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修罗

    【番外】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修罗

    在确定了与明月再次合作的关系后,我也没着急立刻就和他开展任务的讨论,毕竟他已经放弃了这次的任务,在回去重新接取任务反而对他来说是件丢面儿的事,所以我只是将得到的任务资料丢给他然后就回房休息了,至于相关情报。(看啦又看小说网)。他的情报网知道的肯定远比川香和美跟我说的要多。我自然也不必担心。

    回到自己房间,我拿出自己手边的枪械开始保养起来,反正距离船靠岸还有不少时间,这个时间我也不能休息,一但躺下,再想起床可就困难了。与其坐着发呆,倒不如想想后面的任务,武器方面能够保障,剩下的就看怎么用手边的这些武器火力去完成任务了。

    “手枪随身,冲锋枪,狙击枪。。对,得调试好一些炸弹和高爆弹,最好的打算是能够顺利潜入,最坏的打算那就是把整个别墅都炸了。不过明月那边的情报能力那么高,相信我们的任务应该不会太困难。”一边自言自语,我一边擦拭着枪械,这样的行为可以很好的保持我的理智让我不会犯困。

    莫约一小时的时间,游轮缓缓靠岸,下船后我来到游轮酒店的车库,从项链里取出自己的车子,在一路开上去。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当我驻足这里的时候,明月已经在门口等我了,拉开车门,我带着明月一起前往了川香和美为我们准备的安全屋。

    “川香的情报基本无误,我在这里稍作补充。”或许是为了将倦意从脑海中驱散,明月晃了晃脑袋开始整理起了情报。

    “嗯。”我点了点头。

    “这次我们的敌人大约部署了一个百人团队,来自东南亚西方的野狗雇佣兵团。全团一共一百四十三人,除去留守和非战斗人员,这次可以说整个佣兵团都倾巢而出了。这是他们的三位团长的资料。”说罢,明月将一个u盘放在了我挂挡的手边。“敌人的火力不容小觑,除了个人标配外,团队还配有rpg,大口径狙击,以及ap,at地雷等。这次坂上为了自己的性命,可是下了血本,把自己的家围了个里外三层,密不透风啊。”

    “一百多号人,那别墅装的下么。”听着明月的情报,我不由得皱皱眉,这个什么野狗佣兵团虽然我没听说过,不过从他们的火力配置上来看,应该属于中型团队,算不上高端。不过这样的一个团队,比起那些十人的精英小队,唯一强的就是信息的传播和大范围的火力压制。对于保护方面来说,确实要比精英团队更为合适。

    “我的情报表示,这个团队有一半的人都分散在了别墅半径一公里的地方。那一片地域已经算是军事禁区,甚至影响了神木县的部分交通。”明月为我解释道。“从我们进入神木县后,甚至都不能开车前往别墅所在郊区。以你现在这两防弹雷诺来说,别说被排查是一方面,at地雷估计都是为你这种车特意准备的。”

    “火箭弹我的车能扛得住,反坦克地雷还真没试过。”对于明月的玩笑我只是一笑而过。确实他说的对,这车要是被查,那我们还真不好过关了。

    “除了雇佣佣兵团,坂上臣还有十余名贴身的保镖,他们有的是从黑帮出来的,有的则是坂上在地下擂台寻觅的好手。总之,他们没有人是善茬儿。资料已经全在u盘里了,到地方后我们在详说。”

    “地形方面呢?有情报吗?”我目光依旧盯着前方的道路,心思却已经分出一部分来听收情报了。

    “盘桥而下,下面是一片花田,别墅环山,后面的山林全是植被。山高约三十米,呈丘陵状。正前方是通往公路的唯一大道,易守难攻。除非。。。”

    “除非我们能从山后饶上去,把后方的山岭占据并找到出路。然后在把火力布置好。”我接了明月的话。“正面硬突不是办法,就算我们的火力足够猛也不可能和百人团打拉锯。但是从山后直接用重火力偷袭成功率倒是很高。只要保证一枚火箭弹能够直接要了坂上的命。而后方山岭是我们逃跑的唯一路线,而且不能只规划一条。至少。。三条以上,并见机行事。在爬到山顶后,我们利用滑翔翼逃离。”

    “你这样的话工程量会很大。”明月皱皱眉。

    “这个你不用操心,交给我就好。”我咧嘴笑道,武器装备方面,我从没担心过。

    “那逃跑工具,武器呢?这些东西我都没有准,按照我的想法,直接潜入敌人内部,干掉目标后逃离就好,没必要把动静高的那么大吧?”明月似乎有些看不懂我的行为方式。

    “你有详细的照片,路径。以及别墅的结构图吗?”我反问了一句。

    “稍等。”说罢,明月拿出手机飞快的按了几个键。很快的,他的手机就给了他反馈。“大约三小时后就有了。”

