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三十一章 是我的错

    第三百三十一章是我的错

    还欠24,正在补。(www.sites3.com)

    “小兰!”

    疯了一般的我一脚踹开女厕的门,直直的冲了进去,而当我看到那满地的猩红和倒在血泊中的小兰和佐藤时,一瞬间,我感觉整个世界都炸了。周身的杀意瞬间腾起,根本不受我的控制,就连后来感到的柯南都被我的气息压制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薰,冷静下来!先看看小兰的伤势!”柯南当头一喝将我从冲昏头的愤怒中拉了回来。快速的呼吸了一口,我让自己冷静了来,定睛看去,只见躺在地上的两人,小兰是被佐藤压在身下的,看小兰的身上应该是没有受伤,呼吸也非常平稳,像是被吓晕过去了。而问题是压在她身上的佐藤。佐藤的身上出现了四处枪伤,左肋处,右肩胛骨,右下腰部,以及。。这颗极为致命的后心处的子弹。

    “可能伤到了心脏和肺。。以及肾脏。”我蹙眉地说道。“柯南,去拿冰块,快点!”说话间,我将自己的外套脱掉丢到了水池,拧开水龙头冲洗,同时取下皮带以三角绑法扎在了佐藤的身上。

    “喂!小子!别随便乱碰!”在我们之后赶到的老爸和目暮警官他们看到了我的动作急忙喝停。

    “四颗子弹创伤,一颗从后心灌入,不快速止血她会死的!”我回头向着老爸吼了回去,这个时候我已经顾不得轻声细语了。“赶快叫救护车!快点!”

    “冰块。”说话间,志保跟柯南已经抱着一大坨冰赶了过来,原来她早就猜到可能有人要受伤,所以在我们冲到这里的时候,志保就已经去找冰块了。

    “谢了,”我解过那一大袋冰,将外套拿在手里螺旋状的一甩,然后将冰块包近了衣服中,按在了佐藤最严重的后心处。

    “目暮,快叫救护车,白鸟,去封锁整个酒店!”小田切敏郎立刻下令。很快的,酒店就被巨大的警力所包围,而佐藤和小兰也被送往了酒店。除了目暮警官外,所有的人都被留在了酒店进行硝烟反应测试。当然孩子不需要,所以我和志保率先离开,护送着小兰去了医院,而柯南则是留了下来,他需要做进一步的调查。

    跟着救护车一路来到米花药师野医院,我目送着小兰和佐藤被推进了急救室。还好小兰没有外伤,很快就被送往了病房,但是。。。佐藤却被送进了手术室。

    “薰。。冷静一点。”远离在门口踱步的目暮警官,在手术室走廊的另一个拐角处,志保在我身边握了握因紧攥拳头而发白的手。“小兰的情况应该没有大碍,问题是佐藤警官她。。。”一想起这个经常跟我们说笑的佐藤,志保心里有些不忍。

    “呼。。。”我长长的吐了口气做了一个决定说道。“我去打个电话。”

    “给玛丽吗?”志保知道我要做什么。

    “嗯。如果是玛丽过来的话,没准佐藤警官能保住性命的机会会更大一点。从她们摔倒的姿势看,怎么说也是她给小兰挡了枪。这点人情,我会记住的。”

    “嗯。。。”虽然知道这样有可能会将我们暴露在玲的面前,但是看到我一脸的阴沉之色,志保选择了默许。

    来到走廊,我拨通了电话,在嘟嘟的两声之后,对面响起了一个糯糯的女声。“冰大哥,是你吗?”

    “啊,是我。”听着玛丽的问候,我就知道玲现在并没有在她的身边。“现在忙吗?”

