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五十八章 放我回家

    第三百五十八章放我回家

    “怎么样?大概是长成这样的吗?”

    坐在警局的办公室已经有四十分钟了,当佐藤向步美询问了她看到的犯人的大概样子后便开始刷刷点点的画了起来,而结果。(M.sites3.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画的一点也不像啊。”步美皱着小眉头说道。

    “你的画可真是够逊的诶。”元太面无表情的盯着画道。

    “就是啊,和小孩子的涂鸦一样。”光彦跟着补了一刀。“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别人可以代笔了吗?”

    “这,这有什么办法啊。”佐藤被孩子们的话弄了个大红脸。“我刚刚问过,局里专门画人像的友川先生今天刚好感冒请了病假。只能我上手了。”

    “哈哈,借我看一下。”恰巧,高木警官走到了佐藤的身后,拿走了她的画,而后同样露出了苦笑。“这画。。恕我直言佐藤警官,这幅画实在是不能拿给调查人员去看呢。你说是吧白鸟警官。”说罢,他还把画拿给了同样路过的白鸟任三郎。

    “嗯。。就超写实派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白鸟尽力的恭维着,可惜这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或许把他归类为狂草字体会比较符合吧。”一不小心,我就在一旁手戳在桌子上吐槽出声。惹得佐藤回过头白了我一眼。

    “可恶,你们几个,要是有本事你们来帮我画啊。”佐藤恨得牙痒痒。

    “啊啊,那个,我对画画完全不精通。”高木立刻摆了摆手,连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我。。我只擅长印象派的画风。”白鸟也飞快的逃离现场。

    “哼。”佐藤一声冷哼,然后将矛头又对准了我。“那么你呢,白河先生,你行你上啊。”

    “我。。。行,我来。”对于佐藤的冷嘲热讽我表示无奈。于是,我对拿着画板的高木招了招手要过了画板,直接撕下了那张比儿童画还不如的画纸开口道。

    “步美,把你刚刚说的犯人的信息在说一下。”

    “啊嘞?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步美歪头不解。

    “额。。。刚刚这个四眼小子告诉我的。”我拍了拍柯南的头,惹得柯南一阵不爽。

    “这样吗?”步美没有纠结,而后便将刚刚犯人的信息重复了一边。“他很高,带着一顶鸭舌帽,头发很长,还有脏乱的胡子。穿着一身。。。。”

    很快的,步美说了关于她看到的所有信息。之后就等着我把画完成了。

    “但是,我们还不能确定步美看到的那个男人就一定是纵火犯吧?”高木插空对我们说道。“毕竟步美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人纵火哦。”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孩子们眯起了半月眼一副鄙视的样子。“你是想说步美在说谎吗?”

    “就是,不要因为我们是小孩子就小看我们。”元太不甘道。

    “其实,我认为步美说的是正确的。”柯南最后开口。“现在天气这么热。那个人又穿了一件长衣。双手还带了手套。裤脚处有泼洒道的煤油,以及行进时飘出的臭味。还有从火场出来时露出的诡异笑容。如果这样的一个人都说他不是纵火犯,那我想他自己都很难自圆其说。”

    “是吧?”看到孩子们为自己撑腰,佐藤微微一笑。

    “好了。”

    就在孩子们与警察讨论的时候,我也完成了自己的画作,虽然时间仓促,我只能大概的画个线稿,不过。。

    “哇。。。画的好像啊!”第一个看向画板的步美眼中冒出了小星星。“大哥哥,你真厉害。”

    “虽然不知道像不像,不过步美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没错。”元太点点头一副了然的样子。

    “不论是画的线条还是笔触。都比佐藤警官要好上太多了。”光彦又一次补刀。

    “我。。。好吧,我认输了。”看着眼前近乎专业级的人像线稿,佐藤不得不举手投降。“没想到你这个富家子弟还会画画。”

    “没人说过有钱人不能画画了吧?”我无良的掏掏耳朵对佐藤的话感到鄙夷。

    “好吧好吧,高木君,把这幅画交给调查科。”说着,佐藤从我手中抢过画板交在了高木的手中。

    “是。”见佐藤发布命令。高木敬了一个礼就匆匆离开了。

    “好了。人像已经有着落了,我们就去案发的那个巷子去进行现场采证吧。”

    “哇!现场采证诶!”孩子们已经兴奋了起来。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事情。当然,他们到不是真的去帮忙采证,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我说佐藤警官,在你带孩子们采证前,是不是先把我放了?”我挑了挑眉道。“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再有一会儿我的证件副本就会传来。我可以走了吧?”

