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sites3.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梦在半醒不醒之间游荡

    “经历的事情多了以后,有那么一些迷茫了,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不是所谓的害怕?也许是吧!至少我自己对此说不清楚!”说道这里的时候,丁羽也是笑了笑,“我也算是半个医生,虽然不是职业的,但还是知道一些状况!”

    “你知道我问的并不是这些?少跟我扯淡!”一向冷静的大队长这个时候也是稍显暴躁。(wwW.k6uK.coM)

    “大队长你坐在这里,补救说明所有的问题了!何必在你我的伤口上面撒盐呢?”丁羽也是收拢了自己的笑脸,现在这个时候说其他的貌似已经没有意思了,不过就算是这个样子,丁羽也是说的很含蓄。

    为什么这个样子,因为就丁羽的了解,这样的结果对于自己来说是最为有利的,诚然自己可以让大队长去争取一下,毕竟大队长的家境不凡,但是自己还能够继续的留在队伍当中吗?就算是留在了队伍当中,又有什么意义?

    甭管出现了什么问题和状况,既然大队长找来了,那么就只有一种选择,要不自己背这个黑锅,要不其他人背黑锅,比较的来看,还是自己来背这个黑锅吧!更好一些。

    “当了六年兵,你就一点留念都没有?”看着丁羽的脸色,大队长也是住口了,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了,“我给你找了点关系,基本上就是政法口的!”

    丁羽并没有立刻的就点头表示同意,而是想了一段时间,“换一个吧!”这个话倒是引起来了大队长的狐疑,如果说丁羽表示拒绝的话,他可能会非常的不满,但是却没有想到丁羽竟然会跟自己提了另外一个要求。

    随即就听见丁羽继续的说道,“如果可能的话,给我找一个本科的入口吧!高中毕业的时候本来想要读书的,如果没有出什么茬子的话,我也应该大学毕业了,但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进入到了部队当中。现在想来还是读书更好一些,就算是不能够再进去感受一下,至少也有所谓的凭证,让自己回味一下!”

    “很特别的请求,倒是很有见地的要求!”大队长想了一段时间,“在你养好伤的这个期间,会处理好这个事情的,你还年轻!有时间的话,多看看书,对你有好处的。”

    隔天的时候,就有人给丁羽送了一些书籍过来,有专业性的书籍,也有非专业性的书籍,甚至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看见这台电脑的时候,丁羽也是微微的龇牙,没有网络呀!

    在自己的印象当中,无线网络的应用恐怕还需几年的时间才开始普及,有线的网络应该倒是普及了,但问题是这里是医院,而且根本就没有给自己所为的对接网线呀!看来真的是要给自己练手用的,不过配置的倒是很不错,甚至还能够看见光驱这样比较稀罕的东西。

    相对的来说,丁羽对电脑的兴趣并不是那么的大,放置到那个梦境当中,甚至于一个小孩子拿出来了,都可以超越现在的绝大多数人,这里指的是对电脑的熟练程度。现在大家看来,电脑还是比较高档的东西,打开电脑看了看,随即丁羽也是点了其中的几首歌曲听了听。

    不过这样的情景很快的就被破坏了,看着走进病房的人,丁羽也是眨了眨自己的眼睛,注视的看了一下后面人手里面的果篮,然后把目光放置到了前面那个人身上面。

    来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找自己的,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就能够说明一切了,后面的人把果篮放下,顺手出去了,然后把门给带上了,倒是很有规矩,来人也是笑看着丁羽,“自我介绍一下,免贵姓张,张延松!关颖的朋友。”

    丁羽把书倒扣在旁边的桌子上面,然后注视的看着张延松,神色很是平静,没有任何所谓的愤怒,也没有任何的不满,这个倒是让张延松感觉有那么一些不适应,毕竟这个事情自己是找了舅舅的,不然的话怎么会出现问责呢?