    “不,已经下班了。”玛丽轻声道。

    “马上来一趟米花药师野医院,有个受枪伤的人,我希望你能帮忙给她做手术。不是志保,别担心。”

    “好,我马上赶过去。”玛丽听出了我的声音有些不对劲,急忙应道。

    “你那边安全吗?”我向玛丽问道。

    “嗯,玲在两周前已经回去组织了,我现在是一个人。”玛丽深知我说的是什么,很快就给了我答案。

    “那先过来吧。剩下的事以后再说。”

    “是。”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没有十分钟,玛丽就赶到了医院,在和这里的医生谈了一会儿,并拿出了自己的医师执照。简要的说明了一下自己是受人之托以及自己的一系列证明后,在目暮警官的同意下,玛丽接过了佐藤的手术刀。继续帮她治疗。而另一边,率先接受过硝烟测试的老爸他们也都赶了过来。一群人围在手术室前开始询问伤者的情况。

    “目暮警官,佐藤警官现在如何?”白鸟警官带着高木还有老爸他们都赶了过来。同行的还有老妈和园子以及柯南。

    “后心射入的子弹停留在心脏附近,想要取出十分的费力。”目暮警官蹙眉道。“存活的几率只有一半而已。”

    “这。。。”所有的人都是目光一沉。

    “不过还好,有位不知名的人士请来了米花综合病院的首席治疗医师玛丽莎医生,现在正在由她为佐藤主刀。”目暮见众人面色变化急忙补充一句。而老妈则是不露边际的看了我一眼,在看到我轻轻点头后,才松了一口气。

    “目暮警官,小兰呢?”老妈开口道。

    “小兰没有受到外伤,只是受到了惊吓,还没有醒过来,她的病房就在那边的拐角。”目暮警官给老妈指了个放向,而后老妈在得到老爸的同意后就和园子向着小兰的病房跑去。

    “薰,那个玛丽莎。。。”

    “是我老板认识的医生。不过你最好别找她。也别给她添麻烦。”我冷言道。

    “不。。我只是想问,佐藤警官她会好起来吗?”见我面色发黑,柯南急忙改口。

    “。。。五成的几率上能在加上两成吧。”

    “这。。。”柯南的声音有些发紧。“但愿她能撑过这关。”

    “白鸟老弟,硝烟反应如何?”目暮开始询问调查的事情。

    “所有人都做了硝烟反应。”白鸟正色道。“但是。。所有人都没被查出。犯人恐怕在封锁前就已经逃掉了。”

    “指纹采集呢?”目暮向高木问道。

    “也没有任何指纹。”高木摇了摇头。

    “关于配电盘呢?”目暮继续问。“停电一事又是怎么回事。”

    “是通过电话进行引爆的一种装置。”赶来的千叶警官报告道。“但是除了被炸碎的配电盘外,我们没有找到丝毫的线索。”

    “说道停电。”高木接话道。“我一直想不通,关于卫生间的那只手电筒。是否一开始就被佐藤警官握在手里?”

    “应该不是哦。”柯南适时的插嘴。“梳妆台下的柜台是开着的。我认为手电筒应该是放在那里的。而且一直都是开着的状态。”因为小兰的受伤和佐藤的重创,柯南已经顾不得找掩护,直接开口提示了起来。面对如此的行为,我这次选择了无视。让他帮忙吧,我也想早点把这个事情解决了。顺手,如果让我找到机会的话,那个犯人。。。哼!

    “这么说来,这次的事件或许和之前的也。。。”众人明白了柯南的意思,白鸟警官也在在想了一下后,下意识的询问了目暮警官,而目暮警官则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

    “之前?你是说前两天发生的案件吗?”老爸开口问道。

    “额。。这个。”

    “目暮警官!为什么不说出来!我的女儿可是差一点就中弹丧命了!”老爸激动道。

    “这。。。”目暮警官面露难色。

    “不好了!小兰她。。”还没等两人争论出结果,园子就从小兰的病房中跑了出来。闻声,不知怎的我的心脏突然跳漏了一拍。

    “小兰怎么了?”老爸问道。

    “小兰她。。虽然清醒了,但是样子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

    。。。。。。

    跟着园子,我们急匆匆的赶往小兰的病房,来到病房里,发现小兰已经清醒了过来,并已经换好了病号服,只是此时小兰的目光涣散,一点精神都没有。老妈正站在小兰的身边一手扶着小兰的肩膀,眼中还闪烁着泪光。

    “英理,小兰她。。。”老爸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家女儿的样子就知道有些不对劲。

