们走向猪八戒。

    猪八戒这才感到胆寒,他发现孙悟空已经变了,再也不是那个虽然口无遮拦却毫无机新的傻猴子了。自从重回取经队伍,他仿佛已经变了一个人,变得心机深沉。如今,猪八戒发现,他不但城府深了,而且心也狠了。

    眼见自己小命不保,猪八戒大叫道:“你这个遭瘟的!你要是敢割我耳朵,我喊出来可不好听啊!”

    银角大王喝道:“等等。”

    拎刀的小妖正要动手,听到二大王,便立即收手了。银角大王走到猪八戒跟前,问道:“你在喊什么?”

    猪八戒乜斜了一眼孙悟空,说道:“哼哼,老猪是不会告诉你的。”

    银角大王看了看干娘,又看了看猪八戒,疑惑道:“你看我干娘干什么?”

    孙悟空也很纳闷,自己变化得惟妙惟肖,这个猪八戒怎么就把自己看穿了呢?早知道,他刚才一进来二话不说先结果了他!如今再要动手,他势必大喊大叫,说破自己的身份,于是便叹口气,说道:“算了算了,走了一路,口渴难耐,猪耳朵就先不吃了,给我倒壶酒来。”

    银角大王说道:“母亲啊,喝酒杀猪并不耽误,你喝你的酒,我杀我的猪,你酒喝完了,我猪也杀完了,正好吃肉,岂不甚美?”

    孙悟空还要说什么,却见几个巡山的小妖跑了进来,其中一人说道:“大王,祸事了!我们在山坡先发现了奶奶和巴山虎、倚海龙的尸体。”

    金角大王惊问道:“怎么可能?奶奶不是好端端坐在这儿吗?”

    银角大王说道:“哥哥,我们被骗了。”

    孙悟空见被拆穿了西洋景,也就现了本相,露出了雷公的嘴脸来,嘻嘻笑着,说道:“我儿啊,你们娘也叫了,头也磕了,怎么还不倒壶酒来喝喝?”

    银角大王不容分说,掣出七星宝剑,望孙悟空劈脸砍来。孙悟空不慌不忙,将身子一晃,只见满洞红光,刹那间就无影无踪了。他倒也不是怕两个魔头,而是惦记着还有两个宝贝没有骗到手,他想把五件集齐了,这才痛下杀手。

    见到孙悟空来去无踪,金角大王先就怂了,此番下界,他和银角的任务就是诛杀孙悟空,如今见到孙悟空如此手段,自己无论如何不是对手啊!于是说道:“兄弟,把唐僧与沙僧、八戒、白马、行李都送还给他,闭了是非之门罢。”

    银角大王却说道:“哥哥,你这是说哪里话?我们还不曾与他比试,这就铩羽而归,如何向师父交代?”

    金角大王惭颜道:“贤弟说得是。”

    银角大王喊道:“小的们!取披挂来,等我与他交战三合。假若他三合胜我不过,唐僧还是我们口中之食,如果三战我不能胜他,那时再送唐僧与他不迟。”

    众妖抬出披挂,银角大王穿戴齐整,执宝剑,走出莲花洞,叫道:“孙悟空!你死哪儿去了?你给我滚出来。”

    此时,孙悟空已在云端里,闻得叫他名字,急回头观看,只见那银角大王头戴凤盔欺腊雪,身披战甲幌镔铁,腰间带是蟒龙筋,粉皮靴靿梅花摺。颜如灌口活真君,貌比巨灵无二别,七星宝剑手中擎,怒气冲霄威烈烈。

    孙悟空笑道:“乖儿,你又要来磕头了吗?”

    银角大王叫道:“孙悟空!快还我宝贝与我母亲来,我饶你唐僧取经去!”

    孙悟空说道:“你说的是那九尾狐狸吗?她已经被我打死了,如何还你?至于你的宝贝嘛,听说你共有五件宝贝,我已经得了三个,你快把另外两件也一起打包送我,省得我费心去抢。”

    银角大王叫道:“你个不知死活的弼马温……”

    “诶,等等!还有,还有,”孙悟空说道:“你赶早儿送还我师父师弟白马行囊,再打发我些盘缠,我们就往西走路。若牙缝里道半个不字,你就自家搓根绳儿绑起来,也免得你外公动手。”

    银角大王问道:“我外公是哪个?”

