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二〇九章 等待已久

    正午时分,鞑靼营地躁动起来,经过四五个时辰的休息,众鞑靼骑兵基本休息完毕,再次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手机阅读请访问m.sites3.com)

    鞑靼人整装待发,即将开战的意图非常明显。

    汗部大帐内,达延汗正在举行最后的战前动员会议,而这次会议中最受瞩目的是即将以先锋身份领兵攻击明军营地的大王子图鲁博罗特。

    “……大汗,明军在河湾地带修筑的防线,平淡无奇,根本只是一堆沙土袋堆砌,无法对我们骑兵形成阻碍,他们龟缩在沙土袋后,后边似乎有人继续修筑阵地,看来明军似乎准备在河湾一线和我们对峙……”

    随着天色大亮,鞑靼人在榆溪河两岸分别派遣大量斥候侦测,在开阔平坦的原野上,沈溪这边做什么基本上无可隐瞒,巴图蒙克大致知晓明军的布局。

    在这次汗部会议中,达延汗没有评价沈溪做的事情,脸色阴郁,旁人都默不作声,只是倾听负责情报的将领把明军详细情况说明。

    那将领继续道:“以现在的形势看,明军不可能在短短半天时间内构筑起足以抵御我军攻击的工事,他们堆砌沙袋墙的主要目的应该是为了防止我们弩箭攻击……但此番我们并非是以弩箭进攻明朝营地,且我军骑兵可抛射弓箭,落到其营地造成杀伤,令其正面防御无法奏效。”

    巴图蒙克对这名将领的话不太满意,摇摇头道:“分析得太过大而化之,明军构筑阵地绝不可能像他们表现出的那么简单,切不可轻视之!”

    图鲁博罗特道:“父汗,我们冲击在第一线的勇士都有铁甲和厚盾保护,明军对我突击兵马奈何不得!”图鲁博罗特这番话似乎是在提醒巴图蒙克,现在不是打击军心士气的时候,一定要在军中营造成一种可以轻易摧毁明军防线、直捣其腹心的印象,增强士兵必胜的信念。

    从这点上来说,巴图蒙克对长子非常欣赏,至少图鲁博罗特有着睿智冷静的头脑,不像乌鲁斯博罗特和巴尔斯博罗特那么莽撞。

    巴图蒙克点了点头,说道:“总之不可掉以轻心,明军修筑工事,目的是抵挡我们的弩箭,但或许有其他意图,要求我们在接下来的交战中,小心应对。图鲁,你的人马已经准备好了?”

    图鲁博罗特显得很自信:“父汗,按照您的要求,已经让前军两千人换上厚重的盔甲和盾牌,唯一不好的是这一身太重了,战马坚持不了多久,冲上七八里路便会力尽倒下。不过,只要重装骑兵能突击进去,一切都值得!”

    “不可!”

    巴图蒙克断然摇头,“这次我们应该放弃用骑兵突击快速解决战斗的方法,转而以慢打快……因为我们不得不考虑明军在其沙土袋前方布置的那些陷阱,重装骑兵的冲锋阵型一旦被打乱,很可能会导致整体进攻失利!”

    “请父汗示下。”图鲁博罗特对巴图蒙克选择的进攻方式不以为然,只是不敢当面提醒和质疑。

    在图鲁博罗特看来,虽然沈溪已在阵地外架设许多拒马、陷马坑和地雷,但只要骑兵冲锋够坚决,不到一里的危险区域转瞬即可跨过,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巴图蒙克道:“之前不是带了一部分永谢布部战俘在军中么?”

    一句话,就让在场所有人明白巴图蒙克要做什么。

    巴图蒙克准备让战俘上前趟地雷阵,冲杀在前充当炮灰。

    图鲁博罗特有些迟疑了:“父汗,这么做……是否合适?”

    巴图蒙克黑着脸说道:“这是本汗赐予他们的赎罪的机会……让他们自行选择吧,如果不听命令直接就地杀掉,反正没勇气为自己搏个前途的废物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

    苏苏哈显得很振奋:“对!永谢布部的人害了二王子,岂能就此罢休?亦不剌见利忘义,居然选择跟明朝合作,可是在他跟我们交战的时候,明军却没有派出一兵一卒援救,现在亦不剌逃走了,就拿他的族人的鲜血来赎罪!”

    “父汗,还是让儿臣带兵打头阵吧!”巴尔斯博罗特到这会儿仍旧不放弃,大声请命出战。

    巴图蒙克没理会三儿子,继续道:“永谢布部战俘,除了妇孺外,大概还有两千多人,就算老弱也必须上战场,这是他们的宿命,如果他们可以在这一战中存活下来,就赦免他们的罪行,若其中有逃走或者投敌之人,直接射杀,无需客气!”

