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三五六章 问案

    谢迁似乎终于想明白了,与其继续跟沈溪冷战下去,还不如灵活变通一下,否则李梦阳等人真有可能被张苑拷问致死。(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必须说必须要放下身段,不过谢迁内心还是有些不情愿,带着一些抱怨,先去跟杨一清等人打过招呼,这才重新出了刑部衙门,杨一清等人没有陪他一起出来。

    小拧子问道:“谢阁老,需要小人跟您一起去沈家?”

    “不必了。”

    谢迁挥手道,“拧公公还是早些回去跟陛下复命,老夫独自去见之厚便可,若是今晚可以面圣,你也不要将此事告知陛下。”

    “是。”

    小拧子点头领命,是否明白谢迁的意图是一回事,但至少不会说三道四,他隐约猜想,谢迁顾及面子,不想让人知道他低声下气主动登门去求沈溪。

    随即谢迁往自己的马车走去,此时他情绪多少有些落寞,连告辞的话都未跟小拧子说,小拧子也不知是否该跟过去问问情况,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原地,目送谢迁坐上马车后远去。

    小拧子道:“若如丽妃娘娘所想,一切都是沈大人所谋划,那目的就是为了让谢阁老服软……想必以后不会再为难那些下狱朝官了吧?”

    想到这里,小拧子不由轻轻一叹,甚至他自己都不知为何要叹息一声,总觉得谢迁屈服似乎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小拧子上了马车后,前面的车夫问道:“拧公公,现在去何处?”

    “回豹房。”

    小拧子沉声道,“今晚咱家要求见陛下,哪怕见不到,明日一清早沈大人也会过来,咱家得跟进去向陛下通禀情况。”

    ……

    ……

    谢迁的马车停在沈府门前,此时附近街道一片冷清。

    发生官员聚集围攻的事情后,沈溪又派人驱赶各方势力安插在沈府附近刺探情况的眼线,如此一来再也没人敢造次,此时沈家大门紧闭,冷冷清清,如同城中任何一处入夜后不接待宾客的民院。

    谢迁在随从相扶下,从马车上下来,先往沈家大门看了一眼,一摆手:“过去敲门,就说老夫来找沈之厚。”

    随从上前去敲门,过了很久,门才从里面打开一道缝,传出个声音:“这么晚了,谁啊?”

    “我家老爷要见沈大人。”

    随从大声说道,“在下乃首辅谢大学士家仆。”

    门打开,从里面出来几个提着灯笼的人,看到谢迁后有些惊讶,连忙在大门前站成两队,作迎接状。

    谢迁认得站在前面的两人,正是朱起、朱鸿父子。

    朱起恭敬行礼:“谢大人,您老来了,快请进。”

    谢迁皱眉:“之厚早就知道老夫会来吗?”

    朱起一怔,随即回道:“我家老爷说过,只要谢大人您前来,无论任何时候都先请进内,再派人去后宅通传……谢大人快请进。”

    虽然谢迁脾气不好,但总归在沈溪这里得到礼遇,但对方不亲自出来迎接,他多少还是有些不满,但有求于人他也不会苛求,在朱起和朱鸿父子引领下进入沈府,而早一步已有人前去后院通知沈溪。

    到了沈溪书房门前,谢迁有种熟悉的感觉,毕竟他以前来过很多次,只是近年来他跟沈溪关系逐渐疏远,也不知多久没来过了。

    谢迁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答案:“我是什么时候跟之厚产生隔阂的?”

    朱起在旁恭敬地说道:“谢老大人先进内等候,我家老爷正在穿衣,稍后便会出来,您先请……”

    朱起生怕怠慢谢迁,没法跟沈溪交待,一言一行都透着小心翼翼。谢迁没多说,门打开后便进入其中,虽然没生火盆,书房里显得有些阴冷,但谢迁却没当回事,毕竟有瓦遮头总比在外面吹冷风好多了。

    朱起引领谢迁入内后,便弓身退出,在门口等候。

    谢迁站在房里四下看了看,嘴上嘟哝:“跟老夫以前来时,也没多少差别嘛。”

    说完后,他直接往书桌前走了过去,没等坐下,便看到桌面上摆放了一些书稿,如获至宝,赶紧拿起来一看,过了一会儿却无奈摇头,“怎么他平时所看所写都是经史子集方面的内容?这是准备进国子监当先生么?还是说知道老夫要来,故意将平时看的东西藏起来了?”