    在自己的印象当中,丁羽就算不破口大骂,至少也需要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怒,他是聪明人,不可能什么都猜测不到的。但是自己从他的眼睛当中看到的,完全就是平静,平静的让自己都感觉有那么一些发毛。

    不过就在张延松准备说话的时候,丁羽突然的嘴角一翘,“张先生亲自的亲来,深感荣幸,不过日后恐怕不会有太多的交集了,我已经打了转业报告,身体不适合了,劳烦张先生你亲自的走一趟!不胜感激。”

    这个话说的貌似有那么一些服软,但是给张延松多少有那么一些腻歪的感觉,这个事情让自己办的,有那么一些丢人,人家都已经打了转业报告了,自己现在这个时候过来,算是干什么的,逞威风吗?耀武扬威吗?自己是胜利者,躺在那里的是失败者!

    又或者说自己没有所谓的信心,到这里来找所谓的自信来着,越是这么的去想,张延松就越是感觉有那么一些憋屈,本来自己是想要告诉丁羽的,关颖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你还是少关心一些比较的好,但是那里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现在的气氛就比较的尴尬了,转身就走是最好的结果,但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口气张延松不想咽,可是不咽下的话,怎么处理?把丁羽揪起来打一顿不成?人家都已经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了,再给人家来这么一下子,丢不起这个人呀!

    好在这个时候护士进来量体温了,这个也是给予了张延松一个下台的机会,不然的话事情恐怕还真的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看着离开的张延松,丁羽也是笑笑,随即也是陷入到了一阵的思考当中,貌似在自己的印象当中,他的舅舅日后的下场并不是那么的好。

    不过这个也就是在脑袋当中转动了一下而已,这个事情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吗?更何况他的那位舅舅究竟是什么时间湿了鞋,谁知道呢?至少自己对此并不是那么的了解。

    不过看着离开的张延松呢?丁羽突然的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以后的路途究竟要如何的去走呢?要知道先前的迷茫虽然说已经被消除的差不多了,但是新的问题出来了,自己的追求究竟是什么,光宗耀祖,又或者是出人头地?

    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丁羽也是眯缝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又一次伸手在自己的眼前位置,看那个样子,好像是要遮住自己的眼睛,但又好像是要抓住所谓的阳光,动作一时之间有那么一些定格,一直等护士进来看体温的时候,丁羽才把动作给收了回来。

    护士看着丁羽的动作,有那么一些迷蒙,却没有太多事的意思,这位的情况呢?说严重不严重,主要就是养着,好一点的话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差一点的话一年半载的时间吧!

    在这个期间短里面呢?关颖一直都没有要过来的意思,貌似彼此之间的关系就是彻底的断了,丁羽对此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想法,期间就是在房间里面看书,看的很是仔细,倒是大队长来过两趟,仔细的让丁羽添了几张表格。

    当然了这个还不够,还让丁羽做了一些试卷,绝大多数都是开卷,丁羽对于这个方面的问题呢?倒是理解的很是透彻,先前的时候多争取一些所谓的转业费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个证件吗?对此丁羽表示的可以说是非常的慷慨。

    对此大队长还真的就是高看了一眼,自己还真的就没有想到丁羽这个小家伙会如此的有想法,当初的时候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他,如果说不是他受伤的话,将来肯定是非常的有前途,真的是可惜了,有的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残酷。

    在医院里面住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丁羽就出院了,不过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诚然自己的转业报告已经下来了,但是因为先前的时候大队长帮忙,所以自己的本科证书也会跟着下来的,原本的时候丁羽就是专科,毕竟在士官学校进修的,有这个文凭。

    不然的话还真的就是相当麻烦的一件事情,对于大队长来说,对于丁羽的超前认识还是很感叹的,回去之后虽然能够安排一个事业单位,但是谁知道能不能够适应?但是拿到了这个本科的证书之后,剩下来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对于丁羽来说,能够有现在的结果已经是让人满意了,不过相对的来说,自己的钱花销的也是有那么一些大,毕竟是求人办事,当然了丁羽对此也没有太多的在意,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把手里面的钱全部都扔进去,也未见得能够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到现在这个地步。

    说道钱的问题,丁羽也是有那么一些感觉好笑,为什么这么的说呢?自己也不是没有看过小说,也不是一点都不了解,当初的时候在医院里面的时候,天天休养身体的时候,除了看小说,基本上就是股票跟**,这个甚至都已经成为生活调剂品了。

    所谓的股票呢?丁羽只能说隐约的记住一些,想要记住所有的情况,这个是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就是一门心思专精的,也不敢说对所有的事情都了解的面面俱到,不可能的。当然了基金方面自己倒是有所了解,为什么呢?因为自己的母亲对此比较的有兴趣,不过套牢了十多年的时间,也还是那个价位的,都不知道让丁羽说什么是好了。