    “乌啦啦!”

    金帐内一片振奋,都觉得大汗这个主意非常好,让叛徒打头阵,既可以减少自己人的伤亡,还可以把两个部族间积蓄已久的仇恨彻底宣泄出来,可谓一举两得。

    只有图鲁博罗特觉得这么做不合适。

    本来草原上就人丁稀薄,永谢布部又是汗庭一直以来的支柱,如果就此灭掉,实在是一件憾事。但图鲁博罗特毕竟只是王子,在达延部中因父亲地位太高,又是大战来临前的关键时刻,他不敢出言质疑。

    巴图蒙克继续道:“赐给他们兵器,还有盔甲,让他们在第一线奋战……跟他们说明,只能往前冲,不得后退,谁后退就是个死!”

    “是,父汗!”

    图鲁博罗特领命道。

    ……

    ……

    当鞑靼军中开始备战,即将开始发起进攻时,沈溪第一时间得到前线反馈的情况,大概明白战火即将来临。

    “……鞑靼厚甲阵已布好,不过这些身着厚甲之人,并没有骑马,且他们并非是打头阵,前面还有两千多身着普通盔甲的士兵,向着我们正面慢慢逼来……”

    马九带来的消息很详细,大军西进的路上,沈溪用厚利收买了一批永谢布部的牧民作为斥候,此番这些鞑靼人改头换面,穿着达延部铠甲,自由进出鞑靼营地,把敌人阵中的状况基本弄明白了。

    沈溪并没有召集军将前来开会,该安排的已经安排下去,讨论的事情多了顾虑也会增多,反倒会自乱阵脚。

    所有准备工作均已完成,只等最后开战。

    沈溪皱眉道:“没猜错的话,鞑靼人想以永谢布部俘虏作为前锋,让他们扫清我们在阵地前方布置的拒马、陷马坑、铁蒺藜和地雷!巴图蒙克这么做,简直是想站在草原上其他所有部族的对立面!短时间或许能收到震慑群雄的成效,但就长久而言,人心尽失,没人会再相信他的话,就算那些小部族的人身处绝境,碰到达延部也会死战到底。”

    马九为难地道:“那大人,咱们在阵地前面布置的障碍物,不就失去作用了?”

    沈溪抚着下巴,若有所思:“此事倒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咱们军中不是有来自永谢布部的斥候吗?此时他们混进鞑子营中,听闻本部俘虏的遭遇,肯定有唇亡齿寒之感,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他们做手脚……”

    “大人是想……”

    马九不太明白沈溪的意思。

    沈溪道:“既然达延部不想收留战俘,甚至推他们去送死,那我们就接收这批人。我们先让这些斥候暗中通知,让俘虏们有个心理准备,然后等他们开始冲锋的时候,派人乘坐羊皮筏子到榆溪河上下游,用扩音器隔空喊话,让永谢布部的人丢下兵器,向左后散开,然后沿着河面水浅的地方进入我们的防线,如此便可轻松瓦解敌军的头阵!”

    “大人,这么做有危险,鞑子非我族类……”马九显得很担心。

    沈溪微笑道:“九哥过虑了,生死攸关,谁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现在已被逼到绝境上,这算得上是没有选择的选择,难道坐视敌军用战俘把我们前沿阵地的机关都趟平了,然后以重甲厚盾冲击我们的营地?这个险,值得冒!”

    “另外,这批俘虏我还有大用,若是此番我们能够战胜达延部,这些永谢布部的人很快就会将达延部的恶行宣之于草原,到时候达延部声名扫地,再想维持汗部的威严,东山再起,就非常困难了。”

    马九抱拳行礼:“既如此,卑职这就去安排。”

    这边马九刚走,那边胡嵩跃和荆越二人过来,胡嵩跃精神十足:“大人,手下那些兔崽子经过三四个时辰的休整,基本上恢复精力,随时都能迎战。”

    荆越也道:“大人,前线火器已准备齐全,随时可供开战之用!是否要把……后续火器调出来?”

    当荆越问出这话后,胡嵩跃有些意外,转头问道:“老荆,你说什么?后续还有火器?”

    荆越没有回答胡嵩跃,只是看着沈溪,等候回复。

    沈溪微笑道:“杀手锏自然要留到关键时候再用,现在才是第一战,我们就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让对手有了防备,后续怎么办?还是先留着,第一仗我们就当练兵,先把敌人倚重的厚甲阵破了,挫一下他们的锐气!等后面几战再把新火器拿出来便是!”

    荆越不太理解,不过沈溪的命令就是最高指令,当即行礼:“谨遵大人吩咐。”

    胡嵩跃满脸都是疑问:“老荆,咱们还有火器没拿出来?不都在军中吗?”