    沈溪摆在桌子上的书稿,全都是关于做学问方面的,没有一点能让谢迁“窥探**”的东西,让他有些不满。

    随即谢迁坐下,拿起沈溪平时看的书卷看了起来,过了大约一刻钟却不得不放下,心想:“多少年下来,再拿起这些文章,完全看不进去了。”

    就在他想起身想看看架子上有什么书时,听到门口响起朱起的声音:“老爷,谢老大人已久候多时。”

    “嗯。”

    沈溪的声音传来,随即脚步声响起。

    沈溪打开门入内,谢迁并没有起身相迎,而是再次拿起书稿,好像是在认真拜读,其实是在摆造型。

    沈溪走过去行礼:“见过谢阁老。”

    谢迁这才慢慢抬起头,眯眼打量正拱手行礼的沈溪,语气悠然:“你倒是心宽,这种时候还能睡得着。”

    沈溪不解地问道:“请恕在下不明白谢阁老之意,为何在下会睡不着觉呢?”

    如同之前的对话一样,沈溪的语气针锋相对,丝毫也没有退让之意。

    这是谢迁最不满意的地方,沈溪此言如同是在问他,为何我要按照你的想法做事?

    这种态度完全得不到谢迁的认同!

    谢迁冷声道:“昨日那些朝官,其中不少还是掌侍从、规谏、补阙、拾遗、稽察六部百司之事的御史言官,不过在你府门前停留一段时间,便被陛下派人拿下,现在还要遭受阉人诬陷追究通番卖国甚至谋逆之罪,难道你不该站出来说和一下?”

    说话时,谢迁盯着沈溪的眼睛,全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

    沈溪也没有落座,就站在谢迁对面,就好像两个人地位对比,谢迁高高在上,拿出一种上位者的姿态,傲慢地教训沈溪,而沈溪作为晚辈似乎只有站在那儿洗耳恭听的份。

    沈溪回道:“是否诬告,要等最后结果出来再说,现在谁都不敢做出如此评断。”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他们本身就是主谏言、监察的官员,熟悉律法,更应该知道目无法纪的下场,不需旁人提醒……既然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人是陛下派人拿下的,在下并未有任何干涉,不存在公报私仇的可能!”

    谢迁听沈溪口吻,便知已无法心平气和探讨问题,当即喝问:“你说,此事当如何解决?”

    沈溪道:“在下已跟拧公公打过招呼,明日一早便会动身前往豹房,争取面圣,跟陛下陈述利害,试着大事化小,小事变无,化干戈为玉帛!”

    谢迁神色阴冷:“意思是说,今晚无论如何你也不会走出府门?”

    “是。”

    沈溪颔首道,“哪怕谢阁老亲自前来,在下也未打算变更计划……谢阁老应该很清楚在陛下面前咄咄相逼的后果,越是迫得紧,越是会激发陛下的反感……谢阁老也不希望出现更大的矛盾吧?”

    谢迁目光阴郁,脸色黑得都快滴出墨汁来了。

    沈溪看得出来,此时首辅大人正在极力压制内心怒火。

    按照谢迁以往的脾气,大概只会强行命令沈溪做什么,根本不会与之做出商议,现在他已算是一反常态,跟沈溪商议,却依然被拒绝,觉得面子上完全挂不住,但还是隐忍不发,因为他知道自己动怒的话,会让自己丢更大的脸。

    谢迁发出质问:“若张苑在大理寺用刑,出现死伤,你良心过得去么?”

    沈溪摇头道:“陛下派专人问案,而且还是司礼监掌印带队,什么时候轮到在下这个外官干涉了?诚然陛下给了在下监督之责,但在案件没有结果前,凭何出面指责?最后,谢阁老难道认为,没有昨日之事,陛下就不会找机会拿朝中官员立威?”