    孙悟空说道:“就是我呀。”

    银角大王怒极,纵云跳在空中,抡起宝剑刺向孙悟空,孙悟空掣出金箍棒劈手相迎。二人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一番恶斗好便似南山虎斗,北海龙争。一个翻翻复复,有千般解数;一个来来往往,无半点放闲。

    两人来来回回战了有三十回合,也不分胜负。

    孙悟空心中暗忖道:“这泼怪倒也架得住老孙的铁棒!我已得了他三件宝贝,却这般苦苦地与他厮杀,可不误了我的工夫?不如拿葫芦或净瓶装他。”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好!不好!常言道物随主便。倘若我叫他,他不答应怎么办?我还是先用幌金绳把他绑起来吧。”一念至此,便一只手使棒,架住银角大王的宝剑,一只手把幌金绳抛了起来,刷喇喇地扣住了银角大王,然后孙悟空里扯紧了绳子,将银角大王绑了个结结实实。

    银角大王正全力打斗,浑没想到一条巨绳从天而降,他一个措手不及,被幌金绳捆了个结结实实,躺在地上,一时半会儿动弹不得。

    孙悟空抖了抖手中的绳子,呵呵笑道:“妖怪,知道俺老孙的厉害了吧?”

    银角大王也笑了,说道:“知道,知道,你不就是有点班门弄斧的本事吗?”

    孙悟空怒了,喝道:“你竟敢奚落老孙。”

    却见银角大王嘴里念念有词,然后那幌金绳竟然就松了,不管孙悟空手中如何用力,就是无法绑紧银角大王,不消片刻,银角大王便从幌金绳里脱身而出。

    银角大王笑道:“孙悟空,你从哪儿弄来根破绳子就想绑我?”

    孙悟空疑惑道:“这难道不是你家的幌金绳吗?”

    银角大王哈哈笑道:“我家的幌金绳是何等神物?怎么这么不经用!”

    孙悟空骂道:“竟然被那个骚狐狸骗了。”说着,就将破绳子扔了,却见银角大王不慌不忙地将破绳子捡了起来,他暗叫一声不好,觉得自己这回是真的愚蠢,愚蠢到家了。

    只见银角大王呵呵笑道:“这才叫有眼不识泰山了,好好一根幌金绳,竟被你到处乱丢。难道你师父没教育你不能到处乱丢东西吗?打到小朋友怎么办?即便没打到小朋友,打到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呀。”

    孙悟空说道:“妖怪,休要逞口舌之利!看棍!”说罢,跳到半空中,举起万钧金箍棒,兜头向银角大王砸去。

    银角大王嘿嘿一笑,口中又是念念有词,手中幌金绳抛起,竟变得无边无际得长,不但缠住了孙悟空,也缠住了金箍棒,然后他继续念诵真言,那幌金绳便迅速缩紧,将孙悟空连人带棒子捆了个结结实实,绳子一端还有个金圈子,正好扣在了脖颈处。

    孙悟空倒在地上,眼睁睁看着银角大王笑呵呵走了过来,便问道:“妖怪,你使了什么妖法。”

    银角大王说道:“你难道不知道世间宝贝都是认主人的吗?我这幌金绳有个《紧绳咒》,也有个《松绳咒》,你什么咒都不会,这幌金绳也就是根破绳子而已。你如今落在我手里,更有何话说?”