    “那就行,你提供情报,武器支援和掩护方面我来负责。”

    “武器?”坐在副驾驶的明月回过头看了看后座上,并没有看到任何武器的存在。“虽说川香给我们提供了安全屋,但是我可不认为那里会有很多火力,毕竟是政府。”

    “大约三小时后就有了。”我嘴角裂开一丝笑容,侧头轻看了明月一眼。一番对话后,我总感觉明月是一个很优柔寡断的人。包括之前的试炼任务,那个土耳其女人都没有被他杀掉,说实话这很让我意外。一个杀手若是连心都软了。要么是被某些人唤回了良知,已然厌倦了杀人,要么。。。

    “我提供的火力足够我们在那里做一次完美潜行了,只要你够胆。”我尝试着用语言刺激他一番。

    “呵。。。”明月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兴奋的弧度。他又怎会不知完美潜行的意思。缓了大概七八秒,才淡淡的吐出了一个词。“真刺激。”轻吐的词语让我知道了他还是那个修罗的化身,他应该只是很久没有接触到正面交锋的任务了吧。当听到完美潜行这个词语后,我明显觉得他的血气有沸腾的趋势,或许是因为他的情报商过于优秀,让他短暂的忘记了正面交战是何等的残酷。此时他缺少的,应该只是唤醒他修罗负面情绪的引子而已。

    。。。。。。

    峰回路转,我们来到了神木县的安全屋,来到这里的第一件事,便是两人各找了一个房间,关好房门,沉沉的睡去。毕竟一夜的高度集中,身体已经产生了匮乏。于是这一睡再睁眼就已经是下午的时分。距离任务的最终时间还有大约十四个小时。

    简单的一番洗漱后,我和明月坐在了桌前开始战前的会议。

    “地图和路径都已经到了。”说罢,明月操作着安全屋里准备的电脑。很快的,一副3d的地图和别墅的平面图便投影在了我的面前,上面还有用红线和蓝线标注的潜行路径,和撤退路径。以及一个个黄色的人物标记点和绿色的监控点及范围。

    “路径规划来说,这个资料已经做得差不多了,他还顺手给我做了潜入计划。在晚上十点的时候,会有一辆送餐的车辆给那群佣兵送餐。我可以找机会混进去。因为有路径图,我觉得成功潜入的机会非常大,你觉得的呢?”

    “啧啧,真是可怕的情报商,有机会的话请务必介绍给我,花多少钱都行。”我啧了啧舌感叹道。说实话,明月的情报商能力简直堪称bug,已经详细到了标注人员的份上,这难道是控制了卫星直接搜索的?不止是卫星,还有监控,甚至可能买通了内部人员都有可能。总之,我想要以太一的黑客水平达到这样的水平都非常困难,这个情报商就好像拥有神之眼一般,简直能洞察一切。可惜情报商就是情报商,哪怕他能黑入敌方的监控,也不敢做有痕迹的举动。

    “哈,如果他不反对的话。我倒是挺乐意把这个家伙介绍给你。”明月淡淡一笑道。

    “嗯?”明月的话语似乎带着点不同的韵味,似乎是,戏谑?

    “呐,这个以后再说,先看任务。你同意这次的潜入计划吗?”明月的目光对着投影晃了晃。

    “不。”我摇了摇头。“并不是不同意,只是风险太大了。”我对明月道。“这样的潜入首先一点就是不能携带武器,其次,送餐的餐车必定每次都有专员前往,你跟着去一旦被盘问就很容易暴露。届时,你要面对的就是上百人的围攻。而且就算你藏在餐车上,被发现的几率也不是没有。毕竟是一个活人的潜入。虽然这情报详细的几乎能间接告诉你人员的轮替时间,但是从危险系数上讲,有些过于高了。”想了想,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个人倾向于直接在远距离狙杀目标,在确认目标死亡后,直接用重火力覆盖,因为目标死亡,这群雇佣兵没必要继续在这里卖命,他们选择撤退的几率很大,而你也可以在这之后在进去看看那块表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

    “远距离狙杀确实很不错,也很安全。但是更容易惊动对方。”明月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而且在狙杀后,我们不知要多久才能从这群惊弓之鸟的手下潜入别墅,那块表会不会随着坂上臣一起被处理掉我们也不能确定。我不能在这里丢掉唯一的希望。在这之前,我从情报商获得的情报几乎都能让我潜入成功。当然,向试炼那次的任务目标失误属于意外。”明月解释了一句“所以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选择潜入。”