    “不行。”佐藤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反正按照流程,你的证件到了警局也需要一系列的审核,至少要今晚才能完全结束。所以呢,我的画师先生,这段时间里我还需要带着你去看看那个纵火犯和你画的到底像不像才行!”

    “我。。。”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大约过了十分钟,我们一行人走出了警署,因为孩子们再加上我这个大人的缘故,一辆车子肯定是装不下了,所以白鸟警官就开车带着高木,以及孩子们,而我,和柯南还有志保则是坐在了佐藤警官的后座上压低声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关于前两天柯南变大后去找小兰的事情。

    原来在当天,柯南原本想以工藤的身份和小兰告白的,但结果却在当天碰到了案子。于是耽误了时间,当他想要回去和小兰继续晚餐时,自己变身的时限却已经接近尾声,无奈,重新变为柯南后,他只能去安慰了小兰一番。为此,小兰又一次落泪。也让我再一次一拳头锤在了柯南的头上。

    “你一个成年的男孩子,竟然能和小孩子们玩在一起,不错啊。”透过后视镜,佐藤瞟了一眼正在和柯南打闹的我。

    “这不无缘无故的被带出来无聊么。”我耸耸肩,“我说佐藤小姐,我现在可是出了车祸的伤员啊,就算我伤的不重你也不能这么玩儿我啊。万一脑震荡复发了怎么办?我的精神损失费能算在你即将为我报销车辆的补偿里吗?”

    “安心,你的车子我会想办法补偿的。你就老老实实的跟我走就是了”佐藤银牙紧咬。心中念道。“不知道这次的费用警署能不能给报。”毕竟那辆进口雷诺的价格可是不菲。要佐藤自己去报的话,大概要花上自己两年的工薪了。对此,佐藤只能祈求警署还有些人情味。

    “莫西莫西?佐藤警官听得到吗?”就在佐藤碎碎念的时候,警车特有的通讯话筒响起了高木警官的声音。“我们要去的巷子似乎不是这条路吧?我们是不是偏航了?”

    “啊啦,我忘记告诉你们了。”佐藤拿起对讲机。“我要稍微绕个路去一个地方。”

    “去一个地方?”对讲机另一边,高木不知道佐藤的意思。

    “事实上,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话语间,佐藤的声音显得有些落寞。

    “特殊的日子?生日吗?”

    “才不是呢。”佐藤嘴角露出了些许的哀伤。“恰恰相反。”

    “相反?”闻言,我的眼角微微一跳。“生日的相反。。。忌日?”对此,我和柯南及志保面面相觑,“是家人的忌日吗?”对此,原本还有些气氛的车里顿时变得寂静起来。

    转过几条街,佐藤的车子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处。在和我们及跟来的两位警官打过招呼让我们稍等后,就见佐藤在街角的电线杆旁,将早已准备好的花插在了地上的瓶子里。双手合十,似乎是在对某人的祭拜。

    “。。。忌日,对了,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佐藤警官的父亲,佐藤正义的忌日。”说话的人是白鸟,“那是十八年前的今天,他在追逐一个强盗杀人犯的时候,死在了这个十字路口。”

    “在这里?”高木惊愕。

    “是的,那是一个雨天,佐藤正义警官在追逐那个犯人时,在这个路口被一辆卡车撞倒,不巧的是,那天的雨实在太大,救护车很晚才到。于是正义警官就在那辆姗姗来迟的救护车上,在他的家人含泪陪伴下,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魂归天国。我记得那个案子好像叫。。。”

    “愁思郎。。”柯南的眼神也变得严肃起来,开始娓娓道来他知道的一切。“那个案件叫做愁思郎。”