    谢迁眉头紧皱,问道:“你这话是何意?”

    沈溪道:“很多事,不需在下跟谢阁老解释太多吧?或许谢阁老觉得,这件事是在下为虎作伥,但切莫忘了,陛下从开始就未曾问过在下任何意见……”

    “这件事分明是陛下有意立威,而一切根源便在于朝中大臣对陛下所做决定的质疑,在下做过开罪陛下之事,难道你谢阁老可以保证没有对陛下有任何不满?”

    “你……”

    谢迁怒目而视,虽然他很生气,不过在细细思量沈溪的话后,却有觉得有些道理。

    看起来是皇帝有意帮沈溪出气,但其实是给自己立威。

    皇帝之所以要这么做,不但因为这些朝中清流跑到沈溪门前聚集,公然质疑皇帝做出的决定,更有之前奉天门前的晚朝,谢迁对皇帝所做决定的质疑,让朝会不欢而散的因素在内。

    至于沈溪对皇帝的忤逆,不过是因为朱厚照在民间掳掠女子,而谢迁就完全是对朱厚照施政方针的质疑,从本质上来说,谢迁的所作所为更让皇帝没面子。

    皇帝没法直接对谢迁下手,怒火无从宣泄,随即发生诸多官员到沈家门口聚众闹事的事情,朱厚照将这些人下狱,如此也是为了警告朝中一些人。

    谢迁矢口否认:“陛下不会这么做!”

    沈溪摇头:“有人帮陛下做了……当时朝会上,陛下已有极大不满,却不会亲自做一些事,正巧张苑回朝,他会放过这个表现忠心的机会?一旦张苑把事情做成,陛下会收手么?这会儿谁去劝有用?陛下是在给自己挽回颜面,还是如谢阁老之前所想,要帮在下一介臣子出气?”

    谢迁不回答,因为他已无话可说。

    沈溪继续道:“此时若在下去豹房,等于是说,连作为事件的当事者也要不顾陛下颜面,那到底是大事化小,还是推波助澜?”

    沈溪有时候觉得,对谢迁讲道理根本是对牛弹琴,这是个老顽固,不可能将他的解释听进耳中。

    但他却不得不说,他要表明自己的心迹,毕竟涉及立场问题,而且说开了会把利益得失计算得更加清楚,而不像谢迁那样完全按照心中想法去做,那在沈溪看来非常鲁莽和没有意义。

    谢迁眉头紧皱,因为沈溪说来说去都在为自己辩解。

    而且谢迁感觉自己不占理,如此一来反倒越发气愤:“你不去做,便在此将很多事否定,陛下立威就要以刑罚加诸于士大夫之身?那些人有错吗?这刑罚,倒更应该用在老夫身上……你是想表达这层意思,是吧?”

    沈溪摇摇头,他不想再回答谢迁的问题,如同进入一个死局。

    谢迁不理解他,他又不会按照谢迁的方式办事,所以二人才会分道扬镳,到现在已算是政敌。

    谢迁再道:“那些人,说是冒犯了陛下,但其实主要还是开罪你,你不出手相助,也是想通过如此方式震慑朝官,对吧?”

    沈溪摊摊手:“若谢阁老非要如此认为的话,在下也无话可说。”

    谢迁显得很生气:“老夫难道会冤枉你不成?自打对鞑靼用兵,你便一意孤行,在战场上你是所向披靡,但你莫要忘了,朝堂并非战场,你所面对的不是要置你于死地的仇敌,那些人不过是为了维护朝廷的典章制度,你却如此狠心,放任不理,那你走的就是一条完全错误的路,此时回头还来得及。”

    沈溪道:“敢问谢阁老,在这件事上,在下做错了什么?仅仅是因为没有出面搭救?又或者没有主动推辞陛下安排的差事?”

    “你根本就是避重就轻,你如此心态恰恰说明了你根本无心救那些跟你同殿为臣之人,你现精于算计,连老夫的话也不放在心里,整个朝堂因为你而变得混乱不堪,你还不知错?一切的根源都在你身上,不过因陛下胡闹,你所犯错误不那么明显罢了!”