    确实,因为情报来源的问题,明月更加信任情报商提供的信息,而我这是第一次接触,能够想到的就是寻找情报的漏洞来安全自身。毕竟我不习惯把自己的命交在别人的任务计划里。有这样的分歧也属正常。更何况我们任务的侧重点也根本不同。只是恰好在一条任务的路径上。

    “那就双管齐下吧。”我建议道。“你带上监听器和追踪器,咱俩随时保持联络,之后你去做潜入准备,我一个人摸到后山上为你完成任务或者意外暴露后留条后路。”

    “可以。”考虑了一番后,明月点头答应了这次的行动安排。“那归结一下此次的任务。任务目标有二,一为刺杀或狙杀坂上臣,二为找到那块我需要的手表。晚十点任务开始,结束时间预定在凌晨四点前,之后务必逃离。”

    “任务过程中随时保持联系,我会用追踪器定位你的位置,保证你的安全,必要时我会用狙击枪支援你,出现严重纰漏时我会选择用rpg直接轰击别墅。当然,事前我会先确认你的位置的。为了更好的完成掩护,我建议你进入别墅后想办法搞掉别墅的防护系统,要不然防护系统启动,我连唯一的窗子都看不到了。别说狙击,就算是直接上火箭筒都会事倍功半。”我补充道。

    “rpg?我们有那样的武器吗?”明月不解。虽然自己是在房间休息,但是他并没有感觉到在他睡着的时候有外人来过这里,更别提送来rpg这种单兵利器了。

    “在我房间。”我指了指自己的房间。当明月推开我的房门后,他便被那满地的火力和武器惊呆了。

    rpg,重型狙击,重机枪,甚至还有各个样式的手雷,成箱成箱的子弹。若不是这些东西就这么明晃晃的摆在眼前,明月怕不会以为自己走错进了一个小型的军火库中了。

    “呵。。”明月抽了抽嘴角,显然是被这满地的琳琅惊得不轻。“你的武器供应商能不能也推荐给我?我也想要这种随叫随到的快递式的军火服务。”

    “如果用你的情报商人来交换的话,我不介意。”我淡淡的笑道。同时走到床边拿起了一件黑色的t恤交给明月。“穿上这个。”

    “这是?”衣服入手,明月并不知道这是什么。

    “关键时刻能保你一命的东西。”

    “这,防弹衣?这么薄?!”明月瞪大了双眼。防弹衣他肯定是穿过,但是这么轻薄的防弹衣他还是第一次见。从厚度来讲,也就比一些亚麻布的衣料稍微厚一些,入手一片冰凉倒是宣示着这衣服的不同。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

    “只要不是穿甲弹,这衣服都能扛下来。”我平静道。“但是狙击弹的冲力这衣服可不能化解,骨头该断还得断。”

    “哪儿有那么多狙击手会在室内。”明月无奈笑道,但还是收下了这件衣服。“先说好,虽说一起做任务,但是优先级不同,我潜入之后会第一时间寻找手表。”明月的口吻十分明确。

    “而我也会优先找机会狙杀坂上臣。”我同样回敬道。“在不干预彼此行动的情况下,共同完成任务。合作,只是为了彼此更便利的行动。”

    “当然。”明月点点头。“这也是我的意思,那么我就先按着情报去找那辆餐车做准备了。”

    “嗯,我稍后会去后山寻找火力点。尽可能的为你制造便利。”

    “好,晚上见。”说罢,明月便站起身准备朝外走。

    “等会儿。”我喊住了他。

    “嗯?”

    “跟我去拿监听设备。”

    “。。。。。”

    恶魔与修罗的狂想曲

    在将监听等设备交给明月后,我们再次确认了所有的行动计划,并设立了逃跑的路线。毕竟再过一会儿明月就要去情报提供的送餐公司做潜入准备了。所以有一些事情要提前确认才行。

    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一同离开了安全屋,在将明月捎到目的地附近后,我便只身一人前往了神木县的郊外。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不过知道为何,我却意外的放松。或许是明月的性格索然,我对他抱有的怀疑并没有很重,至少从合作的角度来说,他是我可以信任的战斗伙伴。

    在进入坂上臣别墅外的一公里处,我就将车停了下来。从公路的栅栏翻下,走进了郁郁葱葱的森林之中。大约花了半小时,我绕进了别墅后方的山岭。这里或许也会有坂上埋伏的狙击手存在。不过没关系,当夜幕降临之后,没有视野的狙击手和瞎子差不多。再加上我特意带来的夜视仪。视野方面,我只会比这些雇佣兵更强。