    “据说那位被卡车撞倒的刑警,对着前面不断逃逸的犯人一直重复着一个神秘的名字,于是这个事件就被命名为愁思郎事件。虽然当时警察们布下大面积的搜查网,可惜当时掌握案件核心要素的佐藤警官身亡,而导致了案件调查陷入了困境。追诉期更是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

    “柯南,你变工藤了哦。”志保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啊啊啊。。这都是毛利叔叔说给我听的。啊哈,啊哈哈哈。”柯南急忙反应过来,对着白鸟和高木笑道。不过这也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你这么一说,我似乎也曾经在电视上看过报道。”高木开始继续说道。“听说那是一次计划性极为周密的犯罪。唯一的线索只有银行不到十秒的监控摄影。而当时的警官到底是通过什么渠道对犯人做出锁定的。在他死后也变成了一个谜团。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佐藤警官的父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佐藤站起身。“就算当年的那件案子以及主要嫌疑人的名字还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在那件案子殉职的警官的名字也不会被人记得,再说,干警察的也不是为了让人留下回忆才拼死拼活的,不是吗?”仿若自嘲的一番话让佐藤那曾经精干的脸庞上笼罩了一层忧伤。

    “难道没有什么目击者吗?那位卡车司机应该能够看到犯人的脸吧?”元太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是的,只是那个犯人穿着长长的雨衣,带着墨镜和口罩,不论是司机还是监控都没能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连男女都无法确定。”

    “但是警方不是已经掌握了犯人的名字吗?叫做愁思郎的。”光彦也开始帮忙分析。

    “是啊,可是警方找遍了叫做这个名字的,可经过筛检却没有一个符合犯案条件的。”

    “嘛。。最后这件案子被定成了悬案,确实,毕竟这件案子的线索太少,只凭借监控录像,雨衣,愁思郎这三个线索实在是太薄弱了。”最后,白鸟做了规整。

    “其实是四条。”听了白鸟的话,佐藤爆出了又一个秘密。“线索其实是四条,还有一个就是在我父亲的警察手册上用片假名写下的ka、n、o字样的笔记。而据我了解,这一条记录是警方不希望泄露出去的,他们认为这三个字对案子有极大影响,以至于后面的日子警方曾多次向我和母亲询问这件事,可惜,我们从没听过类似的词汇,更不懂他的意思。”

    “这样吗?真是遗憾。。。”高木表示同情。

    “呵,因为对案件或许有帮助,所以我的印象特别深。”佐藤苦笑道。“甚至为了这件事,我还曾经发誓,若是谁能解开这个谜题,抓到愁思郎的话。不管他有什么要求,我都愿意答应!”

    “纳尼?!任,任何要求?!”

    “都。。都可以吗?”

    一瞬间,站在我们身后的两位警官就陷入了想入非非的境界,而孩子们则更是大胆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要是我猜到了,你愿意请我吃一百份鳗鱼饭吗!”不用想,说话的肯定是元太。

    “啊,当然可以~”佐藤曲身笑道。

    “我的话,我想去热带乐园城堡住一住。”步美眼中闪过小星星。

    “嗯,没问题~”

    “如果是我,我想要一张国际宇宙站的门票!”光彦不甘落后。

    “哈。好~好~”

    “换做是我,我想要一个警局的精确gps定位。”

    “诶?”佐藤惊愕的看着一旁的茶发女孩儿。

    “这样就可以在某个笨蛋失踪的时候立刻把他找回来了。”

    “这,这样吗?”佐藤头上落下一滴汗水。“我。。应该可以想想办法。”

    “那,那我可以要这一届的世界杯足球的门票吗?”

    “啊。。嗯。”佐藤嘴角抽搐。“现在的孩子们还真是现实主义呢。”

    “你们俩呢?想要什么呢?”佐藤看向了在一旁沉思的两位思春警察。

    “啊。。没,没什么。”两人同时摆手傻笑。

    “那你呢?画家先生。”

    “放我回家。”

    “诶?”

    “再不回去请罪,我女朋友就要发飙了。”

    “。。。。。。”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