    谢迁仍旧在盛怒中,说话时根本不考虑转圜,纯粹是为了让嘴巴过瘾,已不去考虑如何让沈溪接受的问题。

    其实沈溪根本不可能被说服,因为他没打算给谢迁面子,尤其是在眼前事情上,他仍旧如谢迁所说那般继续一意孤行。

    沈溪耸耸肩,道:“既然在谢阁老心目中,在下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又如何会听从谢阁老安排呢?明日一早,在下会去求见陛下,是否能见到另说,至少现在请谢阁老另请高明吧!”

    说话间,沈溪下达了逐客令。

    几句话工夫,沈溪跟谢迁的关系便彻底破裂。

    谢迁望着沈溪,脸上满是失望之色,道:“将你提拔到现在的位置,真是老夫生平最大的错误,你只适合在外领兵作战,而不适合在朝为官,你的所作所为简直是祸国殃民……从今后你跟老夫再无关系,好自为之吧!”

    说完,谢迁头也不回离开,显然对沈溪彻底失望。

    ……

    ……

    夜幕凝重,万籁俱寂。

    谢迁没有任何办法解决问题,只能前往豹房请求面圣。

    在他看来,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哪怕皇帝不赐见,他觉得自己尽了一份心,在李梦阳等人被皇帝派人用刑后,他也能做到问心无愧。

    我做过事情,只是于事无补,至少不会跟沈之厚一样有能力解决却拒不出面。

    谢迁在豹房门口一直等到后半夜,天寒地冻,小拧子从里面出来,谢迁也不抬头去看,整个人好像已完全麻木了。

    小拧子拿来大氅,给谢迁披上,道:“谢阁老,这鬼天气实在太冷了,您快些回去歇着吧。陛下不会赐见的。”

    谢迁不回话,对他来说守在豹房门口更多不是为了面圣,而是让自己内心好受些,对世人也有个交待。

    小拧子见劝说无效,最后不由叹了口气,道:“谢阁老,是小人错了,小人收回之前所说的话,这件事跟沈大人无关,乃是陛下要惩罚那些人……沈大人或许也很无奈吧。”

    谢迁这才抬头看向小拧子,目光中有些微不解,不明白小拧子现在为何要替沈溪说话。

    小拧子低下头:“陛下如今未再传话出来,不过以目前情况看,张公公在大理寺对那些下狱官员用刑,目的不是为了问出是谁通番卖国,而是让他们知道,这天下到底谁做主,陛下大概不会太过为难那些人,最多是让他们受一些皮肉之苦吧。”

    谢迁道:“这些话,是谁对拧公公说的?”

    小拧子摇头:“是小人自己刚刚想明白的,小人能做的,就是劝谢阁老您看开些,莫要去为难沈大人……沈大人夹在中间才是最难做人的那个。”

    谢迁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他难做人?那老夫呢?”

    小拧子低下头来:“谢阁老跟沈大人都是朝廷柱梁,不该有任何嫌隙,若因小人的一些话而造成困扰,还望谢阁老别见怪,小人以后不会再冒失递一些话……小人只是想过几天安稳日子。”

    谢迁深深吸了口气,对于小拧子的话生出一定不满,却没发作。

    小拧子再道:“谢阁老您还是回去吧,关于张公公在大理寺做了什么,那是陛下该管的事情,不过谢阁老也该留意一下谋逆案的情况,这件事……陛下好像也很在意,钱指挥使现在人在何处,小人都不知晓。”

    谢迁一怔,他这才想起还有个钱宁的事情没解决,之前光顾着营救李梦阳等人而去见沈溪,又对沈溪拒不合作的态度着恼,一直未分心兼顾。

    “小人告退。”

    小拧子道,“希望明日一早,沈大人能顺利见到陛下,再跟陛下求情,把问题解决,那时就平安大吉……京城应该安稳些才好啊,等沈大人到吏部履职后,朝事不就平顺了吗?小人走了,谢阁老您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