    孙悟空说道:“什么《紧绳咒》《松绳咒》,我才不信呢!要不你念一个我听听,到底是真是假。”

    银角大王哈哈大笑,问道:“你以为我傻呀?”又正色道:“孙悟空,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说罢,抡起七星宝剑照着孙悟空的光头上连砍了七八剑。

    这七星宝剑乃是太上老君炼魔所用之神器,剑身碧幽幽的透着一股寒气,剑身与剑柄连接处浑然天成,靠近剑柄的剑脊上用七颗宝石镶嵌出北斗七星图案。宝剑初练之时,太上老君夜夜手持宝剑,剑指北斗,纳天地之灵气,剑霜越来越多,如此连续七七四十九夜,大功告成,太上老君凭此剑闯荡三界,炼妖伏魔,无可匹敌。对付寻常妖怪,只要沾到一点剑气便会立即魂飞魄散,银角大王砍了孙悟空七八剑,心想自己完成了师父交代的任务,抢得了大功,待回到兜率宫,金角哥哥就要时时处处让着自己了。

    但是却没想到,那孙悟空竟然一点都没受伤,头皮也不曾红一红,而且还嘻嘻笑着:“再砍,再砍,正好这几天头痒。”

    银角大王说道:“这猴子,你这等头硬,我也不砍你了,且带你回去再打你。将我那两件宝贝趁早还我!”

    孙悟空说道:“你放了我,我去把宝贝拿来还你。”

    银角大王笑道:“你个行脚僧人,能把宝贝藏到何处啊?”说着话,便在孙悟空身上细细搜检,一边搜,一边嫌弃地说道:“你们这一路行来,是不是从来不洗澡啊?身上忒臭了。”

    孙悟空说道:“你快点,不要借机乱摸我。”

    很快,银角大王就从他身上搜出了紫金葫芦和玉净瓶,然后牵着孙悟空,回到了莲花洞。金角大王见了,说道:“贤弟啊,你太有本事了。”

    银角大王趾高气扬地说道:“好说,好说!”说着话,将孙悟空绑在了柱子上。

    金角大王说道:“来来来,贤弟,我们痛饮一石,为你庆功!”

    两人携手进后面堂里饮酒,陈玄奘说道:“悟空啊,你怎么也被抓来了吗?”

    孙悟空叹道:“师父啊,妖魔实在神通广大,老孙也着了他的道儿。”

    陈玄奘叹气道:“唉,难道我们师徒果真要葬身于此啊!生死事小,可是我……我……却辜负了陛下的期望。”

    沙和尚说道:“师父莫要丧气,猴哥总会有办法的。”

    猪八戒嘿嘿冷笑道:“我看啊,这下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也只能干瞪眼了。”此时,猪八戒的心思最为复杂,他眼见两个小小的童子就将师徒四人全都抓了来,而且就连孙悟空都不是对手,他怪自己吃了熊心豹子胆,竟不把天庭放在眼里,不把太上老君放在眼里。他开始后悔,当年答应观音菩萨加入取经队伍是不是一个错误?

    他还想起了沙和尚,然后越想越气,不气别人,只气自己。

    沙和尚在流沙河中服刑,每七日便要受一次飞剑穿胸之苦,观音菩萨让他加入取经队伍,其实是解救了他,他自然应该感恩戴德,死心塌地。

    可是我猪刚鬣呢?

    本来在浮屠山中吃人度日,也过得逍遥自在,只因为存了一份功名之心,便来趟这浑水,卷入了天庭和佛派的争斗,而且……还站错了队伍。一旦取经失败,他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肯定也逃不了太上老君的责罚。

    猪八戒开始寻思,在这场消灭孙悟空的斗争中,我是不是出点力,以便将来可以在太上老君面前将功折罪?

    他乜斜着眼睛,看了看孙悟空,说道:“嘿嘿,哥哥啊,猪耳朵吃不成了吧?“

    孙悟空很生气,说道:“呆子,可吊得自在么?我如今就出去,管情救了你们。”

    猪八戒寻思:“竟然还叫我呆子!等弄死你之后,看你到哪儿叫我呆子。”说道:“不羞!不羞!本身难脱,还想救人。你还是算了吧,少扯犊子了,师徒们都在一处死了,黄泉路上也有个伴儿。”

    孙悟空说道:“闭上你的猪嘴!你看我怎么出去。”

    此时,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正在里边吃酒,几个小妖拿盘拿盏,执壶酾酒,不住地两头乱跑,也没人看着师徒四人。于是,孙悟空便弄起神通,顺出金箍棒来,吹口仙气,叫声:“变!”那金箍棒变作一个纯钢的锉子,他又扳过颈项上的圈子,用力锉了下去,只三五下,便将圈子锉作两段,他扳开锉口,脱将出来,又拔了一根毫毛,变作一个孙悟空拴在那里,真身却晃了一晃,变作个小妖,立在旁边。

    猪八戒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拴的是假货,吊的是正身!”