    “老公,小兰她。。。她。。。”说话间,老妈的泪水夺眶而出。

    “小兰姐姐,你,你没事吧?”柯南凑到小兰的身边问道。可他得到回答却是。。

    “小弟弟,你。。。是谁?”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女孩儿。可说出的话,却是如此陌生。

    嗡。。。

    一瞬间,所有人的大脑都像被雷击了一般。小兰的话是什么意思,相信在场没有一个是不明白的。

    “喂。。。兰,你。”老爸的身体已经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将目光移向自己的爱人,只见老妈摸了摸自己的眼泪,慢慢说出了事实的真相。“小兰她,不仅记不得我们,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开。。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这样!”老爸向前几步面向小兰。“小兰,是我啊,我是你爸爸毛利小五郎,她是你妈妈妃英理!你叫做毛利兰,你不记得了吗?”

    “我。。。”小兰有些害怕的向后缩了缩。“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小兰的一句话让爸爸的眼神失去了聚焦。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二次受到了如此之大的打击。第一次是痛失长子,而这第二次。。。

    咔,咔。。。

    在人群的最外面,一阵骨节的摩擦声突然想起,只是众人都没有发现,当然,除了我身边一直在观察我状态的志保。

    “薰。。。”志保在人群后轻轻握住了我已经快攥爆的拳头。虽然没有看到我的表情,但是志保知道,在我的双手骨骼爆响时,就是我已经到了暴怒边缘的时候了。“我们先出去吧。”再志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小兰的病房。才刚刚离开病房,关好房门,就听嘭地一声响起。回过头,志保看到了我的拳头已经狠狠的砸在了墙上,而墙壁也因此而留下了一个小小的裂痕。

    “薰。。不要这样惩罚自己。这不是你的错。”志保抓住我的手不让我乱动。

    “不是我的错吗?”我将头贴在了墙上。心里默默念道。“呵,怎么不是我的错?如果。。如果十年来我有将自己脑海中的剧情都写在本上,如果不自己掀起蝴蝶效应。如果。。。如果我还记得剧情里该死的凶手是谁。如果这一切我都没有忘的话。。今天这件事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双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头上,我试图回忆起有关小兰失忆的剧情,可不论我想破头脑也想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十年的洗礼,我已经彻底忘记了所谓剧情是什么,曾经的先天优势已然消失不见。

    “薰,别这样。”志保黛眉紧蹙。拉着我的胳膊劝慰道。“小兰只是受到了刺激产生了逆向健忘。只要我们给她足够的时间,她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我抬起头看向志保。

    “嗯。”志保点头。“从她的状态看,应该就是受到了刺激而产生了逆向健忘,只要时间充足,她就一定能恢复。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将那个凶手抓出来。不要让他有机会接近小兰才是。”

    “。。。是啊。”我从自责中回过神。“停电,手电筒,卫生间。佐藤倒下的位置,小兰突然受到的刺激。。。”将所有的线索连接起来,那一幕的一举一动渐渐地在我的眼前变得清晰起来。“两个人在卫生间偶遇,突如其来的停电,找光源,手电筒,应该是小兰拿了手电筒,而佐藤为了保护小兰而中枪,水龙头被打裂了,手电筒的位置。。光线。。。小兰是不是看到了犯人?”

    “有可能。”志保分析道。“小兰看到了犯人,所以犯人开了第六枪。哦,你可能没看现场,佐藤警官身上有四枪,水龙头一枪,还有墙壁上的玻璃一枪。高度大概是小兰的头部那么高。”

    “这样的话。。。从子弹射出角度来看,犯人的最后一枪应该是射向小兰的,只是没有打中,然后因为子弹的限制和时间,犯人不得不立刻逃跑。”冷静下来的我立刻就分析出了前因后果。

    “小兰的刺激来源,应该是佐藤的倒地以及自责,如果真的是她抓了手电筒的话。”志保也帮忙分析着。

    “也就是说,小兰可能知道凶手是谁,也就有可能再一次遭到凶手的袭击?”

    “是的。”志保点点头。“所以要尽快把犯人抓出来,这样小兰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闻言,我再次陷入沉思,久久,我才对志保再次开口。“把凝雪她们叫回来吧。”

    “好。”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