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一二 审讯 一

    “姓名”

    “袁情”

    “性别”

    “女”

    “年龄”

    “39”

    “被捕前职务?”

    “原八路军125旅卫生连护士长。(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袁情,接下来我问你的话,你要如实回答。对待敌特分子,我们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人?为谁服务?”

    “我是袁情,我不为谁服务,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士。”

    每次审讯人员提出问题,袁情回答后都有旁边的工作人员进行记录。陈旅长,周敏等人在一旁旁听。

    “第二个问题,既然你不为谁服务,在昨天晚上在返回3八6旅根据地的途中,你为什么要刺杀周敏?”

    问到这个问题,袁情又保持沉默,就像昨天晚上一样一言不发。

    “袁情,注意你的态度!你以为沉默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审讯人员愤怒的说道。

    陈旅长在一旁轻轻的敲了下桌子,示意他继续下去。

    “袁情,既然第二个问题不回答,那我接下来又问第三个问题。你加入八路军也有些年头,在工作期间你努力认真。你的同事对你评价也很好,那么我问你在125旅,你有没有其他的同伙?”

    “没有。”

    “你确定没有吗?”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士,我没有颠覆革命,也没有投敌,我不需要同伙。我也不是所谓的内奸。”

    “袁情,我奉劝你最好老实点?我们早就怀疑队伍里有内奸,而你在昨晚那样紧张的时刻突然行刺,你的嫌疑最大。如果你不说清楚为什么那样做,你无法洗脱罪名,我们有权对你进行处置。”

    无论审讯人员怎么说,袁情说完了刚才那些话后就是保持沉默,不承认自己是内奸。

    周敏看着她一张相对朴实的脸,也觉得她不像是鬼子的内奸,但是她为什么要刺杀自己呢?接近一个小时的审讯失败了,陈旅长和周敏等人走出了审讯室。

    陈旅长感慨道:“没有想到这个袁情一言不发。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还在隐藏什么呢?

    周敏你先回去吧,有结果再通知你。”

    周敏回去后便和陈蕴章说了下午审讯的事儿。

    “维墨,袁情一到重点问题就不开口,一声不吭,无论审讯的人说什么她都不回应。”

    “敏敏,昨天夜里问她的时候,她就什么也不说,看来这其中是有一些问题。”

    “我觉得这其中的问题大了,本来她还救了我一命,又突然刺杀我,现在还一言不发,是什么让她有这么大的转变?在野狼谷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她的异常吗?”

    “异常?你别说还真有一件事,八路军在打扫战场的时候从一个鬼子身上搜出了一块玉,准备作为战利品上交。她看到后情绪特别激动,她说这块玉是他孩子的,最后陈旅长还做主把这块玉佩给了她,不需要作为战利品上交。”

    “那块玉你看到了吗?”

    “我只是在后面看了一眼,只是形状有一些奇怪。对了,袁情说上面有一个小字。她说这个字是她请师傅刻上的,所以才证明这块玉是她的。”

    “哎,现在真是找不到内奸着急,找到了又束手无策,难道用刑讯逼供吗?你说她在八路军这里呆了这么多年,八路军的人能下得了手吗?”

    陈蕴章呵呵冷笑道:“呆了”这么多年又怎样?原来袁情是他们的同志,现在只要确定是内奸八路军是不会手软的。

    听陈蕴章么说,周敏还是有一些差异的,在她的印象里,只有军统的人才会刑讯逼供。影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八路军对待俘虏还是很温和的。

    “应该不会刑讯逼供吧?我感觉八路军的做派不像是能寻训逼供的人。我觉得他们最多就是不停的审讯。”

    陈蕴章无奈的看了看周敏,用手指点了点了她的头,宠溺的说一句:“你呀,真是太天真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周敏他们再次看到了陈陈旅长,陈蕴章连忙上前问审讯的结果如何。

    陈旅长苦笑着摇头:“原形还是什么都不说,不吃不喝一言不发。”

    这时陈蕴章说道:“袁情是看到那块玉以后情绪变得激动,会不会和那块玉有关,才导致她采取了行动?要不用那块玉刺激一下?”

    “陈队长啊,审讯人员也拿到那块玉问他了,他还是没有反应。能试的我们都试了。”

    陈蕴章和周敏对视了一眼,他又问道:“那接下来你们怎么办?是准备用一些激烈的手段吗?”

    “这个嘛,我们还是以温和的手段为主,他实在不开口再说。如果我们审讯不了,就让敌工科的同志审讯,他们有丰富的对敌经验,相信能撬开他的嘴巴。”

    “陈旅长,反正她都不开口,能不能让我们也试一下,作为受害人,我真的很想知道她为什么想杀我。”

    看着周敏一脸希翼的样子,陈旅长想了想答应了。

    晚上6:00,以周敏为首,陈蕴章、周雷、陈旅长、王政委以及3八6旅的三个团长全部到了审讯室,周敏作为主审进行问话。

    “袁护士长,非常感谢你昨天救了我,如果不是你及时把我推开又帮我挡了一下,可能我现在已经去阎王爷那报道了。既然你救了我,我实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晚上又去杀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和其它的审讯人员比起来,周敏的态度相对温和。袁情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面无表情的她看了周敏一眼,又将目光转向别处。

    “袁护士长,我听说这块玉你说是你孩子的,上面还有字证明。这上面是一个“平”字是平安的意思吗?你这块玉的形状太少见了,像豆芽又像一个钩子。就是不像普通老百姓给孩子佩戴的东西。中国老百姓一般给孩子带的都是银锁。富贵人家才会佩玉,但是即使佩玉也都是平安扣、龙凤、弥勒佛、观音一类的东西。你的这个形状可真是太奇怪了。我听李医生说125团是在一个村子里救了你。你们只是普通的农民,应该带不起这种玉。这是你意外得到的对吗?”

    袁情还是不说话。

    周敏继续说:“我个人觉得这个不是属于你的东西,只是你意外得到的,既然不是你的,那毁了也无妨吧。”周敏说完突然把那块小玉放在桌子上,用装满水的茶杯猛的砸向它,所有人都被桌面的举动惊呆了。

    三团长卢龙刚要站起来说话,就被陈旅长拉住了。因为陈旅长看到袁情的表情突然变得歇斯底里。

    周敏把茶杯移开,从桌子上捏起一小撮碎末,然后当着袁情的面一口气把它吹散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