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32章 再见,奈赫贝特

    轰隆!

    一道虬枝状的闪电把北方天空映得雪亮,它凌空下劈,击中一棵奇高的红衫。(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张子安通过望远镜,亲眼看着那棵红衫顶部20多米的树冠咔擦断裂,带着火焰坠入下方的森林里。

    闪电已经越来越近,一两分钟后就会抵达屠宰场上空。

    他站到防潮垫上,剩下的事他只能旁观。

    起风了。

    这是进入红木森林以来,他第一次明显感觉到风。

    风裹挟着雷雨云,呼啸着从西北方袭来。

    屠宰场里剩下的四名保安并不知道灾难即将降临,他们对雷雨也没有特殊感觉,回保安室取来雨衣和雨靴穿上,继续看守大门和巡逻。

    通过夜视仪,张子安担心地盯着无人机,心里默默替它使劲。

    无人机像无根的浮萍般在狂风中摇曳,似乎随时可能坠毁,而它拖着的导线也在剧烈摇摆,末端的鱼钩状铜芯有时候甚至被混乱的狂风吹离了电网。

    在大自然的神威面前,真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就算功亏一篑也很正常。

    张子安正通过夜视仪观察着无人机,夜视仪绿莹莹的视野却毫无征兆地变得一片白亮,似乎有一轮太阳正在升起!

    他大叫一声,赶紧把夜视仪从眼前挪开。

    与此同时,一条银龙般的巨型闪电从云层中下击,气势磅礴的闪电飞至无人机上空时却突然消失了,只有雄浑的雷声掩盖了他的惊叫。

    还是同一时刻,环绕屠宰场的电网爆出耀眼的电火花。

    为电网供电的陶瓷变压器像礼花般一个接一个炸开,大型变压器冒出焦糊的黑烟。

    来回巡视的监控摄像机失去电力供应,同时垂下了头。

    刚才还灯火通明的整个屠宰场突然被绝对的黑暗所笼罩,轰鸣的机器变成了哑巴。

    “着火啦!”

    有人撕心裂肺地叫喊起来。

    火势从屠宰场内部的变电站腾起,混乱的狂风又将火焰吹向四面八方。

    黑暗中大家都想重见光明,唯独不希望见到的是火光。

    屠宰场里乱成一片,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在黑暗里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跑。

    这一切都是短短数秒内发生的。

    张子安被闪电晃到的那只眼睛还没有缓过来,用另一只眼睛通过夜视仪看到了这一切。

    闪电的威力之强,远远超出他的预想,他之前估计能把电网弄瘫痪了就行了,万万没想到整个屠宰场的电力供应都被摧毁了!

    一阵更大的狂风吹得他一个趔趄。

    他突然看到,勾住电网的导线红得像是一根烧热的铁条,腾腾地冒着白烟。

    导线里的铜芯太细了,而闪电的电流又太大,瞬间产生了极高的热量,导致铜芯处于半熔化状态,空气里是胶皮燃烧的糊味,然后导线从中间断了。

    他抬头望去,只见无人机在空中失去了动力,螺旋桨停转,对他的紧急指令也没有反应,被这道狂风卷着,飞向更高的天空。

    闪电照耀着它银白色的金属外壳,它像是融入了闪电之中,最后消失不见。

    再见了,奈赫贝特,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你无愧于猎鹰之神的名号!

    他心里默默地向它告别。

    它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不过没关系,等回国之后,就再买一台同型号的无人机,还叫它奈赫贝特吧!

    他没有时间多愁善感,必须抓紧时间救人。

    树上的精灵们已经被这一连串的视觉冲击惊得目瞪口呆,它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但这样的场面是真没见过。

    他打了个响指,这才把它们的目光吸引过来。

    “我进去救人,会尽快回来的!”他喊道。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向着电网几步助跑,借着冲劲一跃而起,在精灵们的惊呼声中攀住了电网。

    当然,现在电网已经没电了,精灵们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就算是张子安刚才心里也是在打鼓,如果电网还有电,那他瞬间就会成为烤串。

    没电的电网爬起来比普通铁丝网还容易,他很快爬到最高处,又从另一边爬下去。

    “我也去帮忙。”飞玛斯也向电网冲过去,一跃而起,在电网上借力一蹬,成功地跳进里面。

    菲娜、老茶和弗拉基米尔也不甘落后,相继翻越了电网。

    张子安落地之后,举着夜视仪分辨方向——在盲人的国度里,独眼龙就是国王。

    事起仓促,屠宰场的人们没几人手里有手电,手机由于没信号,也没被他们带在身上,他们要么忙于救火,要么六神无主,张子安轻而易举地避过了他们。

    他刚才观察过,大约夜里十点的时候,有一个保安押着几个穿着员工服的流浪汉离开厂房,进入一栋独立的三层小楼,然后保安自己离开了。

    他凭着记忆跑向三层小楼,拐过一个弯的时候差点和一个人影撞个满怀。

    “是谁?我警告你,你最好别挡我的路,我手里有枪!给我滚远点儿,否则我对圣母玛利亚发誓,我会一枪崩了你!”

    那个人影色厉内荏地威胁道。

    张子安通过夜视仪却看得分明,那人正是墨西哥话唠费尔南多,他只穿着背心和长裤,手里捏着一截树枝,徒劳地瞪大眼睛向这边看。

    “费尔南多?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特意来救你!还记得我吗?你在索萨利托镇上偷过我同伴的包,然后被我的狗给逮住了!”张子安说道,“另外,你可以扔掉你的树枝了。”

    费尔南多先是一愣,继而惊喜地叫道:“杰夫?是你吗?你怎么会来救我?难道你对我的屁股念念不忘?”

    张子安当然不是特意来救他的,问道:“你是怎么跑出来的?其他人呢?”

    “哦,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关着我们的那个牢房本来是锁着的,停电时我听见锁头嘎达一响,我试着推门,发现门开了,我就跑出来了……至于其他人,他们都吓怕了,也被保安们打怕了,以为是陷阱,不敢跑,只有我跑出来了!”费尔南多嘀咕道,“杰夫,别管他们了,谢谢你来救我,咱们快跑吧!”

    张子安一把拉住他,“等下!我还有话要问你!”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