    拿出手机,我调出从明月那拷贝来的地图,我找到了几处相对良好的狙击点,分别位于后方山岭的几个不同的位置,依次来到了这几个地方,我架好了一挺挺的遥控狙击。光从一个地方狙击必然会有暴露的风险,但是如果用遥控狙击的话,虽然不能控制现场,但是却可以最大限度的解决敌人。当然,在设立狙击点之前,我要仔细排查周围的情况,可别被那些雇佣兵撞见,否则直接就会暴露了。

    在良好视野的地方架好枪械,上好消音器,我用树叶做了简易的遮挡,这样在开枪的时候火光不会太明显,之后还在附近埋了几颗反步兵的地雷,做完这一切后我才继续前往下一个狙击点。如此反复,当我做好第四个狙击点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夕阳的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天边。夜幕正式降临。

    夜晚的森林是很危险的,虽然这种郊外不会有什么大型野兽,但是一些毒虫毒蛇免不了还是会有一些,不过还好,带上夜视仪后,这里的能见度也恢复了不少,这让我也放心了许多。

    登上一颗茂密的大树。坐在树枝上,我架起了最后一把狙击枪。四把遥控,一把手控。盯着手机上投影的四个瞄准点和夜视屏,我将其锁定在了前方的别墅的各个岗位之上。

    别墅内灯火通明,其外也是亮着数盏路灯,为那些警卫们照明。十三四个身着西装的保镖来回巡视。在其外是一队又一队的雇佣兵大汉。他们端着枪抽着烟,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谈着什么。夜视仪之下,有十来个佣兵在附近的树林巡逻,不过他们距离我设置狙击枪的地方很远,所以我并没有理会他们,狙击手肯定是有,就是不知道藏在森林的哪个山头上。只能等交火的时候一个个排查了。不过最好还是明月能顺利的潜入,这样对我们来说都很省事。至少能避免一场与百人团队的交火。

    晚十点,夜色已深,佣兵们也进入了高度的集中状态,毕竟这是他们和雇主约定的最后一个夜晚。过了今夜,他们就可以拿着高额的佣金回到马来,回到老挝,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亦或者直接坐飞机去拉斯维加斯豪赌一番,享受自己的奢华。

    十点零几分,一辆红白相间的餐车缓缓的行驶进了别墅。从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位身穿厨师衣服的中年人。还有一位是身着服务员服装的年轻人。那正是乔装后的明月。佣兵开始对着两人搜身,还有几名大汉已经跳到了车厢内检查食物。

    瞄准镜下,我看到明月被强迫地吃下了一大块披萨饼,以及几个寿司,还被灌了一杯可乐。呵,潜入前让他吃上几口,倒是能让他恢复一些体力。而我这边因为是在狙击,所以可以随时从项链中拿出食水进行补给,体力方面倒是都不用担心。

    很快的,明月和那个老爷子就被放行,两人成功的进入了别墅。见状,我也从项链中拿出了电脑,架在了自己身前,在简单的调试后,明月眼前的景象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总共给了明月四样东西,前三样分别是入耳的耳机用作通信,定位与麦克一体的纽扣让系记在领口。还有第三样,就是他脸上带的平光眼镜。在镜框处有隐蔽式的针孔摄像头。只要眼镜不坏,摄像头就能工作。看着电脑上的影像,我微微一笑,现在明月已经成功的进入别墅的厨房了。

    “明月,是我。”我压低声音,对着麦克轻声说道。“如果听的清就拿起你右手边的勺子转一下。”

    得到我的指示,明月很随意的拿起了勺子转了一圈,然后放回了原位。看来耳机听得很清楚。“。。嗝。”

    “哦?吃多了?”这一声饱嗝打的还真是到位。至少能消除敌人30%的警戒性。“没关系,待会儿多运动运动就消化了。我现在已经就位。有五把狙击枪正对着别墅。从我这里的位置看去,我能看到南向的一楼和二楼的窗户。狙击视野中等,因为角度问题,我可能无法打中别墅的北侧。所以你在行动时尽量在南侧移动。听到了就给我比个手势。”

    说罢,在镜头的正中,明月伸出食指在案板上轻轻敲了敲,而后继续着自己手边的工作。

    “嗯,那么你继续吧,优先解决防护系统。这样我也能通过监控看到里面的情况。祝武运昌隆。”我给明月的第四样东西是一个装有病毒程序的u盘。其作用就是破坏防护系统,并且让监控为我所用。在给了明月最后一个信息后,我便拿起夜视望远镜开始在别墅二层寻找目标的踪影,根据明月的情报显示,坂上臣的房间在别墅二层的东北角,而坂上臣的女儿则是在别墅二层的东南角,正好是我视线能够看到的地方,那里有一扇已经拉上窗帘的窗户,房间亮着光,此时此刻,坂上臣的女儿应该还没有睡下。而坂上臣却还不知身处何地。