    荆越道:“之前一直在中军那几十辆马车里载着……大人不让随便说!不过现在我们暂时没精力顾及这些吧?”

    胡嵩跃又用求证的目光望着沈溪,但沈溪神色自若,浅笑盈盈,看不出什么来。这时胡嵩跃突然明白什么,现在的沈溪比之过往更显镇定,就好像之前就已推算到这场战事,为此妥善进行准备,而不是仓促应战。

    “去准备开战吧!”

    沈溪吩咐道,“今天天气不太好,能见度不高,这对我们算是有利有弊!利是敌人无法从远处窥视我军战法,输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弊则是我们也没办法清楚地发现敌军后续动向,于兵马调度不利。”

    “另外,为了保证水源清洁,牺牲将士的尸体一律统一进行安置,不得随便抛入河中。等战争结束,我会为战死的将士向朝廷请功,同时在榆林卫城设立专门的烈士陵园,供后人景仰!”

    “大人……”

    胡嵩跃听得有些迷糊,怎么战事还没开始,沈溪这边就已经做好得胜的准备?

    沈溪道:“各自归位吧,不得有任何懈怠,这场战事,我已经等了很多年,终于有机会一展抱负!”

    ……

    ……

    午时过去,这时明军士兵已吃过午饭,原本睡在第二、第三道战壕里的官兵,悉数撤了下去,回到三里外的营地继续睡觉,而原本睡在第一道战壕的四千官兵,则分成三批,其中第一道战壕两千人,基本确保每个射击孔前有一人,第二、第三道战壕分别有一千人,作为预备队存在。

    饱睡一番,又吃饱喝足,此时一线阵地上的官兵总算有了精气神,当沈溪出现在堑壕中巡视的时候,所有士兵脸上都有了久违的笑意,斗志昂扬。

    “大人!”

    士兵们见到沈溪后都很振奋,这些年沈溪领兵从无失败的经历,民间都说他是文曲星和武曲星转世,在普通士兵中宛若神明般的存在。也正是因为沈溪在军中,面临如此困境部队里连一个逃兵都未出现,实在是异数。

    沈溪走到一处便摆手,示意士兵们不必过来跟他行礼问安,只需坚守各自的岗位即可。

    陪同沈溪一道巡视前线的还有唐寅和王陵之,王陵之一向作为先锋官存在,这次他也是守在第一线阵地上,至于唐寅则完全是被沈溪拉来的,本身唐大才子并不情愿出现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走了一趟下来,士兵们精神更显饱满,而沈溪已让人在第三道阵地后方搭建起八处三丈高的木制高台,等战事爆发,这些台子上的官兵会用旗语传递军令,专门的掌旗官又会把军令传达给普通士兵知晓。

    “何时战火会开启?”

    巡视一圈下来,唐寅不由问了一句。

    沈溪没有回头看唐寅,此时他跟唐寅站在其中一个高台上,用手里的望远镜看向几里外的鞑靼军营,可惜今天空气中弥漫着一层薄雾,什么都看不清楚。

    沈溪随口答道:“伯虎兄的问题,老天都回答不了你,只有对面的鞑子能作答,要不你过去问问?”

    唐寅在旁瞪大眼睛往前方看了看,不觉得沈溪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摇头道:“如果沈尚书想让在下前去鞑子营中充当使节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到此时沈溪才放下望远镜,侧身看了唐寅一眼,脸上笑容更盛。

    沈溪心想:“你唐大才子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敌营当使节才怪!”

    “再说吧!”

    沈溪仍旧没有给出准确答案,这让唐寅隐隐有些不安,因为沈溪已不止一次在他面前透露过想让他去当使者的想法,不过究竟是去榆林卫城还是去敌军营地,暂时不明朗。

    就在沈溪准备从高台上下来时,刘序快步过来,在下方仰头禀报:“大人,敌军在三里外整顿兵马,似乎有准备进攻的迹象!”

    沈溪道:“传令三军,备战!”说完,他快速从木架上爬下来,唐寅跟在后面问道:“沈尚书,这就要开战了?”

    “只是备战!”

    沈溪回道,“这场战事我们将会很被动,因为我们所有战略都只能根据敌人的行动来进行,主动权掌握在鞑靼人手上,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不需要考虑自己如何,只需要考虑对方来了,我们是否有能力把敌方杀退即可!”

    说到这里,沈溪对传令兵一摆手:“传令军中,收紧阵型,保护两翼,各路人马各就各位!”

    随着沈溪发号施令,传令兵马上把沈溪的意图传达给高台上负责旗语的人知晓,随即旗语迅速传达到前线官兵手里。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