    这一喊,不但惊呆了孙悟空,就连陈玄奘和沙和尚都不明所以,陈玄奘问道:“八戒,悟空是要救我们,你为何大吵大嚷?”

    沙和尚恨道:“猪八戒,你不要坏了大师兄的事,否则到了阴曹地府我也饶不了你。”

    猪八戒被一番训斥,心中也慌了,便辩解道:“我……我是怕他不管我们。”

    孙悟空正想好好收拾他一顿,却听金角大王在里面喊道:“那猪八戒在吆喝什么?”

    孙悟空立即走进里屋,回道:“大王,猪八戒撺掇孙悟空教他变化走了,孙悟空不肯走,他就在那里吆喝呢。”

    银角大王说道:“还说猪八戒老实,原来这等不老实!该打二十嘴棍!”

    孙悟空立即说道:“好咧,我去打!”

    孙悟空拿条棍要去打猪八戒,猪八戒低声说道:“我告诉你啊,你打轻点儿,如果打重了,我就喊破你的身份。”

    孙悟空说道:“老孙变化,也只为你们,你怎么倒走了风声?这一洞里妖精,都认不得我,怎么偏偏你认得?”

    猪八戒说道:“你虽变了头脸,还不曾变得屁股。那屁股上两块红不是?我因此认得是你。”

    孙悟空嘟哝道:“这些年一路往西,披荆斩棘,裤子早就磨破了,也没得换。”

    陈玄奘说道:“悟空啊,等脱离此难,到得集市上,为师一定给你买条裤子。”

    孙悟空笑道:“多谢师父了。”然后,又到灶间,锅底上摸了一把,将两臀擦黑,走到了前面。

    猪八戒看见又笑道:“那个猴子去那里混了这一会,弄做个黑屁股来了。”

    孙悟空走到两个魔头跟前,寻思着如何偷他们的宝贝,银角大王突然问道:“让你打那猪八戒,怎么没听他喊痛?”

    孙悟空说道:“大王,那猪八戒早晚是要吃掉的,如果打了,肉就变酸了。”

    银角大王说道:“那就饶了他吧。”

    金角大王说道:“贤弟,我们如何处置那孙悟空,你可有计较?”

    银角大王说道:“那猴子已经被咱的幌金绳捆住了,还怕跑了不成?”

    孙悟空借机说道:“大王,你看那孙悟空拴在柱子上,左右爬蹉,快把那根金绳磨坏了,得一根粗壮些的绳子换下来才好。”

    金角大王说道:“说得是。”便将腰间的狮蛮带解下,递与孙悟空。

    孙悟空接了带子,去把假的孙悟空拴住,又将幌金绳笼在袖内,接着拔出一根毫毛,吹口仙气,变作一根假的幌金绳。

    猪八戒说道:“猴哥,你发达了。”

    孙悟空嗔道:“你闭嘴。”

    沙和尚说道:“二师兄,你自从进了这莲花洞,我总觉得你怪怪的,难不成你跟这两个妖怪暗通款曲,要谋害师父?”

    猪八戒说道:“冤枉啊,你怎么含血喷人?”

    陈玄奘说道:“八戒,你不要为难悟空了,他如此变化,只是为了救我们脱险。”

    猪八戒的心思转得极快,立即嘟哝道:“师父,我只是跟猴哥开开玩笑,你们怎么就当真了呢?猴哥,你要用得着老猪的时候,你尽管开口。”

    孙悟空说道:“你现在只替我做一件事情就好。”

    猪八戒说道:“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都可以。”

    孙悟空说道:“不,就一件。闭上你的臭嘴。”说罢,转身向里屋走去。

    猪八戒低声吆喝:“猴哥,你还没说什么事呢?”

    孙悟空转身说道:“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情就是闭上你的猪嘴。”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