    ……

    谢迁终归没见到皇帝的面。

    但他没着急走,准备等到天亮,看看沈溪是否真如其所言去见皇帝,甚至他还有面圣的打算……若是沈溪能进去,那他也有机会,大不了到时候跟着沈溪一起入内便可。

    小拧子在门口往外看了几次,见谢迁都在,不由摇头叹了口气,无奈之下往内院去了,他不是为求见朱厚照,而是想听听丽妃的看法。

    此时丽妃并不是单独在自己小院中,身旁还有一人,正是一直帮丽妃办事的廖晗。

    “……小拧子,谢阁老还在豹房门口等着?”丽妃见小拧子进来,不等其行礼,先开口问道。

    小拧子面色有些苍白:“是。”

    “谢阁老倒是很坚持,难道他不知在外等着也是徒劳?”廖晗用试探的口吻问道,“如今陛下谁都不会见,哪怕是沈大人前来,也是徒劳。”

    丽妃道:“豹房这么多人,基本都没看明白局势,倒是沈之厚看得透彻,他就是不出面,说他是存心报复也好,说是审时度势也罢,总归他是最了解陛下心思之人……不过,张苑回来后的作为,显得老谋深算,一点儿都不像以往行事风格。”

    小拧子有些疑问:“娘娘是说……张公公背后有高人指点?”

    丽妃没回答,反而问道:“小拧子,之前不是让你去调查,张公公到底从何处得来十万两银子买官,你查清楚了?”

    小拧子苦恼地摇头:“小人并未查清楚,毫无头绪,根本无从查起啊。”

    丽妃道:“给他银子之人,就是幕后指使者,这银子不可能由陛下自己出,而别人也很难拿出十万两银子来……”

    小拧子惊愕地问道:“莫非是沈大人出的钱?”

    丽妃脸色带着疑虑道:“沈之厚有那么多钱吗?沈家近来有没有大笔支出款项?本宫消息闭塞,对这个情况了解不多……小拧子你知道多少?”

    小拧子苦笑道:“小人也没查出丝毫端倪,但听口气……沈大人根本没有出银子的意思,不过沈大人出钱的话,未必会从沈家库房里拿出来吧?”

    丽妃道:“若张苑一切都听从沈之厚号令行事,事情就好解释了,为何沈之厚会如此淡定,因张苑所作所为都是他在幕后指使,掌控着局势进展,而张苑不过是站在台前的傀儡罢了。”

    小拧子满腹疑问:“张苑此人阴险狡诈,就算他有意投奔沈大人名下,沈大人也不会相信他才是。”

    丽妃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主要是她了解一些小拧子不知道的内幕。

    而恰恰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张苑跟沈溪之间有血缘关系。

    丽妃道:“这世上最会利用局势之人,便是沈之厚,小拧子,你该用点心了,别每次都靠本宫来提醒你,那位谢阁老现在已是日暮西山,你最好跟他离远点儿,想想怎么去讨好那位沈大人,得到他的支持,比你现在做的很多事,都更有用。“

    “小人没那本事,让沈大人认可。”小拧子神色沮丧。

    丽妃冷笑道:“光靠求情,或者让人怜悯,当然不行,你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让沈之厚非用你不可!”

    ……

    ……

    谢迁苦等之下,天终于蒙蒙亮,到底年纪大了,此时他整个人已困倦不堪。

    沈溪迟迟没来,谢迁心中多了几分忐忑,生怕沈溪因他昨日斥责而赌气不来,那对于营救李梦阳等人就更加困难。

    小拧子未再露面,杨一清、张子麟等人也没过来,整个豹房门口就谢迁一人颤颤巍巍等候。

    终于天快大亮时,豹房门重新打开,出来一队侍卫,将昨夜轮值的侍卫换下,此时谢迁仍旧没见到江彬和钱宁的身影,他开始为钱宁做的事情担忧起来。

    “谢阁老,您还没走呢?”就在谢迁苦等沈溪到来时,一个人缓缓走了过来,对谢迁招呼了一句。

    谢迁并不打算搭理此人,乃是御用监太监李兴,本身跟谢迁的关系就不是很紧密,在司礼监掌印选拔中李兴败北,也让谢迁没将李兴当作重大隐患,不过这个节骨眼儿上对方突然到来,让谢迁稍微有些异样。

