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打小报告

    齐平遥到底是没有摆脱上门求救啊,不是,是拜访的命运。(Www.sites3.com)

    提着大包小包的拜访礼物,面上笑容僵硬的坐在正厅大堂,浑身上下都是写满了尴尬两个字,连口茶水都是不入口,时不时的就是瞧着正门等人进来。

    生怕失了礼数。

    他幼年孤苦,少年贫寒,等到青年了才是一举成名天下知,也就是说,是个彻底的寒门都是算不上的泥腿子,虽然现在成了手握大权的一方大将,但是面对那些文臣学士,还是有点尴尬的。

    主要是双方真不是一路人,气场不和,而且文渊阁的大学士那就是执掌天下文坛,属于领袖人物,即便是被贬摘下了官帽子,但是到底是底蕴摆在那里,知识才华也不会因为皇帝老儿不欣赏就是这么消失了,齐白鹿这个人虽然没有打过交道,但是朝堂上都是知道这位前状元郎恃才傲物放浪形骸,就算是殷氏皇族的面儿都是不给,其他的勋贵武将们更是得不到一个好脸。

    要是不交集还罢了,一个落魄度日的前大学士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是自己这一次上门,那差不多算是有求于人,齐平遥自然还是心生忐忑的,倒是无光身份地位,纯粹的就是那种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遇到学神的生理性不适而已。

    没有人了解这位的心思如此的复杂多变且兼具女子的敏感纤细,毕竟这位虎着一张冷脸的时候还是很像是那么一回事儿的。

    齐白鹿沉吟片刻,便是一撩下摆:“我便是去会会他,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来意,在这里猜测也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孙老头,清微姑娘,见深就是拜托你们了,一旦是对方来者不善,你们就是即刻撤离,不用管我,我好歹是前文渊阁大学士,就算是把我抓起来押解进京或者是其他的处理方式都是可以,但是他不敢下手杀我,他齐平遥承担不起全天下人的唾沫星子,而且文臣学士的笔杆子也是杀人不见血的。”

    但是顾见深不一样,齐平遥若是起了歹意,绝对是敢对他下杀手的,就算是这个青龙卫指挥使不出手,其他的人若是听到了风声,就是不会只是小打小闹的试探性刺杀了,而是会设下天罗地网一样的杀局,到时候顾见深必然是不能活着回到永宁侯府的。

    顾见深张了张嘴,到底是没说什么。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意志坚定,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且就算是头破血流掉脑袋依然是要坚持,对方将他当做是需要保护的子侄晚辈,那么自己也应该感念长辈的这一片心。

    齐白鹿身影消失,屋内的人个个神色凝重,唯一悠闲自在的大概还是宁清秋了,她不在意的说道:“我说你们何必一个个愁眉苦脸的,齐平遥的拜访看着倒像是来者不善,但是事情还未有定论,咱们先别着急的就把事情想得悲观了,万一人不是来找麻烦而是来求助的那也是有可能的啊。”

    没有人回应她,显然是觉得这不过是宁清秋的安慰话而已。

    但是其实宁清秋这话没有说错,齐平遥这一次还真的是来找人帮忙的,是真的要对白鹿书院的这一行人下手,那么直接就是大军压境带着青龙卫把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收拾掉他们了。

    哪里还正儿八经的上门拜访哟。

    事情还要从昨日说起。

    他在白鹿书院和顾见深拜别之后,就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打算好好地休息一下,结果就是接到了盛京的八百里加急的密函,皇帝圣旨一下,要求七日内侦破禹州太守失踪案,给朝廷百官,给大周天下子民一个交代。

    措辞说不上温和,相当的严厉,和这一任的大周皇帝那个温和甚至是带着点懦弱的性格完全的南辕北辙,齐平遥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有人挟天子在此事上表现出来极度强势的意愿。

    怎么看,都是谈锋那个卑鄙小人阴险毒辣的在他们离开之后就是快马加鞭的让人把这个消息传回了盛京,甚至是镇国公当夜就是迫使皇帝给出了这样的诏令,当然不至于是假传圣旨,但是给皇帝相当大的压力对于这些拥兵自重威权赫赫的权臣们来说就是小case。

    没想到啊谈锋凶名在外,结果就是个靠爹的,有事儿竟然是打小报告,齐平遥想自己看不上他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个案子本身就是扑所迷离,查肯定是要查的,但是齐平遥真的没有把握,皇帝现在限时破案,要是自己到时候给不出准确的答复的话

    本来这件事也是丝毫线索都是没有,他也只有自己头痛,但是太守府的地毯式搜索和挖掘到底是有了成效,虽然还是没有找到陈守义的尸首是的尸首,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也没有实证,但是失踪这么久,基本上可以确定已经死亡,凶多吉少了,很大可能,尸体都是人间蒸发了,武道高手甚至是用毒用药的人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假山底部,竟然是找到了地下通道不说,还有丹药的残渣。

    虽然无法辨别,而且因为山石崩塌几乎是全部毁掉,但是还是有点残留物质,可惜的是,找遍了整个禹州的郎中大夫,竟然都是辨别不出这是个什么材料,更遑论完整体的丹药性质名称。

    就在事情又一次走到绝路的时候,他收到了消息,说是当世神医孙邈先生如今就是在禹州城内,且寄居在白鹿书院。

    所以才是有了今日的拜访。

    对着齐白鹿将这一切都是和盘托出,因为知道隐瞒绝对是让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以齐平遥想要赌一把。

    毕竟现在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齐白鹿倒是恨不得,立刻答应下来,这个鉴定有什么麻烦的,既然是找他们帮忙,最后成与不成都是个人情,只是大小的问题而已,有百利而无一害,且比起之前的猜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是也知道轻易得来的不珍惜,而且孙老头那里,自己也不能越俎代庖啊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