    在丁羽看来,甚至都不如直接的就把钱给存进银行里面,可能会更好一些,至于**方面吗?这个问题太多样性了,什么足彩呀!篮彩呀!丁羽完全就迷惑了,因为自己比较的博爱,什么都看一些,但绝对不是行家里手的那一种。

    除了关注一下所谓的红蓝撕逼大战,或者是西班牙两个超级队伍的撕逼大战之外,对于其他的了解,可能就知道日后的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是谁,至于亚军吗?恐怕需要好好的想一想,诚然自己受过专业的训练,但是并不代表着自己就是电脑,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兴趣,还要让自己去记住,怎么可能呢?

    至于所谓的彩票,对于这个问题,丁羽还真的就感觉有那么一些古怪,甚至是无语,自己倒是卖过不少,当初的时候投入到这个行当当中,也是有原因的。

    自己负伤回家之后,才感觉到钱非常的重要,没有钱还真的就有那么一些寸步难行的感觉,毕竟当时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受到了相当强烈的限制,自己的转业费加上父母拿出来的积蓄,才让自己弄了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

    当时的时候深感无奈的情况之下,自己就妄想着所谓的天上掉馅饼,不过就算是等这个梦醒了,貌似这个馅饼也没有掉落下来,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自己每一期都会买两个号码,一个是自己守的号码,另外一个吗?直接的就随机了。

    命运回到了原点,自己对于马上就要开出来的双色球呢?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印象,为什么呢?人生的第一次总是有那么一些难忘的,而且自己还投入了那么大的期望,更何况这个数字呢?也比较的特殊一些,1,2,12,21,32,33,至于另外一个就是6了。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让自己加深了这个方面的印象,那就是全世界都陷入到了一种病毒的恐惧当中,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丁羽才恍然醒悟,赶紧的买口罩吧!当然了米醋和板蓝根可能就不用想了,买也买不到。

    奇特的数字,加上人生的经历深刻,至于其他的大奖自己早就都已经忘记了,但是这个自己始终都没有忘记过,不过丁羽现在这个时候也是有那么一些怀疑,自己需要采买多少合适?还有就是自己这个蝴蝶会不会引起来大的效应?

    在犹豫和彷徨之中,丁羽走进了一家彩票站,很是普通的彩票站,彩票站里面的人不少,并没有因为丁羽的到来就停止争论。

    虽然有病毒的影响,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带着口罩,彼此之间的距离也不是那么的远,就算是出现了问题,貌似也阻止不了彩民的狂热,丁羽走到了柜台的前面,老板胖胖乎乎的,手边的位置放置着功夫茶,面带微笑的看着丁羽。

    虽然丁羽略显紧张,但对于老板来说,这样的人看过太多太多了,不过一下子买两个号码,基本上掏空了自己身上面的红票票,这样的情况虽然不多见,但也不是说难得一见,谁也没有真正的当做一回事情。

    从这里出来之后呢?有些不太放心的丁羽用剩下来的钱,又去其他的地方买了2注,红色都一样,蓝色的随便挑选了两个数字,回到了自己租的住所之后,丁羽也是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面。

    床上面的有些硬,主要是因为这个有利于休养,看着手里面的彩票,丁羽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激动吗?有那么一点点,彷徨吗?好像也有那么一些,甚至有那么一些担心、害怕和无助。

    成功的话还好一些,如果不成功的话,那么自己的命运又会如何呢?

    在迷迷糊糊当中睡去,同时也在迷迷糊糊当中醒来,其实昨天晚上当开奖结束之后,彩票站那边就已经闹翻天了,这个鞭炮可以说是响了半天的时间,彩票站昨天一宿的时间都没有要关门的意思,甚至于门都已经被挤坏了。

    诚然发生了sars这样的疫情,但是阻挡不了大家的热情呀!

    当丁羽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彻底的茫然了,双眼无焦的躺在床上面,这一切是真的吗?为什么给予自己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呢?不过丁羽也没有弱智的去掐自己的大腿,完全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必要,通过动作的感触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

威尼斯人在线娱乐