    李兴走到谢迁身边,脸上堆满笑容,好像没发觉谢迁表现出的冷淡,说道:“谢阁老,咱家奉皇命,来跟豹房供奉商议添置器具之事,未曾想在这里遇到您,便不多打扰了。”说完,径直往豹房大门去了。

    谢迁本以为李兴没资格入内,但见对方过去后跟豹房侍卫打了个招呼,拿出官牒一样的东西查验过,便径直入内,心中越发有些不平衡……连李兴这样没什么权力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入豹房,谢迁觉得自己遭遇的实在是一种空前的冷遇,皇帝对他这个首辅大臣完全没有敬重之意。

    “他来商量添置器具,那就是又要花钱,这次不知是动用内库的银子,还是要从户部调拨?”谢迁又为皇帝胡乱花钱的事情而感到烦忧。

    谢迁心绪不宁,恰在此时,远处有马车过来,谢迁稍微提起精神,本以为是沈溪到来,但等马车靠近停下,来者掀开帘子现身,谢迁才知道不是,此人是张永。

    “谢阁老,给您行礼了。”张永上来也对谢迁非常恭敬。

    谢迁对张永倒没多大成见,张永在内官体系中地位明显比李兴高多了,且谢迁跟张永间还有一定交情。

    谢迁皱眉问道:“张公公来作何?”

    “陛下昨日传旨让鄙人今日一早过来,至于是何事,尚且不知。”

    张永轻叹道,“谢阁老在此等候一夜?那真是辛苦了。鄙人先进去等候面圣,便不多打扰了。”

    张永说完,又朝豹房正门而去,仍旧是在简单接洽后便入内,谢迁看到这状况,心里越发来气:“这些太监是集中到这里开会?还是说陛下有意如此安排,故意气我?”

    谢迁心里不爽,此后豹房又接连来了几名太监,戴义、高凤、李荣都到齐,这些人恰恰也是之前司礼监掌印竞选中最热门的那些,谢迁隐约明白什么。<>  “感情是为司礼监秉笔太监的事情……之前便有消息说陛下又要卖官,那豹房添置的器具,很可能就是这些人出银子,谁给的银子多,谁就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这……简直是胡闹啊!”

    ……

    ……

    谢迁没有猜错。

    这些太监大清早到豹房来,显然不是朱厚照找他们有要紧事吩咐,就算真有事情,朱厚照只需找人传话,完全没必要把所有人叫来。

    他们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竞价司礼监秉笔太监。

    跟掌印太监只能有一个不同,秉笔太监是可以有两三人,具体数量可以由朱厚照来定,最多可以到五六人,总归没有定制,这些人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动笔杆子,而真正拍板的还是掌印太监张苑。

    但一个司礼监秉笔太监依然拥有很高的权限,如今朱厚照将东厂、锦衣卫的提督权限交给司礼监秉笔太监,眼前这职务便成了香饽饽,连之前李兴、张永这样对秉笔太监没多大兴趣之人,现在也是志在必得,他们已开始四处活动,谋求职位。

    谁得到那个位子,就等于说大明特务情报体系就归谁掌控。

    这次竞选司礼监秉笔太监之人,比之前竞选掌印太监少多了,就几个核心人物,张永、李兴、李荣,再加上原先的两个秉笔太监戴义和高凤,这是谢迁亲眼看到的情况。

    至于豹房内是否有别的太监会牵扯其中,或者是否有内官体系的太监从别的门进入豹房,谢迁完全不知晓。

    如此一来谢迁很着恼:“本以为能一早便能面圣,谁知来这么一出,看来陛下倒是很有闲情逸致……沈之厚这是不准备来了?”

    天已完全亮开,谢迁往豹房正门两侧的街道看了一眼,完全没看到沈溪的踪迹,谢迁心里来气,身体却又极度疲乏,加上寒冷和劳累,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便在此时,远处过来一队人,看起来很有气势,等靠近谢迁才知道是江彬带着一队人马过来,好像是刚从城内某处办完事回来。

    江彬跟别人不同,他不会向谢迁行礼问候,只需要对皇帝负责,在完成朱厚照交待的差事后,带人径直进入豹房,甚至门口的锦衣卫都不敢阻拦和问话。

    “……这个江彬倒是有不小权力,跟他人不是锦衣卫,却连身份都没查清楚,便可以直接进去?豹房的规矩,到底乱到何种程度?”