    “一。。二。。三。。。”透过望远镜,我数着视野内的敌人数量。在后院看守的除了两个站在小门的门卫,剩下就是后院里面的八个佣兵。还有二楼走廊通过窗户看到的走走停停的人影。在二楼的外侧回廊还有四个端着枪游走的保镖。除此之外我便看不到别人了。“林间的风不大,东向一级,湿度约为60%,啧啧,这个距离连刻度都不用调了。”我端起狙击枪拧了拧聚焦调节,让窗内的人影能够清晰可见。

    调整好这些后,我再一次将视线放在了明月那边,我的准备工作已经做足了,剩下的就等他了。虽然我现在很想就这样直接开枪引起对面的注意来为他制造机会。不过为了他的安全,我并不打算这么做。虽然临时队友可以卖,但是相比于这次任务,我更对明月这个人感兴趣。一个突然出现的隐世杀手,其心软的程度甚至连身边的威胁都不愿出手解决。仅凭借情报就敢只身一人深入龙潭虎穴,虽说不排除太久没有经历任务,而导致手边连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光说这只身潜入的气魄就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他时,他身上那隐隐散出的修罗之气。

    修罗,非天果报之意,言修罗神易怒好斗,骁勇善战,但修罗也信奉佛法,懂得收敛自身。就如明月这般。或许他平时就将自身隐于世间,过着平凡的生活,可真正到了任务的时刻,便会再次化身修罗,深入敌穴,血洗尘世。

    说实话,若是有机会,我还真的很想结交一下这么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个堪称bug的情报商。总而言之,这是个不可得罪的人。不过这样的人竟然会是榜上无名,这让我有些意外,到底是什么样的羁绊让他这样如此优秀的“人”心甘情愿的隐匿于世?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对他的好奇再次加强了一分。

    “流风,听得到吗?”正在走神之际,明月的声音突然落入了我的耳朵。

    “啊,很清楚。”我回复道,而当我将视线转到屏幕上时,这才发现,明月已经站在了一台巨大的计算机前,在他的身边还有两个倒在桌子上的人。看来他已经摸进中控室了。

    “u盘我插上了,接下来要怎么操作?”

    “有显示开始读条了吗?”

    “有。”明月正了正眼镜让我能清楚的看到电脑的屏幕。此时一根白色的进度条正在红色闪烁着warning的背景下缓缓移动。

    “十分钟,等进度条读满,监控系统就易主了。”我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关闭显示器,处理好你身边的两个包裹后就离开这里吧。怎么样,找到表了吗?”

    “还没,不过我看到坂上臣了。”明月将两个包裹塞进了中控室的柜子里。而后快步走出了中控室,并带上了房门。“我正好过去给他送夜宵,当时他正坐在他女儿的床前给她读故事。可惜我没有机会下手,不过说实话,我真的看不出他是个为了加官进爵而能够犯下杀孽的人。”

    “这优柔寡断,还富有点正义感的发言还真像我一个朋友。”不知为什么,明月的话突然让我想起了柯南,或许是错觉吧。不过明月的下一句话倒是让我有点惊讶。

    “真巧,我也有这样一个朋友,或许我正是受他的影响。”

    “表里不一的人有很多,每个人的另一面一般轻易不会展露于世人,你我也不例外。不是吗?更何况坂上还是个政客,隐藏自己的真实面对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罢了。”我用着给柯南洗脑的语言对明月道,不过明月远比柯南要更懂得人情世故。这样的洗脑对他而言完全没必要,也没有效果,只能表达一下我的见解罢了。

    “或许你说的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善面与恶面,面对不同的人,需要换上不同的面具。就像我的。。算了。我继续找目标了。”说着,明月从地下室已经走上了一层客厅。到此,我们也不得不中断谈话。

    “去坂上妻子的房间看看。我有种预感,你的表或许在那个女人的手里。”听了我的话,明月的身形明显一滞。

    “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但我只能说直觉使然。”我摇头轻笑。“记得拖满十分。。嗯,七分三十二秒。等系统彻底关闭,我就能掌控全局。对了,在进度条读满后,整个屋子都会进入停电的状态。那是你拿表跑路的好时机。”

    “靠,你怎么不早说!”明月用极低的声音对着麦嘟囔了一句,而后他脚下的速度明显加快了三分。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