    谢迁心里无比气恼。

    突然他发现自己生的闲气实在太多,好像看什么都不顺眼,不但沈溪做事让他不满,皇帝所作所为也不堪入目,甚至身边也没一个人让他觉得满意。

    “长此以往,朝廷非要出大乱子不可!”

    谢迁又在揣度情况,发现自己成了旁观者,眼前一切都跟他关系不大,这些人在他面前急匆匆过去,都带有某种目的,而这些人都可以顺利进入豹房,反倒是他这个真正急需面圣之人,却一直在外等着那虚无缥缈的传召。

    谢迁心里感慨:“即便陛下传召又如何?以现在陛下逆反心理,想要劝服他,或许比劝之厚那小子更加困难,却不知大理寺那边如何了。”

    ……

    ……

    谢迁一直苦等沈溪出现。

    但沈溪却迟迟没在豹房门口露面,跟谢迁的预估不同,也跟沈溪之前放出的风声不同,沈溪没有往豹房而是直接去了大理寺。

    此时大理寺正堂,沈溪坐在椅子上,前面是伤痕累累的大理寺少卿全云旭,昨日顶撞张苑后,全云旭被张苑派人打了二十大板,虽然屁股皮开肉绽,好在行刑的锦衣卫还算知道轻重,看起来触目惊心,但并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

    此时全云旭撑着身体,站在沈溪面前,将他知道的情况详细说明。

    “……既然不知里面的情况,那就把张公公叫来,本官亲自问他。”沈溪道。

    全云旭一摆手:“沈大人的话听到了?赶紧派人去请张公公。”

    本来都觉得张苑听从吩咐出来的可能性不大,但在派人去牢房传告后,很快张苑便急匆匆赶来,从其憔悴的神色看,张苑也很困倦,显然从昨日进入大理寺牢房后,到现在都还没休息。

    张苑先往站在一边弓着腰无法落座的全云旭身上看一眼,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这才打量坐在正堂下,拿着茶碗喝茶的沈溪。

    张苑行礼:“见过沈大人。”

    “嗯。”

    沈溪点了点头,将茶碗放下,高傲地问道,“张公公,陛下让本官来问通番卖国的案子,你将情况详细道来吧。”

    张苑道:“沈大人,没有御旨,您可不能随便问案,咱家也是奉皇命行事,陛下可没说要让咱家听旁人的。”

    沈溪一摆手,旁边马九便将朱厚照通过小拧子传给沈溪的御旨拿到张苑面前,张苑看到后神色变得拘谨起来。

    沈溪淡淡有一笑,问道:“这样,本官可有资格了?”

    “这……算是有吧。”

    张苑有些回避,吞吞吐吐地道,“沈大人昨日就得的御旨?今日才来……看来沈大人对于一些事不着急,这样,由咱家慢慢道来,不知是否可将无关人等屏退,免得泄露重要线索?”

    说话间,张苑看着周围那些大理寺的官员。

    因为三法司主官都没来,其实大理寺中管事的也就是被张苑打过的少卿全云旭。

    沈溪一摆手道:“除了全少卿之外,其余之人先退下。”

    张苑道:“某些人更应该退才是。”

    沈溪笑了笑道:“既然是问案,当然需要大理寺的人在场,难道张公公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张苑脸色稍微有所凝滞,随即苦笑道:“当然不会,既然沈大人要留下某些人,那就让他旁听好了,咱家没什么可回避的……关于有人通番卖国之事,咱家已审问出结果,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大理寺牢房中,有几人跟倭寇有牵连,还试图跟鞑靼人取得联系,帮助鞑子可汗重建汗庭。”

    “好大的罪名。”

    沈溪冷冷一笑,道,“既然张公公你把案子审问得差不多了,也该把人证物证拿上来,以正视听。”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